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救了我,我为大法说句公道话


【明慧网2002年2月15日】我今年48岁,得法前患有严重的心肌炎、心功能不全、神经衰弱等病,全身浮肿,脑袋象个大气球,浑身难受。为了治病,四处求医,中药、西医、念佛、跳大神,都试过了,可是病反而越来越重,身体越来越差。赶上阴天下雨,我就象过鬼门关,受的那个罪呀,正常人根本想象不到,我被病折磨得快成精神病了。整天想着快点死掉算了。我曾自杀过两回,但都被家人及时救起。那次丈夫把我从井里拽出来,我实在受不了了,就一屁股坐在院子里嚎啕大哭起来,邻居们都掉了泪--他们可怜我,可是谁也帮不了我。

那几年,家也被折腾得不像家了。1996年,一亲戚对我说法轮功很好,并教我炼功。刚做第一套功法“佛展千手”时,奇迹出现了:我的手心发热,手指竟然汗津津的(我已经好几年不出汗了),我忍不住边做边说:“哎呀,这个功好!这个功好!”第一套功法炼完后,全身有说不出的舒服。因为有了效果,我时时想炼功,一天我要炼上好几遍。大法在我身上显现出了奇迹!很快,我可以出门转转,骑车去地里看看,过门三、四年的小媳妇们都觉得奇怪:“哎呀,大婶子,不知道你还会骑自行车呢!”后来我竟然可以帮着在地里干一些轻活了,干累了,我就在地里打坐。

两个多月以后,我所有的病都好了。那年,是我和家人一起收的秋。乡亲们都问我吃了什么灵丹妙药,我告诉他们是法轮功救了我!很快大家就都来学了,村里先后有一百多人在我家学法炼功,就象放电影一样热闹。

大法治好了我的病,还开启了我的智慧。我只上过一年小学,基本上是个文盲,学法困难。开始时,孩子们念给我听,可是这很不方便。我真想自己看书学法。这样,我借来一本书和字典,复习了拼音,又学会查字典,开始认字;后来又买来讲法磁带,边听边学,大大加快了学字速度。三个月后,整整一本《转法轮》我竟能完完全全地通读下来了。大法在我身上又创造了奇迹!

师父把法理告诉了我,我就按师父的要求做。用大法来衡量一切,时时提高心性。在社会上做一个比好人还要好的人。女儿上高中,我领她交学费,由于人多,会计一时忙乱,给了收据,忘了收钱(500元)。当我发现后,什么都没想,就把钱给他送去了。他正着急对不上帐呢!他拿着钱,一个劲地感谢:“大嫂子,你真是个好人呐!”我对他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法轮功就是让做好人的。”并且把我的经历简单地告诉他,听后他高兴地说:“这功法这么好,我也要炼!”

可是这么好的功法却被江泽民一伙坏人陷害,本地的坏人还逼我们骂师父。我是亲身受了益的,师父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怎么能不炼?我怎么能骂我的师父?我怎么能骂大法?2000年夏天,因为我坚修大法,被抓到镇上办“洗脑班”。在“洗脑班”里,我们被罚站、罚跪、挨打、还吃不饱,晚上睡在水泥地上。可是我没有动过心,真正做到师父说的“金刚不动”。一天,我被铐在一棵树上,我默默地背法,忽然想起《洪吟》里的“缘归圣果”:“寻师几多年,一朝亲得见,得法往回修,圆满随师还。”我禁不住流下了泪。后来镇上又无理地罚我3000元,家人四处借钱才把我保出来。

不管谁在我面前说大法的坏话,我就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来证实大法是真实的、是最正的、是清白的,让他们明白过来,不再骂大法,让他们有机会重新摆正自己生命的位置。

(根据本人口述整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