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样正确认识学法是一项神圣的使命的(译文)


【明慧网2002年2月16日】大家好。我叫麦特,来自费城。我修炼大法三年了。

在最近的佛罗里达的讲法中,师父谈到发正念,讲真象和学法的重要性,师父再次提醒我们应该做得更好,并且保持下去直到邪恶彻底被清除。在这里和大家交流一下我对学法的认识和体会。

1.集中精力学法

慈悲的师父一次又一次地告诉我们学法的重要。师父明确、直接地告诫我们绝不能忽视学法,这是我们做好大法工作的基础。师父在几乎每一次讲法中都强调了这一点。

但尽管师父的法中讲了,我发现我自己有时还是没有认真对待学法,没有把学法当成最重要的事。我发现我经常在学法时不能集中精力,尤其是在大法工作和其他事很多的时候。我相信一些弟子也有类似的经历。但这绝不是正常状态,绝对不是。

几个月前,当我参与为华盛顿DC7月的活动的准备工作时,我发现我学法时精力不集中。我很清楚这种状态不对,可是,不管我怎么努力,我就是不能静下心来学法,而这是学法的最基本的要求。我脑子里全是大法工作。每当我放下急着要完成的工作,拿起书来学时,我几乎感到痛苦。当我读书时,脑子里全是还没完成的工作,如何做某个项目,等等。当我读书时,哪怕是大声地一字一句地读,我的思绪依然如万马奔腾,想的是其他工作、人、遇到的麻烦,等等。我甚至放松学法,缩短了学法时间。

那么,一点也不奇怪,关很快就来了。事情一次一次地不顺利。我负责要做的事好像堆成了山,永远做不完。其他弟子好象总在让我不舒服,我发现他们每一个所谓的毛病。最要命的是,当我向内找时,我就象看到了一个大白墙。我什么也没找到,而这是在我确实想向内找的时候,这种向内找的时候并不多。我把大法工作越来越与修炼分开,这是很危险的。很显然,这是严重的走偏了。

那时,法中的一段给我点示。师父在经文《走向圆满》中说,“你们看书时思想胡思乱想,那书中无数的佛、道、神在看着你可笑又可怜的思想,看着思想中的业力可恶地控制你,你还执迷不悟。”这确实给我当头一棒。我意识到我当时的问题,至少我那时这么认为,可我还是不能克服这种让我思维不能集中的干扰,尽管我在某种程度上意识到它在干扰我做的神圣的大法工作。

这一切在某一天改变了。那天我的思绪又飞了,我记得我非常苦恼。我在读书的中间停下来,把书(《转法轮》)捧在手中很久,目不转睛。我看着封面、师父的法像和法轮。我问,我怎么会这样对法不敬重?为什么我不能集中精力?难道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吗?难道我不知道我在学法吗?我意识到我没有认识到这些。

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问我自己,如果是师父在我面前,给我讲法,我会不认真听吗?如果师父讲到我的问题,把我那天看到的讲给我,我会只是被动地听听而已吗?我会只听2个小时,想我已经听过了所以就不认真听了吗?我会听到电话铃响就跳起来接电话,当我妻子走过时跟她聊两句,起来喝茶,小睡一下,甚至让师父暂时停一下,我会这样做吗?绝对不会。我会恭恭敬敬地认真听,我会一动不动地听。我会用全心去听。

我问我自己,为什么学法会不同?师父不是把所有的都放进了这部法中了吗?给我们显示的难道不是在我们的层次应该看到的内涵吗?师父的每个字不都是在另外空间的法轮和法身吗?在每个字后的佛、道、神不是在将法给我们显示出来吗?当我们读书时,从我们嘴中出来的不是法轮吗?我又想,读这个神圣的法,不是同师父给我们个人讲法一样神圣吗?

反省了这些事情后,我意识到我对师父的法和学法的认识是多么的浅薄,我意识到这是心性和悟性的问题,而我的心性和悟性都需要提高。如果我能够看到书中所发生的真实的事情,难道我还会不把学法当作是这个世界上最神圣的事情吗?那么谁需要实在的见到了才去相信它和了解它呢?虽然什么都看不见,但是却能够抱着一颗尊敬的心去理解法不是更好吗?我想可能是这样的。

我还能够想到和意识的问题是,我的学法成为了一个惯例。对我来说他几乎成为了一种形式。尽管我知道他非常的重要,而且我总是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够挤出时间来做他。不知道何故,我只是满足于我读了两个小时的法本身。但是读两个小时的法和学两个小时的法是不同的。我想到了在大学里的情形,当一个学生有一个重要的考试或者是测验就要来了的时候,他会投入全身心去真正的去学它,这样他才能够在临考的那一天准备好。一个学生会在考试的前一天只是将准备考试当作是一个形式吗?他会只是读一读书,假设是两个小时,然后就自我感觉挺好,说:“好了,我用了两个小时学习了,我肯定我明天会考好。我毕竟学习了两个小时。”他绝对不会这样,相反的是,他一定会真正地去学习,增进他对学习材料的理解。他一定会将它学透。他会将学到的东西在他的脑子里过了一遍又一遍,肯定自己在每个细节上都弄明白了。如果不是这样,他一定会一遍又一遍地学直到他达到了这种程度。

现在,难道学法有什么不同吗?难道要求没有那么高了吗?特别还是在这个时期:正法的最后时期。他绝对是更高的。我们的测验是生与死的考验,是能否从人中走出来的考验。换一种说法,我们的测验或者是我们的表现也不仅仅是一次考试,或是类似历时三个小时的考试的什么事情。它是每一天,每一小时,每一分钟都要将自己视为一个正法弟子。我们必须时刻保持纯净的心态,正念和慈悲的行为。如果我们没有做到,那么我们在那个时候就没有达到对我们正法弟子的要求。老师讲过:“不能够不学法做大法的事,那就是常人在做大法的事,必须得是大法弟子做大法的事”(《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而且唯一能保证我们做好大法工作的方法就是好好的利用我们的时间去学法,按师父教导我们的去做。我们怎么可能只是每天用几个小时学了法,就认为我们达到了法对我们的要求?这难道不象个玩笑吗?如果我们认为这样就够了,这就是修炼了。就是普通的大学生也知道只是走形式似的读读书是升不了级的,对考试来说是不够的。否则他就是在骗自己。在正法时期就更是这样了。

当我察觉到这些事情的时候,我的学法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那些在我以前学法的时候挤进我的思维中的肮脏的可鄙的东西突然间就什么都不是了。它们是那么的容易被克服掉,甚至根本都不明显了。我带着极度平静和清醒的思维去读师父法中的每一个字。似乎每一字都深深的打进了我的心中,深深打入了我的思维。当我在读《转法轮》的时候,我就好像是在读一本全新的书,尽管我已经读了几十遍了。每个段落都揭示了一层法理,一个新的涵义;每个教导都是强大的法,他完全讲出了我当时应该知道和理解的那一部份法。

那么相应的,我周围的每件事都变得和谐了。在以前看起来做不完的大法工作完全可以安排好,大法工作变得异乎寻常的顺利,更加有效,而且质量也更高了。矛盾小了也少了,我发现我自己可以非常自然地向内找了。向内找,发现有那么多的东西是不知何故以前没有看到的,当然,它又是始终都存在那里的。

这也不是说我学法的时候不再受干扰。只是当它干扰的时候,我能认清它并立刻用正念销毁它,毫不留情。它不是我,它没权动大法弟子。我也认识到有干扰也是因为自己的心不够纯,邪恶总能乘虚而入。学好法,凡事找自己就能阻挡邪恶。

这种情况我一直保持了几个月,而且它完全改变了每一件事。我现在做的一件我发现很有帮助的事是保持这种警惕的,尊敬的态度。学法之前,我总是在开始前停一两分钟。我不再只是跳起来就去学法而不去想想我在做什么,好像我是在做什么不必思考的形式化的东西或者是在履行惯例,就象是吃晚饭一样。相反,我将这本神圣的大法的书捧在手里,问我自己:“这是一本什么样的书?我在做什么?我为什么要学法?”我发现,就这样一个简单的思考却带来了极大的纯净和集中的效果。我让自己为着正确的原因去学法,认识法的神圣。这样做阻止了我对待学法象走形式,而那是有罪的。

2. 我还想跟大家谈的另一个问题就是关于我们给自己设立什么样的学法标准。

我尽量保证一天至少学两小时法。但是,在去年的那段日子里,由于大法工作太多,我学法的时间越来越少,我放松了以后,我发现可怕极了。我发现,如果有一天我学法少了一点,比如,只学一个小时,我感觉完全不一样;我觉得就象自己与大法有点失去联系了一样,脑子也没有那么清楚,也没那么有耐心和慈悲心。如果我那一天一点儿都没学法,然后给自己找了一个看似聪明的借口,告诉自己第二天会补上。每当这时,那种与大法失去联系的感觉会非常的明显,甚至很痛苦。如果第二天我学法还是很少,没达到标准,我会感到简直无法忍受。魔难就象大山一样。做大法工作效率不高,矛盾冲突不断,我无法从法上认识法,那感觉简直糟透了。

如果一个修炼人是这个状态那就太糟了。但我至少意识到了我不能保证高标准。更糟糕的,真正可怕的是连续三四天不能好好学法。那种痛苦和很强的与大法失去联系的感觉突然消失了。我不再感觉精神紧张,矛盾冲突也消失了。这看上去很好,实际上糟极了。

为什么?那是因为我已经适应了低标准,这个低标准变成了我的正常状态。我对自己的期望也变小了。不是说矛盾少了,而是因为有矛盾我也不知道。不是说魔难不大,每件事都是魔难。只有在我继续降低学法的标准,直到最后根本不学法了,我才会感觉不舒服和与大法脱离的感觉。这才是最可怕的,因为这是在往下掉,在降标准,而自己还不知道。

这一段让人心惊胆战的经历让我明白了一个修炼人在降低了学法标准之后可以变得如此自满,然后就被卡在那种状态。从好的方面讲,我也发现,当我不断的提高学法的标准,比如说每天加一个小时或提高学法质量, 我发现我自己进入了一个美妙和更高的状态:每件事都似乎水晶般清澈,而我的正念也如金刚一样。干扰都没了,它害怕这个。当然,这并不是说修炼有什么神奇妙招。数字并不代表什么,重要的是怎样严格要求自己,给自己树立并完成什么样的目标,和是否他们一直在不断提升。如果我们把学法放在正确的位置,所有的事都能做好。

我就谈到这。谢谢大家。衷心希望大家指出你们看到的问题。所有这些只是我修炼中的体会而已。

(2002年大纽约地区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