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市狮子山戒毒所和湖北沙洋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内幕

【明慧网2002年12月23日】我由于去北京上访,被当地公安非法送到湖北省武汉市狮子山戒毒所,在那里我和其他的法轮功学员受到了非人的折磨。

狮子山戒毒所实行24小时监控手段,由三个吸毒犯人“夹包”一个法轮功学员,对学员的一举一动进行严密监控,动不动就要恶语谩骂、拳脚交加。学员之间不许说话,一旦说话就要上刑毒打,学员一闭眼,犯人就要吼骂:“是不是背经文?你找死!”

那些恶警还强迫我们做“早训”,做不好的人就要拳打脚踢或贴墙(背靠墙站立,头与墙之间放一张报纸,屁股后面放一张报纸,两腿之间夹一张报纸,报纸一旦掉在地上就挨毒打)。

恶警害怕恶行曝光,就以谈话为由把学员骗到隔离房,然后上刑毒打。其他学员只能从远处听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学员回来后,身上伤痕累累,惨不忍睹。学员每天都在侮骂、恐吓、毒打中度过。就连上厕所也要限制时间,学员李英申请上厕所,结果刚上了一半恶警就逼她起来,结果把屎拉在了裤子里。回到宿舍后,犯人闻到臭味对她又是一阵毒打。这里每个月还要进行一次大搜查,搜查的时候,全宿舍的人都要集中在一起,把衣服全部脱光,连裤衩、袜子都不准穿。所有的衣服,生活用品被翻得底朝天,一旦发现经文,又要上刑毒打,这就是武汉市狮子山戒毒所的内幕。

后来狮子山的官员看我们坚强不屈,就把我们40个坚定的大法弟子送到沙洋劳教所。沙洋劳教所实行全封闭的管理,所有的信息都被隔绝,任何人不准随便出入。到了沙洋第一关,就是逼我们写“保证书”,保证遵守55条,包括背监规,不准学法,炼功等等。恶警对坚决不写“保证”的学员就用电棍打,很多学员被打得伤痕累累。我正念抵制,坚决没写。后来他们又组织我们集体看诽谤大法的录像。看了以后又逼我们写“观后感”,写诽谤大法的材料,不写就不准睡觉。干警叫我写,我说不会写,她就让别人代写,我不肯,大声说:“法轮功的修炼都是自愿的,从来没有强迫别人,而你们却强制我们写揭批材料,到底是谁邪还不清楚吗?”他们自知理亏,又见我态度坚决只好算了。从那以后,干警、犯人对我的态度都比较好。而那些写了“保证”的人,恶警就天天逼他们写“揭批”;写了以后还要天天背。

由于劳教所与外界隔绝,学员长时间不能学法,长时间沉浸在痛苦当中,有的学员被逼得精神失常。现在只要学员一进劳教所,就有十几个叛徒把他团团围住,然后强行灌输荒唐的谎言。先是几天几夜不让学员睡觉,使学员的思想处于极度疲劳,混乱状态,有意把学员的思维逻辑打乱。最后强行洗脑灌输,天天围攻。

叛徒有:袁义珍、张凤琴、冯秀华、可唐芬、可学芝、魏巧、胡建华、胡建君(已回)、徐三、许青、李红河、徐和迟、李宝芝、杨慧表、邓旦丽等等。

这就是我所见证的沙洋劳教所的黑暗内幕。我把这些写出来,并不是为了诉苦,而是希望全世界善良的人们看清在中国发生的邪恶,伸出援手,共同结束这场迫害好人的浩劫。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