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谅对方的情与执著 向可贵的中国人讲清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在一年多以前,我常常苦恼于向中国人讲真相讲不清楚,常陷于辩论及争执而无法说服对方,甚至连亲朋好友都如此。那时,向中国人讲真相对我来说是件挺痛苦的事,常弄的自己以生一肚子气而告终。

现在回想当时之所以如此,首先是自己的心态不够纯正。那时,我对于不明真相而心里对大法有成见的华人总带着一种对立的心态,所以讲真相就肯定不会是循循善诱,而是一种想纠正对方的做法。从心里都不接纳他们,对方又怎能改变呢?后来,通过去华人社区讲真相,自己的心态渐渐变的平和了,对立情绪及争斗心等都渐渐磨掉了。我悟到修炼人的心性必须要高,我们是抱着最高尚的目地去和他们接触的,但在接触中,就以平常的亲朋好友姿态待人,把自己摆的和他们一样才最容易被接受从而达到讲清真相的效果。当自己真的在心里把自己摆的和他们一样时,才能真正从心里尊敬他们,看到他们身上也有许多本性未被磨灭的闪光点,许多善的流露。从而从心里感受及认同他们是我们发自内心想救度的「可贵的中国人」。

师父说:「现在救人也很难,你得顺着他们的执著去解释,为了救他们别给他们思想中造成任何障碍。」(《北美巡回讲法》)我理解,当前让人反对这场对大法的迫害并且不反对大法,这对一个生命来讲才是最重要的。而常人是有种种执著心的,对于这种种执著,我们不必去破除,反而要用智慧去因势利导来让他对大法有个正确的态度。其实,顺着执著的过程我理解就好象是「动之以情」的过程,然后再「晓之以理」他才能接受。如果不去这样做,而是很客观的告诉常人你的这个观点、那个认识是错的,正确的应该是怎样怎样的,常人很容易感到情绪受挫而本能的要保护他自己的观点,形成争论。在争论中,常人的各种心都会被带动,这时就更听不進道理,还会在情绪的支配下造很多的业。所以我觉的,除了原则问题(比如,他已经误认为大法不好)不能含糊外,其它的我们都可以宽容相待,避免激起他的各种不良情绪,自然的在人情的善意的相互理解中达到帮助对方认识迫害真相和「大法好」这一真相的目地。所以现在我的做法是,常常用赞扬、欣赏、鼓励等方式来引导,在人之常情的交往中因势利导的来让他们自己得出「法轮大法好」的结论。

和我妈妈讲真相是个漫长而痛苦的过程。在一年前,她还很反对大法,我和她从各种角度讲过无数次了,什么真相材料她也看过,但就是相信电视上讲的,以至在电话中我们都成了互相辩论、彼此不服。后来,我也绝望了,打电话就不和她讲真相了。但她还要主动提,而且总是言辞恶劣的攻击大法。后来,我发现我从心里对她是反感的,她越说大法不好,我越反感她,就形成了恶性循环。我想努力让她知道真相,而她也想努力说服我放弃修炼,她还给我寄了许多她搜集的污蔑大法的材料想改变我。后来,我意识到了这事没完没了的根子是我对她没有慈悲心,所以不能让她改变。而这也恰恰中了旧势力的安排了,给它们考验我提供了借口。

认识到后,我就从心里努力的理解她,理解她从小受的教育造成的固执观念;理解她是受那些邪恶之徒诽谤大法造的极具欺骗性的恶毒谎言所害,她是被蒙蔽的;理解不修炼的中国人在三年的宣传攻势下的心理反应等。这样想之后,发现自己有了慈悲心,觉的她是可怜的受害者。而且也发现我过去忽视了她的心理,一打电话就急着讲真相。而对于她来讲,她最关心我的生活,并且她自己挺寂寞,也需要我的关心。而我把重点都放在讲真相上,反而让她感觉修炼的人太没人情味了,这就又中了邪恶的圈套了,因为邪恶造谣时就常把我们都说成是「不正常、六亲不认」的人。

所以,我后来给她打电话就常谈我的生活,什么有趣的事都和她分享。而且对于她的生活、饮食起居都非常关心,不但如此,连我们家的亲戚朋友的状况我也很关心,每次都不忘了问候。我妈从来就最喜欢「热爱生活」、「人情味重」的人,这样打了很多次电话后,她每次都很高兴。然后,我再在聊天中顺带着讲真相。每次讲真相的时间都很短,而且也是话题说到某处时顺带引出来的,让她心理比较放松,不觉的我又是在试图说服她什么。渐渐她就变了,现在我再说到大法,她就没有抵触情绪了。国内电视上有什么造谣,她也再不问我了,好象那些东西已再入不了她的心。我们这里的大法活动,比如:魔头访问时我们去抗议等我都在电话中会「顺便」聊到,她都没什么反对的话,好象我做的事也都能接受,只是不时提醒我注意安全。

平时外出时,在路上,我常常会给身边的人发大法真相传单或光盘。一次,遇到一个老者,给他大法传单他不要。而且表情很不友好,说:「我不会看的,我信佛教。」我马上友好的说:「是吗?我奶奶就信佛教。我非常尊敬信佛的人,因为佛是教人向善的,法轮功也是。」他的态度马上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对我很友好。我想这也许是我善意的顺应了他的执著,尊重了他的信仰之故吧。前两天,路遇一个年轻小姐,给她大法光盘她拒绝,说:「法轮功?我认识的许多炼法轮功的人后来都不炼了,还是基督教比较好。」这时,我没有去和她争论有多少人不炼、有多少人坚持的问题,而是说:「基督教是教人做好人的,法轮功也是教人做好人的,我觉的不同信仰间应该相互尊重。有些人不炼了也是他们的自由选择,很可能是国内舆论的压力导致的。」这样说发现对方的态度也大有不同,她变的能接受我说的话了。

有时,讲真相时会遇到对我所讲的话保持不信任态度而坚持自己观点的人,我也常常不去与他辩论具体的事,而是利用他的观点来讲真相。比如,有个人坚持说国内的情况并不象我说的那样,他说他们单位对炼法轮功的都不错,根本没什么迫害;他们那里的劳教所也没听说有炼功人被抓,与我说的截然不同。这时,我就说他没听说也可能是迫害的事实被封锁了,所以他无法知道劳教所里的情况。接着,我又说:「如果真象你说的那样,那我很为你们那里人的善良而高兴,其实迫害法轮功的事本来就是少数人发起的,被昧着良心的人所附和。如果人人都象你们那里的官员一样有善念和良知,那迫害也就進行不下去了,因为不得人心嘛。但在中国的很多地方的确是有良心不好的人,跟着上面做了很多坏事。」我这样讲的目地是为了在讲清事实的同时诱导他的正念和善心,让他分辨善行与恶行。由于我是顺着他的话茬来讲,所以效果挺好,他听后直点头,对我非常友好。

在上网聊天讲真相时,过去我会直截了当的讲或贴一些讲真相的诗歌等。后来发现这样做会让那些对大法有误解的人说很多造业的话,这样不但对他们自己不好,而且作为大法弟子也不能看到他们这样对大法不敬。后来,我就用聊天的方式渐渐切入话题讲真相,发现效果不错。

一次,正和一人在聊法轮功的许多真相,网管对我发出警告说:「请别在公众场合说不适宜的话。」这时,我没有去和她辩论我的话题属不属于「不适宜的话」,而是说:「谢谢你的提醒,我明白。」当时我的心里也很理解她的位置的特殊,很多事她也是身不由己的。我马上改为私聊,她当时说「谢谢」。后来一个网友发现我这么配合网管,带着赞扬说:「你的脾气还真好!」我就说其实我过去脾气差极了,是炼了四年法轮功才变好的,我们师父让我们凡事先考虑别人。

在实践中,我发现顺着执著讲真相真是很容易讲清楚的。在许多观点及问题上我们有理退着讲,不和人争,这不是妥协,也不是迁就,而是纯善与慈悲。因为常人都是重情大于讲理的,当你顺应了他们的情绪、感觉、自我感受等之后,他们就觉的自己得到了重视和肯定,感到心里很高兴。这时,你再讲什么,就会水到渠成了,自然而然他们会听的進去的。但这对我们自己的心性也有严格的要求,就是我们要尽力去掉争斗心、显示心等各种执著,做起来才能真实自然、随意所用,才能不被常人的各种执著所带动。自己不动心时,才能看清常人的种种执著,从而因势利导的、在善意的体谅中为对方讲清真相。

以上是我的一点体会,有不当之处,欢迎大家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