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同修个人的迫害就是对整体的迫害


【明慧网2002年12月30日】最近在身边发生了几起大法同修出现严重的身体不适的现象。刚开始听到消息时我只是简单的认为一定是这个同修自己有执著或正念不强所致,所以就积极地想帮助别人找到执著;如果在魔难中的同修没有在短时间内建立起强大的正念,我又会产生一种无可奈何的消极情绪,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们一些同修就这个问题进行了很深入的交流。虽然是以这种身体上经受的关难为主题,我感到其中体现的法理对于如何从正法的角度看待个体同修所经历的不同形式的魔难都有相通之处。

为什么这是一个整体的问题

师父告诉我们碰到问题要找自己,我在开始时还是很难看清楚其他同修的这种魔难和我自己有什么关系,直到我注意到《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中的一段讲法。师父在谈到旧势力安排的一些破坏时说:“这些问题出现的目的,是旧势力觉得有的学员认为修了大法了就什么都不怕了,我只要是大法弟子了,什么危险都没有了。所以它们看到了:这不行,这不等于上了保险了吗?学了大法就不怕了,这本身这颗心还不够大吗?所以它就要在大法中制造麻烦。”从中我体会到,在这个迫害中,旧势力利用的不仅仅是经受魔难的学员的心性问题,它直接利用的也许是所有知道这个消息的大法弟子普遍存在的心性上的有漏(如“上了保险”的心态)。在打着“使大法弟子所谓的锻炼成熟”的“冠冕堂皇”的幌子下,旧势力直接阻止魔难中的学员参与正法的工作,甚至想要利用这些现象造成周围学员不稳的心态,以达到其阻碍正法弟子完成救度众生的历史使命的阴险目的。那么这个体现在单个学员身上的魔难,其实质就是针对我们整体的考验。

既然这个迫害是针对我们的整体而来的,那我们整体中的每一个大法粒子都应该责无旁贷参与破除旧势力的安排。一方面我们要明确地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集体集中发出强大的正念,帮助该同修度过难关;同时在其中我们每一个人都要向自己心里认真的找一找,看看自己在这件事情上的心态是否有不符合法的地方,互相切磋,在心性上有个整体的提高。

其实,为了阻碍正法,旧势力蓄意将各个地区的大法弟子、甚至每一个同修都分隔开来,抑制大法弟子之间的互相协调帮助的意识,以达到其分割迫害的目的。慈悲的师父在《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中告诉我们:“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 我感到正法到了现在这个阶段,同修之间打破由地域、心理、文化、环境等等因素形成的间隙,别的同修的事就是我们自己的事,一个同修的魔难就是我们一起要破除的障碍。我们不允许自己的同修被邪恶如此干扰和迫害。这样来形成一个坚不可摧的粒子群已经是正法对大法弟子的要求了。一个同修作了一个很形象的比喻:一根筷子是很容易折断的,一把筷子就很难被折断。真是这样的啊!

“那个同修自己不悟上来,我们能帮的也是有限”- ?

在具体分析面临的魔难时,有些同修会有这样的一个认识,就是:修炼是自己的事,别人的帮助不能起到实质的作用。在个人修炼时期也许这个认识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在正法时期,搀杂了旧势力的破坏的因素,情况就发生了变化。

明慧网上的一篇文章《正念除恶──怎样帮助邪悟、转化、被魔钻空子出现魔难的弟子呢?》对我的震动很大。其中提到一个例子,就是一个学员被洗脑后邪悟,一位同修想和她交流,无奈这个学员把师父的法反着悟,和她切磋也很难改变。最后大家决定:通知所有能通知到的大法弟子,对她连续整点发正念3天,清除其背后邪恶因素。有一位天目看得很清楚的弟子看到众同修发出的神通汇聚成一个相当大的场朝她家飞去,那里的邪恶生命就逃;神通追上去消灭了邪恶。通过三天发正念,这位曾经邪悟的学员开始主动向她爱人要《转法轮》看。不久她完全走出了邪悟,从新回到正法中了。

在邪悟的状态下,这个学员是不可能有正信正念的,如果我们还局限在“修炼是她自己的事情” 这样的认识上,那她也就没法得到挽救了。然而,同修们集体的强大正念就可以让那些围困她的邪恶因素解体,从而使她摆脱干扰,本性的一面在学法中就会容易清醒过来。类似的情况,在很大的魔难当中、在身体承受很大时,有时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和坚定的正念是有一定困难的,所以周围的同修能有针对性的加强发正念;同时,设身处地地考虑难中同修的状态,让他感觉到大家真诚的鼓励、支持,对难中的同修会有直接的帮助。

另外,也希望身在魔难中的同修,也从正法的整体的角度看待遇到的魔难,不要把它个人化,自己一个人很艰难地承受着也不让别的同修知道。勇敢的和其他同修交流,共同破除旧势力的安排,因为这个迫害的最终目的是阻碍我们正法、讲清真相的历史使命,所以它就不是一个自己单个人的事情了。

自己的一些粗浅认识和大家交流一下,如有不正之处,请大家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