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实大法不一定要受迫害


【明慧网2002年12月25日】看了13日明慧上的文章《在正法洪流中正念正行平安无难的大法弟子也应写出自己的经历》,感触颇多。于是我终于拿起笔,把我这段修炼大法、证实大法的经历写出来。

得法修炼

我是97年7月得法的。在此之前我一直困惑“人为什么要活着”,同时也因为自己在常人中所执著的得不到而活得很苦、很累。当我看到《转法轮》中写到,人生的目的在于返本归真时,我一下子明白了这就是我要找的,从而决心修炼。可能与大部分同修不同,我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在家学法、炼功的。自己炼功没有集体炼功的环境好,但我因为上班离家远,每天早出晚归,时间不好掌握,所以才不出去炼功。修炼初期我总喜欢看书,忽视炼功。于是师父就在睡梦中点化我,让我早晨起床炼功。师父给我安排的心性关,过得不好,心里放不下时,我就记着师父说的,遇到问题向内找,保证能找到自己的原因。心底无私天地宽,真的是这样。得法前我得过胃出血,得法后不久一个晚上,我的胃突然象被什么拉了一下,一阵疼,第二天我就象得了重感冒似的,浑身发冷,骨头都疼。等到第三天,就都好了,我的胃病再也没犯过。

维护大法 讲清真相

4.25那天我虽然在北京,但我不知道法轮功学员去中南海上访,直到第二天,我才从别的同修那里知道发生了这么一件大事。但我始终认为,法轮功学员去上访,绝不是搞什么政治,是为了维护大法。“当别人攻击大法的时候,你要觉得不是在攻击你,那你就不是大法中的一员。” (《法轮佛法(在澳大利亚法会上讲法)》),当时的感觉就是那样。而我们采用的一切行为都是最和平的,记得7.20之后,电视里造谣说什么法轮功学员围攻中南海等政府机关,可我从电视镜头的一组画面中看到的却是来自各地的法轮功学员秩序井然地站在那里,就连我不修炼的父母看了都说,(他们)这不也没什么嘛!

因为我在外企工作,公司领导从来也不过问员工的信仰问题。我周围有些同事知道我炼功,7.20之后我出差时,照样在旅馆学法、炼功,有“关心”我的劝我别炼了,我就跟他讲法轮功怎么好。后来直到我离开那家公司,我的领导、同事都没有因为我炼法轮功而为难过我。

迫害刚开始的时候,我利用空余时间在网上洪法讲真相,当时我的一念就是我要护法,我觉得这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直到后来师父经文发表以后,才知道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还要证实大法,救度众生。7.20之后不久明慧网被封了,我便向明慧网编辑发电子邮件,希望得到明慧网文章。之后直到现在,我都从不间断地收到海外同修发给我的电子邮件,里面有明慧网与正见网的文章,而这些文章对我向世人讲清真相,揭露邪恶都发挥了极大的作用。那就象一发发炮弹,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势力,威力无比。我经常坐出租,我就向出租车司机讲真相。虽然也曾印过一些资料放在出租车上,但我觉得当面讲效果更好,因为你能根据不同人从不同角度去讲。我是个不善言辞的人,为了更好地讲清真相,我经常把我看到的一些好的文章、好的句子记在脑子里,作为讲真相时的素材,但关键还是心态要好。当我心态好,正念足时,讲真相的效果就好。

记得有一次,我和一个信佛的出租车司机讲,我说中国现在为什么那么多天灾人祸,就是因为迫害法轮功,法轮功是好的。而我讲这番话的时候,我内心平静极了,一点也不怕,那个司机听了却吓一跳,象是没听清似的问我:“什么?”于是我又对他说了一遍,“法轮功是好的。”随后我给他讲自焚什么的都是假的,电视上造谣不能信,再结合六四、文革,不用我多说,出租车司机就都明白了。

还有一次,我在某商场用餐,坐在我对面是一位中年妇女。我觉得我要告诉她真相,可怎么讲呢?于是我就和她搭讪聊天,但这阿姨好象不太爱聊天,我有点想放弃了,这时突然一个念头打进我的脑海,“芸芸众生,生在大法洪传之时,却有多少还不知道真相啊”,心中顿生慈悲,今天遇到我也是有缘,于是我对她说:“阿姨,您周围有人炼法轮功吗?”阿姨抬头看了我一眼,表情由微笑变为紧张,我接着对她说:“电视上说的您千万别信,那都是假的、是造谣诬陷,我就是炼法轮功的。”我见她没反应,只顾低头吃饭就不多说什么,等我吃完起身要离开时,阿姨突然抬起头,对我说“谢谢”,我知道那是发自她内心的。

由于师父的安排,我多年没联系的老同学、老同事也能非常凑巧地和我联系上,我知道这是让我向他们讲真相,不要让这些有缘人错过机缘。三年多来,在我向周围亲朋好友、向同事、向陌生人讲真相的过程中,也无不体会到师父的慈悲,只要我做得正,师父就在保护我。

圆融大法 证实大法

一直以来,我对家人的洪法讲真相的工作都不很顺利,直到后来我才悟到自己没有很好地圆融常人中的这层法。

7.20之前,我家里人虽然不信修炼这些事,但也不反对我信,认为这是每个人的信仰自由。7.20之后,他们受铺天盖地的电视媒体不实宣传的影响,再加上对历次政治运动的惧怕,一致起来反对我,让我放弃修炼。我父亲有一次气得从沙发上蹦起来要打我,就在他举起手的那一瞬间,我想:“除非你把我打死,否则我就是要炼!”而父亲高举的手却在半空中停住了。他们知道无法动摇我,就尽量回避谈这些事。而我在这段时间里通过不断学法,在法理上又有了新的认识和提高。

随着正法进程的推进,邪恶在另外空间被大量清除,家里的气氛也在缓解,但他们依然绝口不提法轮功。有一次,我鼓足勇气,准备给我父母放自焚真相,没想到我父亲又火了:“你别给我放,我不看!”我说:“电视上演的都是假的……”他说,“你以为我们都信XX党那一套吗?!”但父亲对大法仍然有很深的误解,“我知道你呀,最好是工作也不做了,到深山老林里,就一门心思去修炼啦!”我清楚这是我得法初期不注意圆融法造成的,但现在我在法理上又有了新的认识,我说,“不对,我要工作!我要在复杂的环境中修炼!”父亲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好,那就好!”

师父说:“你们修炼人的表现是纯正的,有多少人是看到了你们的表现就觉得你们就是好。如果我们自己平时不注意自己的行为,那你们的表现常人就会看到,他不能够象学法一样深入地去了解你,他就看你的表现。可能你的一句话,一个表现,就能使他得不了度,就能给大法造成不好的印象。我们得考虑这些问题。” (《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在修炼中,我深切体会到,我们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的形式去修炼,就是在圆融大法,也是在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如果我们的一言一行不符合修炼人的标准,就会使常人不理解,使有缘人不能得度。我公司有一个同事,当我向他讲完真相后,他说,“我不相信这世上有神灵的存在,但我知道你是个好人,既然你这么相信的事物,我以后也不再多说什么了。”以后他真的没有再对法轮功说三道四。

2002年,我和我先生及我们不到2岁的儿子拿到了某国的永久居民签证。我很想出国不回来了,而我的先生不太愿意放弃国内的事业,不主张马上移民,而家里其他成员也都反对我们出国,致使有一段时间我和家里人在这个问题上矛盾很大。后来我才悟到,我这是求安逸之心,觉得在国内太苦了,总想依赖外在环境的变化,实际上就是在向外求了,而不是以法为师,找自己的原因。

由于我当时对出国的执著,我的生活中于是就出现了磨难。公司由于不景气,要裁员。部门经理得知我有出国的念头,就做我工作,因为他裁谁都不好办,我当时觉得这是师父的安排,心想,顺其自然吧,就答应了。事后还有同事替我打抱不平,说我太老实了。

随后的一个月,我复习通过了5门考试,拿到一个国际认证的IT业证书,又花了一个月找工作,最后进入了一家很大的跨国公司。当我去这家公司面试时,我发现真正一个好的企业它在招聘人才时,技术并不是最主要的,它更注重一个人的人格完整性或者说是道德修养。我知道不论是我的笔试还是我的口试,我的回答都是让考官最满意的,那家公司第二天就通知我被录取了。

记得有一次,父亲向我唠叨外面不安全啊等等企图动摇我,我当时说了一句,“善恶有报是天理,不是人所想象的!”父亲后来就再也没说什么。是啊,我们修炼真善忍没有错,当权者迫害法轮功天理难容!修炼大法是有福分的,支持大法、善待大法弟子同样会得到福报。这三年多来,我学业有成、事业顺利、生活幸福,但我清楚,我在常人中拥有的这一切,不是我用来炫耀的资本,而是让我证实大法的伟大,从而救度众生。

时刻以法为师,做任何事都要以法为大,就是从最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证实大法不一定要受迫害!

以上为个人所悟,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