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湖北省狮子山劳教所的残暴

【明慧网2002年8月25日】我今年50岁,退休工人。94年开始,曾两次亲自参加师尊的讲法班,亲身聆听师尊的讲法传功,师父教我们真善忍宇宙最高法理,教我们做一个好人,一个更好的人,做事先替别人着想,遇到问题向内找;慈悲善待周围一切,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教我们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重视心性修炼

没炼功前,我一身病,我家祖传就有肺结核、支气管炎、鼻炎,在我身上照样有这些病,学功后,我身上的病全没有了,八年来我不用吃一颗药。我受益了,不仅如此,正如师尊讲的“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我儿子不慎从三楼摔下去,没有伤到任何地方;做生意时,发生了一场大火,没有什么损失;过马路,车子把他摔出去几十米远,送他到医院检查,连皮都没破,啥事也没有;家里高压锅爆炸,没伤到任何人。这些都是因为师父法身的保护。这么好的功法,我受益非浅,就更加珍惜。

可是99年7月后,法轮功遭到江泽民邪恶集团的残酷迫害,从此以后,多人被非法劳教、判刑。从99年7月开始,邪恶之徒一直迫害我,我几乎一直是在各个劳教所里被辗转关押,先后在通山看守所、猫儿山看守所、131(70年代备战的地方)、沙洋劳教所、狮子山劳教所等。

湖北省狮子山劳教所是人间地狱,在那里,警察用电棍打法轮功学员,逼迫学员“贴墙”、“面壁”、“挖墙”、晚上不准睡觉、让吸毒犯人整法轮功学员。一法轮功学员被反铐在床架上,警察用冰水泼她的脸说什么“观音滴水”,打一下眼睛不准眨一眨,再泼一瓢水;男法轮功学员被警察指使的吸毒犯人打胸部,用脚在身上踩,被打得死去活来,半个月起不来。

嘉鱼县的一位法轮功学员荷平,是教英语的老师,6个邪恶之徒围着她打,累了就休息一会儿再打;温泉农科所的法轮功学员在被迫军训时,被一叫曹辉的用鞋毒打,打吐了血,还不准说出去,暴徒一边打一边骂师父,法轮功学员熊春枝上前制止,恶警就在军训时找机会打我们,不准上厕所,不准说话。咸宁法轮功学员罗英,起重机厂的,义正辞严地说:“天赐给人一张嘴就是说话的。你们为什么不让人说话,太邪恶了吧,我今天就是要说,我就是来正法的,我连生命都可以不要,我还怕什么!”之后,他被恶警毒打。恶警还扬言:“要把你们搞得家破人亡,无家可归。”在那里,他们还用假经文对我们洗脑。

我被非法劳教两次,解教的前几天,劳教所的恶警跟我说:“你回去,别人问你,你什么都不要说。”可见邪恶干的是见不得人的事,邪恶就是怕曝光。在蒲圻看守所,他们不准我们炼功,用脚镣手铐4个人绑在一起,不能换衣服,还罚跪、架飞机。有一个叫鲁小华的法轮功学员当时差点死过去。

这就是当今中国的劳教所如何对待善良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