思念铁窗下的母亲


【明慧网2002年12月20日】今夜又梦到母亲。知道很难再睡,我便披衣起身。外面的月亮很圆。

我不是多梦的人,然而,自母亲再次入狱,午夜梦回似乎十分眷顾于我。

古稀之年的母亲,慈眉善目,是方圆几十里公认的好人,别人有困难,母亲就是自己苦点、省点都要帮。这两年,母亲两次入狱,只有一个原因:她想做个更好的人。

母亲一生坎坷。文革初期,父亲被打成“走资派”,一家人被下放到农村。在城市长大的母亲,硬是学会了做农活。在我的记忆中,母亲总是那么忙碌,有时我一觉醒来,她还在灯下缝补。母亲用她纤弱的双肩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保护着6个孩子。文革结束,父亲平反了,我们兄弟姐妹六人先后上了大学,成了硕士、博士,母亲却因积劳成疾,躺倒了。她因严重的腰肌劳损,躺在床上几个月动不了;因严重的鼻炎只能靠口腔呼吸,因肝炎、胃炎,她几乎吃不下什么,吃药、打针成了她生活中的很大一部份。母亲日渐消瘦、衰老,头发几乎全白了,她对生活失去了希望。我们做儿女的,除了叹上天不公,也只能暗自垂泪。

96年,母亲刚学法轮功几个月,奇迹出现了!所有病痛不翼而飞。修炼两年后,原来的满头白发全都变成了黑发。当妹妹告诉我,母亲完全变了一个人,脸色白里透红,象个年轻人,放下电话我哭了,感谢法轮大法给予她如此美好的新生!

我们城镇周围的人看到母亲的变化,许多人都来学法轮功。母亲成了最忙的人,她每天跑几十里,义务教功,帮大家购买法轮功的书籍和炼功带。我家也成了最热闹的门户,来学法轮功的人络绎不绝,母亲总是热心接待。她曾对我说:“我从大法里得了好,我一定让别人知道这法,也得好。”法轮功以真善忍为准则,教人向善做好人,母亲严格按大法的要求做,她的心胸越来越宽广、祥和。

后来邪恶的独裁者不让炼了,2000年,母亲被抓,家也抄了,罪名是炼法轮功,是法轮功的热心传播者。在狱中,母亲吃发霉的饭菜,忍受恐吓、谩骂,却依然平静地告诉骂她的警察、犯人:法轮大法好,他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一年这样的折磨,母亲的身体状况急剧恶化,家人四处求情,最后花了一万多元钱才把她救出来。

母亲第二次被抓是今年十月,深夜十一点多警察来砸门。抓她的理由是快要开“十六大”。可是“十六大”结束了这么久,也没把母亲放出来。七十岁的老人,对“十六大”能有怎样的影响?

在这远隔千山万水的异国他乡,在梦醒的午夜,母亲的音容笑貌浮现在我的脑海,她老人家安慰正在哭泣的小男孩,她老人家送钱给春耕时没钱买种的陌生人,她病好后幸福的笑容……母亲,您总是教育我们,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理解您的心。

亲爱的妈妈,您普通,但您在女儿的心目中是善良、坚忍、正直的美德的化身,女儿知道您没有错。

妈妈,铁窗内那白发的妈妈呀,女儿心中一声声的呼唤,您听到了吗?

妈妈,善良的人们会帮助女儿救您和与您一样只为做好人而受迫害的中国法轮功修炼者。长夜将尽,正义必将带来光明。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