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最后的防线


【明慧网2002年12月24日】我叫陈纲,是一名德国慕尼黑技术大学的学生。我亲身经历了1989年6月4日解放军开枪镇压民运的事件,在北京军事博物馆附近的北京铁路总医院,亲眼看见许多被子弹打死、打伤的市民和学生,在北京的长安街上看到被坦克碾成肉饼,薄薄贴在地上的人的尸体。之后仅仅因为我拒绝表态支持政府开枪镇压无辜的学生,也直接被迫害,不得不休学一年。

如今中国当权者对正义之士的迫害也延伸到德国。因为我炼法轮功,因为我对真、善、忍的信仰,中国领事馆拒绝给我颁发新护照。因没有有效护照,长期以来德国方面不能给我正式的居留签证(Aufenthaltsgenehmigung),我现在只有两个月有效的到明年1月底的申请签证的证明(Bescheinigung Ueber die Beantragung der Aufenthaltsgenehmigung), 这已经给我在德国的学习、工作带来很大的麻烦。

再看今日中国国内。人们连享受健康的权利都没有。我的母亲潘惠琴,现已退休。炼了法轮功以后,她的身体越来越健康,摆脱疾病困扰,又获新生。1999年7月20日中国政府中的一小撮恶人迫害法轮功后,强迫人们在所谓百万人签字运动中签字反对法轮功,我的母亲因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非浅,拒不恩将仇报而签字,遂被公安挂号定为重点,其后不久欲抓之,我的母亲不得不离家避祸,自2001年10月至今一直流离失所一年有余。北京首钢的610办公室还停发了她的退休金。恶警对这位退休老人穷追不舍,不遗余力地多次派专人从北京前往河北省我们的老家欲加害于她,还经常去我们的亲朋好友处骚扰,威逼追问其下落。

我的家庭仅仅是一个普通的中国家庭,在独裁专制的淫威下就已经饱受迫害。如今这只魔爪又伸向了600百万无辜的香港同胞,以所谓23条妄图使本来生活在自由的蓝天下的600万香港同胞也生活在其恐怖的阴影下,让发生在我的家庭上的悲剧也在香港上演,作为曾经深受迫害之苦的我是不愿看到600万生命面临灾难,一切正义的人们也不会听之任之的。本质上这是邪恶向文明的挑战,因为我们的麻木才使独裁专制的阴影挥之不去,如此嚣张,我们已经无路可退了,香港已经成为我们最后的防线!香港的未来成为我们人类是否还正义尚存的检验!有趣的是邪恶在地球上总是与一些特别的数字联系在一起,从6.4,7.20,610,到911,现在又冒出了个23。今天是我们对这些邪恶的数字说不的时候了,今天我们如果还不能勇敢、果断站出来说不,那么它们明天就有可能出现在你的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