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华人都娟呼吁营救好友刘洪波的公开信

【明慧网2002年12月4日】我叫都娟,法轮功学员,2001年8月到德国留学。我希望大家帮助我营救我在大陆的好友刘洪波。

我原来在大陆时炼功点的好友、好功友刘洪波(男,1971年生),镇压前为中国银行大连市分行营业部综合科职工。94年他开始修炼法轮功,因为按照法轮功的“真善忍”的原则要求自己,一直是一个公认的好人。1999年只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而被单位劝退。99年12月独自一人去北京上访被抓,送回大连姚家看守所。他为要回同修被抢去的法轮功书籍而绝食,继而被强迫灌食。2000年10月第二次上京上访途中被抓,后被亲友要出来。2001年7月21日晚,大连国家安全局、八处还有二处把刘洪波从家中强行绑架。当时刘洪波从楼梯被拖到楼下,身上多处擦伤,并已经昏过去了,急救后才醒过来。接着警察对其非法抄家,抄走4台电脑、4台刻录机和数轴光盘,还有一台喷墨打印机,并对其母恐吓威胁。第二天被大连旅顺安全局提审。后被关入大连姚家看守所,一年多不许家属探视,具体迫害情况不明。2002年9月,大连市甘井子法院在未通知家属,没有辩方律师,没有合法的法律程序的情况下,将刘洪波非法判刑10年。刘洪波本人不服从判决要求上诉,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同样在未通知家属,没有辩方律师没有合法的法律程序的情况下,维持非法原判。之后又被关回大连姚家看守所。虽然我暂时无法得知这一年多来以及目前,刘洪波经受过怎样的折磨,但根据镇压后我自己的经历,我对其现在的处境甚为担心。

在大连,一个生死都动摇不了其坚信真善忍之念的人竟然被判10年。这是什么法制?这样肆意枉法的“法制”会把中国社会引向何处?

99年7月20日对法轮功的镇压开始后,我所在大学禁止我们几个法轮功学员在学校学炼法轮功,没收我们的法轮功书籍,并派其他同学跟踪我们,监视我们的行动。在学校和社会等方面的多重压力下,2000年4月与2000年10月,我曾两次为政府对法轮功的错误决定而到北京和平上访,被抓后分别被非法关押于大连司法局戒毒所(已改为621办公室,强制洗脑班)和大连姚家看守所。在整个进京和被非法关押的过程中我亲身见证了当今的江XX集团对法轮功的残酷镇压。

两次去北京的路上,火车上,长途汽车上,我看见到处是警察,随处可见骂师父骂法轮功的标语,人们随时有可能被问到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回答说“是”,就会被立即逮捕,投入监狱。天安门广场上,我看到警察与那些便衣们狠毒地打学员,真的有鲜血溅出来,然后停在一旁的清扫车,很快的消灭掉这些罪证。不知有多少惨剧发生在这象征着中华五千年文明的天安门前面。我的一位亲戚,我舅妈的舅舅,就被活活打死在这里。在大连戒毒所,司法局组织的强制转化班里,我看到谁要大声说一句制止它们骂法轮功的话,就会被毒打、关小号等。在派出所里,我被剥夺了睡觉的权利,保安轮班看守,甚至闭眼睛也不行,目的是使人不清醒,消磨人的意志,然后就是反复的提审。在拘留所里,狱警们不但自己动手打人,还唆使犯人们殴打法轮功学员。每个刑事拘留室里,都装有监视器,我们互相说话也不行,盘腿坐着也不可以。强加给我们的罪名是“反革命反政府反国家”,对我们的政策是“打人算白打,打死算自杀”,这是警察对我们说的。

如上种种亲身经历告诉我,现在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人身自由受到限制,人类最基本的生存权被剥夺,肉体精神受到双重的迫害,他们的生命时时刻刻受到严重威胁。

因此我紧急呼吁所有善良的德国人民,司法界,新闻界,国会议员,德国各级政府,请伸出你们的正义之手,请帮助营救我的好友刘洪波以至千百万个与他一样随时面临生命危险的法轮功学员。

现在世界上许多国家都有成功营救法轮功学员的先例。如爱尔兰的赵明,澳大利亚的章翠英,加拿大的林慎立等法轮功学员一个个的被救出,证明正义一定会战胜邪恶的。所以我们有信心在世界所有善良人们的援助下最终结束这场邪恶的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