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老年大法弟子的正法之路


【明慧网2002年12月5日】在几年来的正法与修炼中,我深深感受到法轮大法的伟大威严。正法是大法弟子的使命,每个人都应该在正法中充份发挥大法粒子的作用。我修得不够精进,但我想谈谈自己修炼中的体会。

旧势力利用当权小人诬陷大法,迫害大法学员及世人,在这铺天盖地的考验中,我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应该挺身而出走出来护法。在99年11月间,我和功友来到北京天安门前,看见有几个功友正在炼功,另一功友说,我们回去吧。当时,我意识到,为什么这一件事被我们看见?是师父安排考验我们的,不应该回去。当时我们走到警官面前时,警官问:你们是干什么的?他就把我们抓进去了。这时是师父给了我无穷的胆量,大法给予我洪大的智慧,我高声背诵《论语》及《洪吟》中的“佛法圆融”。

由于我不愿意说出住址,警察就把我从早上一直折磨到晚上,一共大约九个小时。他们口里不停地说,“哪来的快讲。”我说,“我是中国大陆来的。”他说,“不对。”我说,“我是修真善忍的,我们都是好人。”他说,“你们是好人。”我说,“那你为什么还要折磨这些法轮功学员呢?这样我就不回家了,随便你把我送到哪里去。”当时又一个警察恶狠狠地抓住我的后脖子,用力地往桌子上撞,我当时就倒在地上昏迷过去了……

我五次被抓,三次送往看守所。师父在经文里写道:“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达到的。”(经文《去掉最后的执著》)

在2000年10月的一天,我上京向世人讲清真相、证实大法时,刚刚拉开横幅就被恶警抓住,我被送往看守所。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我悟到,《转法轮》中的法理,每一关、每一难都存在着修上去或掉下来的问题。我想只有坚持学法,背法加大自己的容量,才能度过魔难过关。有一次突然通知午休时要军训,并且还要说所谓“解狱自新、重新做人”之类的话。当时,我脑海反映出,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佛法修炼你要勇猛精进的。我就喊:“佛法修炼、勇猛精进!”真是“法度众生师导航”(《心自明》),是大法的威力体现。

另一次看守所的恶警突然把我们大法学员都关在一起。一天,我们一齐悟到这不是偶然的,是师父安排大法弟子助师正法。这时全部大法学员高声背“论语”、喊“师父好”、“大法好”。当时看守人员都吓坏了。他们说,天都要塌了,叫赶快把他们分开。

满一个月的那一天,看守所的邪恶之徒乘机报复,要我们站九个小时,并且强制贴靠到墙上。后来,当地的警察把我们带回来强制拘留。当时正是邪恶头子罗干来武汉迫害法轮功的时候。各个部门的不法官员暗中策划迫害学员。师父在《道法》经文中写道:“做为弟子,当魔难来时,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层次对你的不同要求,就足已过关了。再要是没完没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为存在其它问题,一定是邪恶的魔在钻你们放任了的空子。修炼的人毕竟不是常人,那么本性的一面为什么不正法呢?”当时,我和功友一起以法为师,用各种形式证实大法,讲清真相。有的警察暗地里流泪,还有的善良的干部说:“你们都是好人,受苦了。”由于邪恶势力的逞凶,他们采取恶毒的手段,一边威逼写什么不上京的“保证”,一边搞突然袭击,送去劳教。我们仍然坚持每天学法炼功。

一天的清早来了一些高个子警察。当时我们知道是把我们送走的。我们一起挽着手,高声背诵“论语”,或师父经文,还说你们非法关押是犯法行为,我们不去,就在这里。他们无奈就强行拉拖上车。这时我们就大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千古奇冤!”我一直用自己的善心、慈悲向他们洪法。当时车里面有一个干部就说,我们没有办法,知道你们都是好人,是上面搞的,下级服从上级。还说:我们回去之后再研究一下。我被送进什么洗脑班。我悟到,这是我在正法修炼中要过的一大关。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我意识到只有把自己溶入法中,体现法的威力,才能度过魔难,过好每一难关。我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坚持把能够背得下来的经文每天背一遍,还背会几篇新经文和《转法轮》。每天都有心性考验。有时是功友炼功被警察打骂,有时是把大法弟子送走劳教,还有恶警经常开会策划怎样迫害我们大法学员。每次开大会后,都要我们写一篇“认识”。师父经文中写道:“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一次写认识时,我脑子反映出《转法轮》中讲的:“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当时我就写了,修炼真善忍,处处做一个好人,将来做一个更好的人。每天坚持做好房间的所有卫生。就这样过去了。

旧势力利用邪恶之徒在中国大陆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时,610邪恶生命他们不惜使用一切卑劣的办法,毒打与折磨手段,采取车轮战、断餐、剪头发、抄房间、搜身,搞什么军训、烤太阳,还利用造谣的宣传工具整天乱叫,什么所谓“对法轮功转化宣传资料”,每天威逼写什么所谓“悔过书”之类。大法弟子的坚定正念是绝不可动摇的,因为我们更新的生命就是在正法中形成的。当时我意识到邪恶的险恶用心是想用强制手段企图改变我们修炼者真修这颗心。他们几次用各种办法要我签字都被我拒绝。这时我心中有一念,如果你们要我写,我就写“坚修大法心不动”,或“法轮大法好”。当他们在广播里狂叫时,我就用正念制止。师父说:“其实大法弟子每个人都是有能力的,只是没在表面空间表现出来,就认为没有功能。但是无论能否在表面空间表现出来,动真念时都是威力强大的。”(《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一天的早上,邪恶头子带着几个警察突然冲进来了,口里说把经文交出来。我说没有。他们胡乱翻,把我的被子、衣服往地下扔。我说你们搞什么。他们就从我的衣服口袋里搜去经文或钱。我去抢拿时,一个警察使劲扭着我的手。我当时发出正念。他们很快就都走了。我就把这些经过讲给他们中的干部、群众听。他们都觉得惊奇。师父说:“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经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另一天上午,610的人突然找我谈话。我知道他的来意是什么。我心里有一念,可不能让他钻我的思想空子。我就讲我修大法的体会。他就问我,你是爱国家,还是爱大法呢。我说都爱。他又问哪个最重要。我说没有伟大的佛法就没有人类的一切。他就说,不给我吃饭。警察要他们的人剪下我的头发,不让睡、坐,要我背下他们那个什么所谓的九条规定。我根本没有理他就睡下了。他们见我态度坚决,就采取软办法。动用他们的工作人员劝说,“你这么大的年纪,关了几个月应该回家,家里的亲人都在受苦,还不回去。”我说,“为了证实大法才出来的,不是我们不回家,是邪恶迫害大法,大法弟子有家不能归,等到大法正过来时,大法弟子会回家的。”

他们听了很惊奇,还是用尽心机想欺骗我。我当时心中发出正念:任何人都动摇不了我。有人说,“把你家里的人找来,替你写个认识。”我说:“谁也代表不了我。”他说:“你就签个名字盖个手印。”我说:“那是你们强制的。我根本不承认的,一切作废。”

由于家里人找到当地邪恶之徒讲,要是你们把人折磨死了,那我就是倾家荡产也要将人抬到北京喊冤。当地参与迫害我的人非常害怕,就叫610办公室把我放出来。他们花言巧语地说,你在大会只说两句话就行。我就是不上当。我心中很平静,就说那就坚持到最后,总得有一天解决吧。由于他们利用家里的人苦苦哀求,我这时悟到师父在经文《强制改变不了人心》中讲到:“历史上一切迫害正信的从来都没有成功过。这一切只不过是利用邪恶的表现,坚定大法与去掉修炼者的根本执著,从而使修炼者解脱常人与业力的束缚。淘汰的都是不真修的。”师父还说:“因为我们是修正法的,对于善良的生命和世人都要爱护与救度,所以做任何事都要用善的表现……”《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师父还讲:“师父要挽救一切众生,而邪恶势力却在真正地利用众生对大法犯罪,根本目的是毁灭众生。”(《大法坚不可摧》)

师父说:“我在讲法中讲过,如一个学生只要把学习学好就自然会上到大学去、执著于大学本身而学习不好是上不了大学的道理,一个修炼者有圆满的愿望没有错,但思想放在法上,在不断的修炼中不知不觉就会达到圆满的标准。”(经文《去掉最后的执著》)

心怀正法大局,坚定地用正念对待一切,邪恶的迷魂术根本就动不了我们。当时我心中有一念,就是用纯善去化掉他们思想中的邪恶。我就讲,法轮大法带来了国家的繁荣、社会的安定。由于我们大法弟子最清楚谁是正的,谁是邪的,最清楚在关键时刻中如何对待。师父的法理中讲:“咱们就讲,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143页)我深深感受到是大法给了我新的生命。师父为弟子付出太多了。把我们一层层往高层次上带,师父教我们正念清除另外空间邪恶,如何慈悲对待善良的众生及世人。就象上学一样由小学到中学一直到大学。我的每一关,每一难都是恩师在保护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