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大法,破除洗脑班的邪恶

【明慧网2002年2月11日】我自15岁以来有11种病缠身,但修炼法轮大法以来病都不翼而飞,大法的神奇坚定了我修法轮大法的决心。

不久前的一天,我正在学法,公安进屋抄家,并把我架到了车上。他们带我去了公安局,有几人问我是否还炼,我都坚定地回答:“我炼”,他们就把我铐在铁管子上,第二天一人恶狠狠地叫我坐在地上,我站那儿不动,他一脚把我踹倒在铁板上,又朝腿踏了一脚。我一声也没吭。

他们一无所获,又把我送到了“洗脑班”,一般进到这里,如果达不到他们的目的是很难出去的。我想死都不能向邪恶妥协。我很苦恼于这种特殊的环境中如何修,师父就用别人的嘴点化我,我悟到是说我学法心不静,大法弟子在什么地方都能正法。于是才平定下心修,天天给看录像、学法。我知道叛徒们想断章取义地曲解师父的法。师父“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去掉最后的执著》)的法理指导我,时时背经文和正法口诀,抵制对我的毒害。十几天后值班人员对我恶狠狠地说:“在这里是否太自在了?”洗脑班的头目威胁我说不妥协就去劳教,但它们达不到目的,又读《建议》企图断章取义地曲解师父的法,而师父的经文更坚定了我对大法的正信,我质问他们:“你们对此经文是如何学的?怎样做的?”他们不吱声。可洗脑头目从那时起对我说话像雷劈一样,非常粗暴,又找来9个叛徒骚扰我,我只好对他们说:“你们不要做违心的事,各走各的路。”一个多月后洗脑头目又伪善地说:“不是非转化你不可,是叫你懂法理。”我说:“不错,按法理我才这么做的。”邪恶实在动摇不了我,不敢让我和其他人一块儿吃饭了,不让接触任何人,还说什么大小便在屋里。主任天天来骚扰我:“你是老职工,不想要你的工资和待遇啦?要不送你看守所一个月试试?”见我不动摇,又见我整天坐在床上盖着被子太舒服(其实我正在发正念),邪恶拍了一次录像(恐怕又成为邪恶宣传所谓“优待”的材料了)他们拍完像后立即把被子抱走了。寒冷的冬天呆在那里很冷,我只好在一平方米的空间中来回走动,默念正法口诀和背师父的讲法。

师父曾讲:“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去掉最后的执著》)一天晚上,他们告诉我准备一下,一会儿来车接我,开始我还想我没达到他们的目的,恐怕是去劳教,我全身心地准备好接受新的考验,我相信我一定能过好。但没想到车是来接我回家的。忽想起师父讲法“人想自己说了算,可是到今天为止人从来都没有说了算过。”(法轮佛法《在欧洲法会上讲法》)我们只有坚修大法、坚信师父,才能真正体会到大法的威力,才能彻底打破旧势力的安排,从人中走出来。我不怕考验,但我不能再让邪恶考验,因为他们不配!

通过这场魔难,痛苦的过关中虽然有时也有人的观念,但我就是坚信大法、坚信师父,哪怕面对死亡!感谢师父慈悲保护,让我闯出魔窟。

以上为个人体会,不妥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