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女大法弟子坚定正念、助师正法的经历

【明慧网2002年10月29日】我98年有幸得法,修炼后身心发生巨大变化,从内心深处认识到法轮功是利国利民的好功法。99年7月21日我怀着向政府反映情况、说句真话的心去了沈阳。省政府外早已布置好了无数公安和持枪的武警,他们正忙着往车上抓捕学员,揪头发、拧胳膊拳打脚踢,把劫持来的学员送到沈阳体育场,强迫在30多度的烈日下曝晒,半夜我们被遣送回当地。

10月我又去进京上访,可中途就被绑架回当地,被非法拘留15天。2000年1月份我进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绑架,辽河油田公安局把我带回当地,强迫交了500元钱,第三天我被送到第三看守所拘留一个月后,恶警强迫家属交了3000元钱把我放了。同年4月我又在沈阳火车站被绑架,被拘留一个月。

2000年6月27日,我发真相资料被绑架,被非法拘留20天后被非法判教养一年送到盘锦教养院。刚到教养院恶警从我身上搜出经文,恶警羿秀艳大骂,用各种语言侮辱我,把我关禁闭一天。之后,羿秀艳采取车轮战术天天骚扰我,叛徒天天围着我洗脑,只准叛徒说话,不允许我们吱声。

2001年春节,羿秀艳找碴不让我们吃饭,我就开始绝食抗议。羿就把我定位管理,并加期二个月。3月犯罪院长张守江编了一首“悔过歌”,我不唱,羿秀艳、刘静就把我和一个同修铐上手铐吊在窗户铁栏上。中午,副院长周xx带来3、4个男恶警(其中一个叫刘明华)给我俩上刑,把我俩双手“大”字形空吊在铁丝网上两个小时,刘明华还嘲笑说,你们看这有点象耶稣。他们用这种方法把我们吊了16天,24小时有人监视,每顿饭只送豆腐干大小的一块玉米面发糕或一口大米饭,一天只给一口水。16天手铐摘掉了但仍在这不到6平方米的黑屋中定位管理,大小便都在室内,不让洗脸,我们被这样折磨一个月左右,我被加期两个月。

2001年5月25日第一次暴力洗脑开始了,恶警强行把20多名坚定的大法学员(最大60岁)分到各个房间。我不配合,她们把我一人放在行李房里罚蹲,白天晚上不让起来。腿肿得腿肚子裂了一条口子,脚肿得穿不上鞋。后来又罚跪、撅、蹲着走圈、金鸡独立、飞,这还不够,胳膊举着的同时后背还得背雷锋日记,书掉了就打,六天没让我睡觉。学员站得汗直往下淌,恶警王岩、晏丽娜、王晓梅等就用一个三尺长的棒子包上破布给法轮功学员擦汗,侮辱耻笑学员。24小时只准去三次厕所,一天只让睡两小时的觉。5月28日她们把我一只手铐在暖气最下面的管上,一只手铐在窗户上,双手被拉得很紧,站不起来蹲不下,也坐不下。恶警用狼牙棒打臀部,蔡丽大骂,刘晶就开始打嘴巴。我的左脚被迫害得麻木,没知觉,有时鞋掉了都不知道。就这样我被迫害了一个月。这样的暴力洗脑我经历了三次,每次都大同小异。邪恶警察使绝了招数也无法动摇我对大法的信念,经过一年半的残酷迫害我又回到了正法洪流之中。

我在学法、发正念之余经常和同修到田间地头、蔬菜大棚和农家小院去和农民唠嗑,讲真相。开始也有点怕心,甚至有他们会不会打电话报告等杂念。可是等我们讲上之后,在佛光普照下,每次老乡们听到真相都非常感动。有时我们嗓子干渴,他们就主动送上清澈的井水,几乎都说大法好。一个老大爷说:“大老远的,真难为你们了,都是为我们好。我们都知道大法好,放心吧!我们不相信江xx的造谣,你们要多加小心哪。”很多时候我们被感动得流泪了,我们为他们能明白真相而欣慰。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我们就一个人在旁边发正念清场,一个人象唠嗑似的。老乡们绝大多数是纯朴的,开始由于江集团的谣言使他们受了毒害,经过大法弟子讲真相他们很多人都明白了。我还利用节假日串亲访友讲真相,亲友中几乎都说大法好,不再相信邪恶的宣传。只有一人迷得深一点,尽管如此,在分手时他嘱咐我要多加小心,可见他还有善念。我和同修用多种形式如贴、送传单,挂条幅等去讲真相。每当我把真相送到一家时,心想他是我要救度的人,一定能好好看,清除在另外空间影响他明白真相的邪恶因素,希望他能被救度。我收入较低,平日里省吃俭用尽量积攒,都用在大法的开支上,虽然不太多,但这是我作为大法弟子应该做的。

一次,派出所警察到我单位来骚扰,车间同修和同事都拿钱让我走。可我一走会给车间领导添麻烦,别人也会想还大法弟子哪,遇事就跑,我就没走。他们把我绑架到派出所,正是中午,都去吃饭了,我就一个人在屋里炼功,做完前四套功法我就开始打坐单手立掌发正念。警察进来说:“我几次要进来都看你炼功,有人举报你,说有人给你法轮功传单,你给别人没有?只要你说清楚谁给你的,你又给谁了就可以回去。”我说不知道。这时有个警察说:你不是不知道,你是不能说。警察再问我什么,我就不吱声,闭着眼睛发正念。这下把警察气坏了,所长说:我看着她我就难受,快让她走吧。这样我堂堂正正走出了派出所。

开始高频度发正念时干扰很大,心静不下来,常常冒出一些人的念头,接下来开始腿疼,双盘疼我就单盘,单盘也疼我就散盘,最后连散盘都疼。开始我以为是盘腿次数多了造成的,动了人的思想,被魔钻了空子。后来我悟到是邪恶干扰,在发正念前五分钟用正念清除,正念一出腿就不那么疼了,一会坐起来还非常舒服。有同修说发正念要重质量不重数量,我觉得这种说法也不完全对,其实质量和数量在当前都是很重要的,缺一不可。还有的同修一发正念就困,我想这些都是邪恶的干扰,应该用正念清除它。另外有些同修发完正念后就看一看新闻。我们不应被这些假相迷惑,什么情况也不动心,就是正念除恶,因为除恶是大法弟子的使命,直至把另外空间的邪魔烂鬼全部除尽。我开始坚持连续整点发正念,白天集体学法时一起发,晚上能坚持到几点就尽力坚持到几点,可每天都差两个小时。我想这是人的状态,要想从人的状态转变为神的状态就一定要冲过去,同修能做到我为什么不能?通过学法向内找我认识到:一方面是邪恶的干扰,另一方面是人的各种后天观念障碍着。原因找到了,发正念的次数也增加了,效果也好了。有时困了想睡一会儿,保证一觉醒来就是发正念的时间。有时睡5分钟、10分钟,醒来后比睡一天还精神,因为对发正念重视了,所以现在无论做什么只要一看表保证是发正念的时间。以上是我发正念的一点体会,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