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穿邪悟 坚修大法(下)


【明慧网2002年12月30日】(接上文)

邪悟5:修大法应该是越来越轻松,可是现在怎么修到劳教所里来了,这不正常。修炼人遇到问题向内找,不要向外求,一定是自己哪里出了问题。修得越高的觉者越不干扰常人社会,法轮大法这么高的法,在常人社会中传,已经对常人社会造成了严重干扰,常人接受不了,所以才造成这么大的矛盾,那么作为一个修到很高境界的神,就不能干扰常人社会,要符合常人状态,转化过来。

剖析5:修炼应该越来越轻松,这是某些邪悟者的主观臆断,是追求安逸的常人心在作怪,并不是大法中的东西。事实上,师父讲过,修炼就是要“劳其筋骨、苦其心志”。你好我好,没有矛盾,怎么提高呢?因此,一个大法弟子,只要是在修炼的过程中,就不可能总是处于舒舒服服的状态,这还是针对个人修炼的情况。而现在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与以前和以后的修炼人的修炼形式又更有不同,我们的修炼是和正法联系在一起的,这是极其殊胜和难得的机缘,但因此我们中的一些人(比如北美巡回讲法中谈到的第三种人)也被旧势力强加了旧势力利用邪恶生命来干扰破坏正法所造成的巨大磨难,其中包括牢狱之苦的迫害。一些学员因为劳教所的磨难太大而对大法产生动摇,正说明他们学法不深、悟法不透、信念不坚。

遇到矛盾向内找这没错,但问题是怎么向内找。“向内找”是师父对法轮大法修炼者的要求,其前提首先是要坚修大法,然后在任何环境下找自己的执著心,找自己在复杂恶劣的环境中怎样认识大法、提高心性。向内找是找自己心性上的不足,并不是污蔑师父,放弃大法。一些人一方面认同转化否定大法,一方面却断章取义,从大法中抽取这几个字片面强调(而无视大法中的其他法理),并以此为借口要学员放弃整个大法,这完全是前后矛盾、以偏概全的邪悟。说到“轻松”我觉得这里有一个怎么认识的问题,实际上,一个大法弟子,不管在哪里,身体上的过度轻松都是不可能的,因为你只要没走完修炼的全部过程,你都要消业、吃苦,打坐中也会腿痛,修炼就是这样的。但是在心态上,如果一个修炼人承受了应有的磨难、真正地去掉了应去的执著、很好地圆融了周围的环境,那么他的心态可能是轻松的。但这种轻松并不是常人那种安逸环境中的舒服,而是从复杂的处境中提高上来、超越出来以后心境的安然和自在。所以,我认为,作为一个修炼人,轻松是一种心性的境界,而不是常人意义上的舒适安逸。

关于大法和常人社会,法轮大法是宇宙间至高至善的大法,但他在人间也有相应的体现形式。目前是特殊的正法时期,师父下来传法度人,这个法就是应该在常人社会中传的,因为人中所有的生命都是为着这个法来的,很多人是来得法的。而且大法在人间弘传,带给人们的是道德的回升,思想的高尚,身体的健康,以及对真理正念的认同,这并不是干扰常人社会,恰恰相反,这是对人类在无知中日益败坏的观念的破除和纠正。知道了正法真理,心存善念的人无不欣然信从,只有恶劣之徒出于私心邪念才心中不安,难以接受,这正说明了他们内心肮脏、思想不正。看看当今世界,除了中国大陆,法轮大法洪传于世界50多个国家和地区,受到数以千计的表彰,得到了了解真相的人们的普遍认同,这是常人接受不了吗?很高境界的神是不能干扰常人社会,但是一个善良的人、一个正在人间修炼的大法弟子,就是应该在人间客观公正地认识大法、正信大法、证实大法、弘扬大法,这才是真正的善良和慈悲!

* * *

邪悟6:遇到矛盾向内找,现在修炼法轮功遇到很多磨难,这一定是你自己与宇宙特性拧劲了,为什么别人对你不好?为什么一转化周围环境马上就改变了,(在劳教所中极其险恶的生存环境中,为了诱骗转化,劳教所给邪悟后的人的生存环境比不“转化”的学员好得多),这是因为你的执著心去掉了,你与宇宙特性拧劲了,所以转化是对的。

剖析6:向内找也好,和宇宙拧劲与否也好,这都是在修炼法轮大法的前提下来看问题。坚修大法这个前提是首先要明确的,如果不修大法,根本不会真正看清是否与宇宙拧劲,因为没有大法的指导只凭常人的观念,人是很难认清真相的。作为一名大法弟子,遇到矛盾首先找自己,这没有错,但是不是一找自己那个磨难就立即消失了呢?这不一定,首先,由于个人环境和悟性的差异,不一定一下子就找准执著、去掉执著;其次,即使发现问题,真正去掉执著心也要有一个过程;另外,在现在的正法时期又有旧势力安排的邪恶生命在干扰破坏,这些都可能会使磨难加大或延长,但并不能因此就说修炼大法是错的。修炼就是不容易,就是有阻力,就是要吃苦、要付出。当前有时邪恶对大法的破坏是很严重的,有些磨难完全是这种邪恶的干扰造成的(当然也是利用我们没有修好的思想和自身的业力),这并不是我们和宇宙拧劲了,而是宇宙中的旧势力在破坏正法!在我们找自己的同时必须对正法时期的这一总体形势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如果是我们内心的执著就去掉它,如果是邪魔的干扰就正念除恶!有些人完全无视邪恶整体上的破坏,遇到磨难就偏执地以为一定是自己的行为出了问题,以至最后认为修炼大法也成了错的,从而放弃对大法的信念,这正是由于没有全面认识法、没有清醒地认识正法时期的整体形势,以及自己对大法的信念不坚而产生的邪悟。

修炼就是要付出、要在矛盾中提高,不失不得,这是师父告诉我们的一个理,但也只有修炼才能使一个生命得到永恒的纯净和美好。相比之下,在邪恶的压力和干扰下放弃大法,一个人可能暂时好过一点,但却会因此失去亿万年的等待才得到的机缘,使自己的生命失去回升的机会,永堕轮回,甚至为此承受无边的罪业,这种结局才是最可悲的。

* * *

邪悟7:师父已经多次提到修炼时间很紧迫,暗示修炼要结束了,从98年的《和时间的对话》,其中讲神都不愿再等了;99年初的美国讲法,说正法已经快到分子最表面一层了;2000年又出了《放下最后的执著》,似乎修炼已经到了最后一步了。可是目前磨难依然很大,看不出一点要结束的迹象,现在我们又被送进了劳教所,却没有任何人来解救,所以,这一切都是假的,应该“觉醒”转化了。

剖析7:师父确实多次在讲法和经文中提到修炼的时间是有限的,正法已接近最表面物质一层了等类似的话。我个人的认识,师父是站在最高点上,掌握着整个正法的进程,针对不同层次的生命讲出的法,有些话不能按常人的思维和时间概念去认识。在正法的进程中,存在着种种难以预计的情况,但是师父讲过,现在已经是最快的了。另外,时间的长短也跟我们修炼人自身有关,如果人人都能坚定不移、人人都能放下生死、人人都能早日悟到要走出去证实大法,那可能时间就大大缩短了。而且,几年的时间,在另外空间、与整个宇宙的久远历史比起来,可能是极短的一瞬间。此外,有些事物背后的真相可能我们暂时还无法完全认识清楚──现在也不应该让我们看清楚,我们也暂时看不到事物的更高本质,但是我们知道大法正、大法好、时间紧迫,这就足够了。有些学员人心过重或觉得磨难太大、难以承受,他们对“结束的时间”抱有强烈的期盼,整天按自己的猜测计算着时日,一旦不如愿就大失所望,并因此对师父和大法产生怀疑和动摇,这正是人心太重、执著太强、对大法的信念不坚的体现。他们不能在更深的意义上认识法,只是以人的观念肤浅地看待师父的话,才产生这种困惑和误解。我觉得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他的着眼点应该是在任何环境中证实大法、弘扬大法、讲清真相,而不应是对那个时间太过注重。说不定师父就是以这种形式让我们去掉对时间的执著呢!师父以前也讲过,那个时间是任何生命都不能知道的,师父告诉我们时间紧迫,那就勇猛精进,做好自己份内的事,不负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的称号,这才是正路。

* * *

邪悟8:师父说这个大法是宇宙大法,谁冒犯了就会遭报应、有灾难,而且每个弟子都有师父的法身保护,可是现在大法在人间受到这么大的破坏,也没见有什么太大的天灾人祸,一些人似乎还活得挺自在;而且大法弟子受到这么长时间严重的迫害,也没见什么保护,所以这一切都是不可信的,还是转化过常人的日子吧;还有的人并不否认师父和大法,但是说,这么大的难却没有谁来保护我们,一定是师父这么安排来去我们的执著心的,所有的人都被要求转化也不是偶然的,这可能是去执著的必由之路,大势所趋,这么多人都转化了,我们也不应例外。

剖析8: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会得到惨痛的报应,这是一定的。但是,报应的结果却不一定是即时即现,因为天体宇宙的正法需要一定的时间,大法弟子在人间要有一定的修炼过程,师父讲过现在的正法进程已经是很快的了,但是,天体太庞大了,即使再快也是需要有个过程的。那么,在这个过程中,不仅考验着大法弟子的心性,也衡量着宇宙中所有生命的心性标准,并以此决定他们未来的归宿,大法不仅要救度世人,也要救度宇宙间更高层次的生命。而在这个过程中,宇宙中的旧势力还在用它们变异了的观念来安排这一切,这其实对大法是一种干扰和破坏,那么所有这一切体现在人间,表面上看破坏了大法却不一定现时现报,有些恶人也可能暂时“自在”一会儿,是因为旧势力想要继续利用它们到最后一步。但是,现在不报不等于将来不报,一时的自在不等于永远自在,作为一个坚定的大法弟子,要在法上认识问题、要站在正法的整体和全局上看待人间的形势,不能被表面的幻象所迷。试想,如果谁一破坏大法马上报应,修炼人遇到一点危难马上化解,那还修什么呢?还悟什么呢?还怎么检验大法弟子是真修大法还是来混事的呢?大浪淘沙,剩下的才是真金!在凶险面前、在磨难面前,才能看出“生死非是说大话 能行不行见真相”(《心自明》)。一些人在磨难面前之所以放弃了大法,其原因一方面是正念不强,在痛苦的承受中思维扭曲,以“转化”来暂时解脱痛苦;另一方面对法的信念不坚、认识不深,被邪悟的说教蒙骗了思想;还有就是人心太重,不能在理性上认识大法,看到别人“转化”了,看到熟人“转化”了、看到以前“修得不错”的人“转化”了、看到很多人“转化”了,于是自己的思想困惑了、自己的心理压力增大了、自己对大法的信念动摇了,其实这正是放不下人情俗理、人心太重的表现,须知修炼没有榜样,每个人,不管他以前怎样,只要在修炼的道路上有一关过不去,他都有可能走向反面,说不定这本身就是对你能否放下常人情理的一种考验呢?跟着别人的脚步,怎么能保证永远在法上呢?所有的修炼人,只有一个标准,那就是法轮大法!只有时时刻刻“坚修大法紧随师”、只有始终如一地以法为师,才能永远走在回归的正路上。

* * *

邪悟9:在师父后来在经文中明确指出转化是错误的之后,那些邪悟者又在法中找借口说,师父说过,讲出真相就是传邪法,师父是不可能明明白白告诉你真相的,讲出的法其本意和表面文字的意思是相反的,修到高层次的人不能在表面上理解师父的意思。转化是每个人在劳教所的必由之路,只有转化才能解脱。

剖析9:师父是说过,讲出传法的真相(而不是指迫害真相和法轮功真相)就是在传邪法,但是我们要看看这是在什么情况下说的、说的又是什么事。师父说:“大家想一想我为什么在末劫时传这么大的法,如果我讲出真相我就是在传邪法,因为学法的人,一定会为此而来学法,这是有求而学法”,“其实我传大法必有难言之因,真相一显,后悔晚也。”(《再去执著》)所以,师父从来没有讲出传法的最本质原因,只是按照正法的进程,逐渐讲出我们应该知道的那部分法理,因此才说“有难言之因”。而且,正是因为师父没有讲出真相,所以才有上述说法,并系统地传出法轮大法救度世人。那些邪悟者又一次玩弄断章取义的手法,只从法中找出一句话,而不联系上下文的整体含义,却在表面字义上歪曲引申,这怎么能正确认识法呢?其实他们的思想已被邪恶控制,思维混乱、法理不清,也根本不相信大法,更无法真正理解法的内涵。

师父在人间传法,用的就是人的语言,有缘人最先认识大法也是按最表面的人的语言的含义来理解的,然后,在不断的学法修心中,逐步理解法更深的内涵。人在这一境界中存在,就要符合这一境界的特点来思维和行动(否则人就不会在这一境界中存在)。师父在人间传法,也是用这一层的语言来表现法的内涵,所以大法最表面的语言含义也是法在人间的一层法理的体现,即使修炼人修到很高层次了,只要他还在人间存在,那么在最表面这一层也应符合这一层法理的要求。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就是要用人的形式证实大法、维护大法、弘扬大法,并在这一过程中提高和升华。既然师父在经文中已明确指出“转化”是错误的,那么这就是毋庸置疑的,找借口不承认这一点,其实就是不相信师父、不相信大法,那还修炼什么呢?另一方面,大法的表面含义和更深内涵,都只是对于坚修大法的弟子们来讲的,邪悟者已不认师父、否定大法,那连大法弟子都不是,还有什么资格谈什么大法的更深内涵和表面含义呢?他们根本就是看不清楚的。

* * *

邪悟10:大法现在在人间所遇到的磨难不是偶然的,这是天象变化的体现,大法已完成了历史使命,修炼已结束了,再在人间修炼、弘法就是错的了。这么高的法不能让常人知道,所以得法的人要在人间用人的形式否定法,这就是转化,只有所有的修炼人都转化了这场磨难才能结束。

剖析10:大法在人间所遇到的磨难的确不是偶然的,但这是宇宙间旧势力的安排,师父是不承认的。而旧势力的生命本身就已经变异了、是正法的对象,那么他们安排的磨难对大法就是一种干扰,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决不能顺应它们,而应全面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助师正法。而正法进程是否完成、修炼是否结束,这是只有师父才能确定的,其他任何人都没有能力、也没有资格看清真相,个别人毫无根据地主观臆断修炼何时结束,这是根本无效的、也是荒唐的。修炼既未结束,我们就应该在人间坚修大法、证实大法、讲清真相、清除邪恶,这既是助师正法,也是慈悲众生、救度世人。师父讲过,现在地球上的人都不是应该当人的、很多都是高层空间下来得法的,法就是应该在人间传的,事情就是要在这里做的,大法虽高,但他在人间也有相应的体现形式,师父让我们知道的也正是法在人间的体现形式,而更高层的法只有修炼人修到那一步才能体悟得到。一些人没有全面认识法,遇到磨难大一点就从法中牵强附会找理由顺应邪恶、附和“转化”,这正是由于对大法认识不深而被邪恶钻了空子的表现。

* * *

邪悟11:2000年初以来,邪恶媒体编制了一段李昌和姚洁走向反面后对大法和师父的恶言录像带,里面充满了他们的所谓“批判”和“揭露”,官方如获至宝,学员到了劳教所里一段时间,体验到了里面的艰苦之后,就开始给他们放此段录像,一些对法缺乏理性认识或急于解脱痛苦的人就会大受触动,这时邪悟者就趁机说,李昌和姚洁都是师父身边的人,他们都那么说,一定没错,而且他们都是大法研究会的人,他们都转化了,你还有什么坚持的。现在劳教所里这么多人转化,包括(所谓)以前在外面“修得很不错的人”(不少人原来都认识),就你们几个不转化(在所内,官方将不转化的学员分散关押,只留少数人和所有转化的人关在一起,有意造成一种转化者占绝大多数的局面),难道他们都错了,就你悟得对吗?一些意志不坚或头脑不清者因此接受邪悟而转化。

剖析11:师父说过,修炼没有榜样。每一个修炼人都得按照这个法去修,普通学员也好,大法研究会的成员也好,这只是常人中的身份不同,在修炼上,他们都是一样的大法弟子,要求的标准是一样的,谁修得不好都过不了关。那么他们修与不修、转化与否与你有什么关系呢?难道他们掉下来了你就要掉下来吗?修炼就是自己对自己负责,要想提高、要想返回先天生命的美好境界,除了坚修大法、严守心性外别无选择。一些人看到原大法研究会的人转化了、看到很多人转化了就思想受冲击、信念动摇,这说明他们头脑中常人的“上行下效”观念、“学习榜样”的观念、“投机附众”的观念还没有去掉,其实这时候就应向内找,去掉自己心性中不好的东西,而不应被邪悟者所带动。说不定这本身就是一种安排,就是考验你在复杂的形势下能否坚修大法呢,如果被他们带动了,不是没过了这一关吗?

对于李昌和姚洁的那段录像片,我仔细看了两遍,发现里面并没有什么新东西,我觉得他们一方面对于当时的痛苦处境难以承受、急于解脱,因此在邪恶的压力下说一些贬损师父和大法的话;另一方面他们人情太重,在痛苦的压力下,以前可能已放下了的人情俗理又都捡起来了,而对大法的信念却丧失了,所以无法客观公正地看问题,才有这种表现。试想大法受到磨难之前他们也知道同样的事情,为什么那时就尊敬师父、坚修大法、不对大法有任何怀疑呢?如果一个人心太重、正念不强,在巨大的压力下急于解脱痛苦,他的思维是极易扭曲的,这时根本无法冷静、客观地认识问题,经历过这种处境的人都会体验到这一点。那么李昌和姚洁在这种情况下讲出的话,其真实性和可信性怎么能不大打折扣呢?而且,那个录像本身也有很多漏洞,其中不少说法,如师父的资金多少多少等都是李姚二人引用别人的话来说的,根本没有事实根据,而不仔细看就以为是他们自己说的,极易蒙骗人;此外片中展示的所谓师父的房间里,佛像、大法书籍等统统集中放在一个小桌上,其它地方一件都没有,在现实中根本就不可能那样布置,一看就知是假的;此外,那段录像本身就是邪恶媒体编造出来的,他们的目的就是污蔑师父、栽赃陷害,所以不可能公正客观地编排内容,既然他们已经给我们制造了很多谣言,那我们有什么理由还继续相信它呢?

* * *

邪悟12:根本不承认有邪恶破坏大法和迫害大法弟子,声称遇到一切矛盾都要找自己,现在大法受到磨难,一定是自己哪里做错了。那么,邪恶破坏大法,他们就认为法轮大法干扰了常人社会,不应该在人间弘传;邪恶迫害大法弟子,他们就认为是大法弟子自己做错了,不应再继续修炼。而邪恶的做法再恶毒、再卑鄙,他们也视而不见、避而不谈。在极端的、绝对化的“找自己、去执著”的借口掩盖下,他们对邪恶俯首帖耳、唯命是从,却对师父和大法任意污蔑、歪曲指责,甚至助纣为虐,变本加厉地协助邪恶迫害大法弟子、做洗脑(更邪的是,他们折磨人还说这是帮他们提高,对他们好),完全沦为被邪恶驱使的帮凶和工具。为此,他们还创造了一套荒唐可笑、漏洞百出的理论说:人的名利情是这一层法的体现,是不应去掉的,而坚修法轮大法、证实大法却成了要去掉的执著;要重人情,违逆了常人一点就被认为是不善,而对大法的破坏和诬陷却心安理得;那么他们不修大法修什么呢?修法轮大法之外的“真善忍”,怎么修呢?不学法、不练功、不信师父,自己头脑中想到什么就修什么。因为每个人想法都不同,因此出现了五花八门的自“修”理论,很是热闹。

剖析12:一个人,如果没有大法装于心中,他的思维是很混乱的,甚至到了荒唐可笑的地步还毫不自知,特别是以前知道大法的一些邪悟者,他们在邪恶的强压面前放弃了大法,对于邪恶极端畏惧,不敢冒犯一点。他们已完全被邪恶控制了思维,甚至还不如常人清醒。如果这些叛徒老实承认,我就是违心转化,那也好,至少还比较老实。可那些邪悟者却不,他们偏要在法中找借口,以使其邪悟冠冕堂皇、名正言顺。于是他们开始在大法的字句上摘选、歪曲、篡改、偷换概念,无所不用,目的就是让他们的邪悟谬论“合法化”,久而久之,还真的形成了“一整套谬论”。可是,如果冷静、理智地分析一下邪悟者的说法,无不漏洞百出、自相矛盾。他们最常用的说教就是“向内找”、“去执著”,有关于此,我们已经在前文中多次剖析了,最根本的一点,就是他们只是玩弄字句、搞文字游戏,却不能领会文字背后系统的大法内涵。“向内找”、“去执著”是大法弟子修炼心性的要求,可是邪悟者却用来要求学员放弃大法、放弃修炼,那么不修大法了又何来“向内找”、“去执著”的要求呢?而且大法所要求的“向内找”、“去执著”,也不是邪悟者的所说的“找”法和“去”法,邪悟者是以此为借口让学员放弃大法、放弃修炼,而对大法弟子的要求是在大法修炼中提高心性!这怎么可以同日而语呢?邪悟者否定大法、不认师父,已根本不是大法弟子了,他们怎么能分清什么是真正的执著,什么是向内找要去的东西呢?师父讲过修炼就是要放下名利情,同化真善忍,可是邪悟者却找借口要抱起名利情,放弃大法修炼,这与大法的要求已完全背道而驰,可在“向内找”、“去执著”这一点上却又喊着大法中的字句来说教,这不是颠三倒四、自相矛盾的思维混乱吗?其实,邪悟者已不相信大法,为了能自圆其说,能够利用上的,就从法中找一段文字来作借口,利用不了的,就不管大法的本来要求,自编一套理由来充数,真是荒唐至极!

我认为,“向内找”、“去执著”是大法弟子在修炼中应严格遵循的要求,但它是修炼中超常的理,并不适合不修大法的人,不修大法的人也无法真正理解这些法理的内涵。但修炼人在人间生活,就要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状态,在常人这一层,就要按这一层的理来与人打交道。那么,在常人中打人骂人、摧残人身、迫害好人就是错的,这与常人中的道德法律也是不符的,严重的就是违法犯罪!那么一个人在这个社会环境中应该有思想、读书、做一些无损他人的身体活动的自由,而我们修炼法轮大法就是这些行为,我们信奉的思想又是“真、善、忍”,这有什么不好呢?可是就是这些在人中最起码的活动,却在中国大陆被禁止,大法弟子受到残酷迫害,这不是邪恶又是什么呢?对于目前中国大陆这种无理迫害大法弟子的野蛮行径,所有善良、正直的人都应认清它们,谴责它们、制止它们,同时理智、客观地了解大法、认识大法,只有知道了大法是正的、是好的,一个生命的未来才真正有希望!

* * *

以上就是对各种邪悟的剖析,从这些剖析中可以看出,邪悟者最基本的特点就是断章取义、引申歪曲,从法中找出他们能利用的文字,偷换含义,用他们的邪悟思想胡乱发挥一通,再打上大法的标签来蒙骗世人。其实从骨子里,他们在邪恶的控制下已根本不相信大法,也无法理解大法字义背后的真正内涵。认清这些,揭穿它们,就不会被其蒙蔽,就能破除这些障碍,稳步地走在回归的大路上。

当然,我在这两年中也有一些做得不够好的地方,如在极度的痛苦中我曾说在监室中不炼功了,后来虽以实际行动否定了这一说法(第二天我就又开始在监室中炼功,以纠正错误),但毕竟是没有做好;有些当时在劳教所里的做法现在看也不一定合适,这些都是我需要认真反省的。

最后要说明的是,以上所有的内容都只是我自己对这一段修炼过程的认识,只代表我个人,也肯定有不足的地方,要想更深刻、理性地认识一切,还要不断地加强学法,以法为师,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