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公民紧急呼吁营救被劫持的哥哥,原广东电视台总编室副主任陈瑞昌(图)

【明慧网2002年12月4日】陈瑞昌,广东广州市人,现年49岁,华南师范大学电化教育专业硕士毕业,原广东电视台总编室副主任。

与中国大陆绝大多数法轮功修炼者一样,陈瑞昌因不肯放弃修炼法轮大法,于2001年大年廿九在单位上班时被警察非法带走,送到“洗脑班”强行洗脑,一年多后,邪恶的“洗脑班”不能改变陈瑞昌向善之心,便以莫须有的“扰乱社会治安”罪,判其劳教,关押在“广州市第一劳教所”至今,(见明慧网2000年12月24日和2001年3月29日大陆新闻),近期则音讯全无。

1998年底,陈瑞昌见到妻子自从修炼大法之后,摔掉了多年的药罐子,原本已经激化了的婆媳关系也因妻子的修炼而变得和谐了。为此他开始去了解法轮功。1999年春节后,他开始炼功学法。可是不多久之后的7月20日,邪恶势力开始对法轮功进行全面的镇压。看到新华社一篇篇诬陷师父、诽谤大法的谎言迷惑着不明真相的群众,看到无数因修炼“真、善、忍”的好人纷纷遭到关押、迫害,流离失所,他百思不得其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就在这一年的十月,他以一个修炼者的亲身感受,以一个新闻工作者的正义和良知,写了一封长达十页的信给中央电视台和广东省电视台的领导,详细阐述了法轮大法是利国利民,百利而无一害的功法,并指出对法轮功的定性和镇压不符合广大中国人民的利益。同年11月,他利用假期时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前往北京中央办公厅信访办上访,但是,连一封写好的信都未递上,就在信访办的大门外被公安非法拘留,并被遣返广东。

随后,当地公安便以“扰乱社会治安”为名,处以他行政拘留15天。单位领导多次前往拘留所“探望”,对他软硬兼施,以升官等多种优厚条件为诱饵迫其放弃修炼。当时陈瑞昌同领导讲:“如果有一支枪顶着我的脑袋问我还炼不炼?你认为我会怎么回答?”领导望着他,他坚定地说:“我修炼!”拘留期满后回到电视台不久,他被调离总编室到社教部工作。每逢节假日就派他去下面的县、市出差,还派几个人跟着他。这种状况持续到2000年12月24日圣诞前一天。那天,他正在单位工作时,被强行抓往“洗脑班”,一个月后被释放。刚上班十多天,也就是在2001年春节前的一天,他再次在单位工作时被抓往“洗脑班”强行“洗脑”,这次一关就是一年,直到2002年春节后。

“洗脑班”的各种强行“洗脑”方法都无法令陈瑞昌放弃对“真、善、忍”的追求。广东电视台的领导怕没被“转化”的陈瑞昌影响其乌纱帽,坚决不肯从“洗脑班”接收陈瑞昌回原单位,而在“洗脑班”的一年多里又找不到任何证据和借口判他刑,最后,在陈瑞昌与外界隔绝且24小时被专人监视了一年多的情况下,司法部门以“扰乱社会治安”罪,判其劳教,判决书上更连期限都没写上。一个连“洗脑班”的门都不能踏出一步,24小时有专人监管的人,竟被判“扰乱社会治安”,而一纸判决书上的“证人”也恰恰是“洗脑班”中对陈瑞昌进行二十四小时监控的人。(恳请知道此人及详情的善良人士向我们提供资料)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陈瑞昌现被关押在广州第一劳教所,每天被迫劳动十五个小时,人被折磨得又黑又瘦。初期,家属可定期前去探望,但是最近几个月却完全不准亲人见面,连寄去的信也如石沉大海,音讯全无,家人十分担心。

广州市第一劳教所电话:020-86841598
主要责任人:张副所长,管理科陈副科长。
广东电视台电话:020-3355188(总机)转3052。
主要责任人:梁书记及台长:梁浩泉。

为了营救他的哥哥陈瑞昌,弟弟陈瑞钦(澳洲公民,工程师)上下奔走,多方呼吁。陈瑞钦所在的社区英文报纸,澳洲希尔山时报9月24日第三版对此事做了报导。联邦议员罗斯·卡麦隆先生(ROSS CAMERON ),在收到他的信后,即复信表示,已将陈瑞钦的呼吁转达给澳洲外交部长。

另外,陈瑞钦正在联系澳大利亚“大赦国际”,寻求他们的援助,并且每个周末都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在悉尼的唐人街征集签名,呼吁各界善良人士伸出援手,帮助他的哥哥以及所有在中国大陆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陈瑞钦还表示:他会向外界呼吁,直到他的哥哥重获自由。

以下是澳洲希尔山时报9月24日第三版报道:

渴望的呼吁

“我哥哥所在的劳教所已有三人被酷刑致死”

作者 Keiasha Naidoo

一对卡林福特(Carlingford)夫妇正向澳大利亚当局呼吁帮助营救因为修炼法轮大法而被劫持在中国劳教所的一名家庭成员。

理查德·陈和赛色利亚·区为陈先生已被关押近两年的哥哥的生命而担忧。

在过去的两个月来,这对夫妇的担忧更加剧了。

心情激动的陈先生说:“我在互联网上看到我哥哥所在的劳教所已有三人被酷刑致死。”

“现在我担忧他的生命安全。”他说。

他的哥哥陈瑞昌于2000年12月23日被警察抓走。

陈先生说警察未出具任何合法的拘捕令而带走了他哥哥。

他说法轮功在60多个国家都有活动,唯独在中国被禁止。

据这对在澳洲生活了十多年的专业人士所说,李瑞昌先生的妻子梁子慧也被抓走了,他们15岁的孩子只好独自谋生。

这个孩子后来由外婆接去。一年后,梁女士被暂时释放以便能照管她的孩子。至少孩子现在可和母亲在一起。但她被告知,她可能被判刑(可长达15年)。我们非常担忧,因为近三个月来,她被禁止去看她的丈夫。”

陈先生说大家都担心他也许已经被害,因为完全失去了和他的联系。

这对卡林福特夫妇正在给联邦议员和州议员们写信,呼吁中国当局释放瑞昌先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