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石昌敬等凶犯野蛮折磨大法弟子:上大挂、烟头烫脸、打火机烧手、针扎手指、电击小便……

【明慧网2002年12月28日】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自从九月份成立第五大队以来,先后有一百三十多名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现将长林子恶警的犯罪事实披露如下:

长林子劳教所副所长石昌敬是首犯,管理科长吴继明是帮凶,五大队赵爽原来就是社会上的地痞流氓,打人、折磨人是他的家常便饭,两名副队长张纯良和杨禹也一直是冲锋陷阵的凶手,在首犯石昌敬的唆使下,五大队的十几名歹徒便开始了一轮又一轮的折磨大法弟子。冲在最前面的两个凶犯,分别叫“杨晓东”和“于富春”,凶犯们把大法弟子分批地送进五大队,每批新投到长林子的大法弟子首先便被送到五队迫害,具体折磨大法弟子的酷刑如下:锁喉(用拳头一阵猛劲打嗓子,直至说不出话来);弹眼睛(当时眼睛便睁不开了);抠锁骨;用双拳猛灌太阳穴;用烟头烫脸,烫手背(曾有一名被上大挂的大法弟子,脸上被烫了数个大坑,一只耳朵的耳坠竟被烫穿了);用打火机烧手,烧阴毛(曾有一名大法弟子的阴毛被全部烧光);上大挂(用手铐将两手分别铐在两张床上,脚刚刚着地,一挂就是三天三夜);排针板(用别针扎后背,直至后背布满了血点子);用针扎手指(曾有一名大法弟子的手指被扎进手指甲的三分之二还多);推排撅(一种折磨人的酷刑,往往让人痛昏过去或是虚脱,走路一瘸一拐的);往小便上浇水,然后用三根电棍一齐往上撮;握阴囊;刨奔儿(用凳子腿儿使劲刨手背)。

伴随着这些酷刑,大法弟子还被迫从早上五点到晚上十二点面朝前背手蹲着,并且双脚被限制在40X40cm的地板砖内,不许出格,不准回头看,不准闭眼睛,否则便是一顿拳打脚踢、一顿耳光子。每顿饭都是半份或三个人一份,一天最多上三次厕所;晚上睡觉立肩贴胸(人挨人立着),稍有打呼噜或咳嗽便被打耳光。凶手们四人一岗,三个小时一换,上岗的第一件事便是先把蹲着的大法弟子打个遍儿。在迫害最残酷期间,每天晚上都能听到五大队传来的惨叫声,几乎每天都有被架着、搀着送往万家医院的。之所以这些凶犯们这么卖命,是因为石昌敬对它们允诺:转化一名给它们减期几天,并且告诉它们往死里整,打死算自杀。这一点,七月份被迫害致死的李洪斌,八月份被迫害致死的张涛就是证据。他俩都被强制灌食,其中掺了一种不知名的药物,灌食后浑身燥热,上吐下泻,其中李洪斌在送往万家医院的途中就已气绝,可万家医院竟开出了“抢救无效,正常死亡”的证明,并且去市二院法医鉴定也是同样结果。

四大队的郝威、王玉鸥、孙庆雨;一大队的杨金堂,强胜国;三大队的王占超均为邪恶帮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