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山夜话〗人身(下)


【明慧网2002年12月30日】这个病人已经去世了,但他的音容笑貌和与我的对话经常会从我的记忆中浮现出来……

他到诊所来治病时,已经太晚了:他的癌症从原发到复发,且已经转移到全身各处。医院的诊断是二周到四周的生存期,都推他出门,告诉他说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有什么要交代的赶紧做,否则时间不够用了。

自他来我这里治疗直到去世,他活了6个月,这使保险公司都感到惊讶。在这6个月中,我们有许多机会交谈,下面是他的故事:

“我从波音公司退休后,自己又开了一个公司,经营出租飞机生意。公司从一架两架飞机发展到48架飞机,租给世界各地的商用和民用飞机公司。我挣的钱要用电脑去计算。过去的这些年,我生活得非常辛苦,感恩节、圣诞节大都在飞机上度过的,家人的生日聚会也从来见不到我,他们只会收到一张巨额支票。所以,现在我生病了,孩子们听说后如同邻居或同事生病一样,有些同情但不动心,似乎与他们根本就没什么关系。

有时我真羡慕那些街上要饭的乞丐,他们真幸福,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可以快快活活地、无病无痛地活下去。

我羡慕你有这样一个充满智慧的职业,为病人解除痛苦。而我的财富好比一个讽刺,命运似乎在和我开玩笑,我象小丑一样在人生的舞台上尽情地献一番丑,而台下的观众没有一个欣赏和鼓掌的。我以为我为家庭带来了幸福,而他们并不幸福。我儿子在他生日的愿望是:希望爸爸回家来。他们需要的是我而不是支票,我听说后还觉得他们愚蠢。妻子生病时我在国外…… 现在没有人需要我,因为我已经用钱把他们打发到很远很陌生的地方去了,再也找不回来了。现在我需要他们时,他们也用同样的办法对待我,写一张支票,那还是我的钱,是我自己挣来的……”

他走了,留下一大堆遗憾,一个破碎的家庭,一个令人深思的故事。

人啊,不要到了临终才知珍惜生命,铸成大错才知改变,病入膏肓方才求医。那时,天真已散,不可追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