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弟子福罗里安.阿克巴在天安门广场的被捕经历


【明慧网2002年2月21日】福罗里安(FLORIAN AKBAR)是2002年2月14日在北京天安门广场被捕的8名德国法轮功修炼者之一。甚至在他走上天安门广场之前就象所有的西方游客一样被警察带进警察隔离区进行了搜查。大约300名警察、还有很多的秘密警察和便衣在广场上。

福罗里安本来并不准备参加打横幅,只是想去看看。但却在广场上被抓着头发扔在了地上。广场上发生了什么,他没能看到。警察们把膝盖顶在他的后背上,用肘弯粗暴地击他的后背并把他的头使劲向后压。他的背部和颈部因此而扭伤。他始终平静地问他们,为什么要抓他,并想站起来,但却遭到了警察更粗暴的对待。他们指着黑色的警车,想把他带过去。福罗里安于是开始喊:“法轮大法好!”福罗里安说:“如果他们就这么把我抓起来,我想我至少得说出来,法轮大法好,中国政府在这件事上做错了。”

他被警车带到北京的警察局,并在那里受到了审问。其后他又被很多的警察带到了机场附近的一家旅馆。修炼者们被单独分开并被送往单独的房间,其中包括一对姐妹。福罗里安就在那里被单独审问了6个小时。他希望能与使馆联系,但遭到了拒绝。警察们反复问着同样的问题。很明显,警察们想用心理战术把人拖垮。一次一个警察恐吓他说:“如果你不回答问题,我就把你关起来杀死你。”他还不断地威胁要打福罗里安,但福罗里安一直保持镇静。在审问后恶警又用最大音量给他播中国的宣传资料,不让他吃饭和睡觉。

6小时后,大约在半夜一点时,他被另外的一些警察带到下面的走廊里。然后带他去旅馆取行李,当时有10个警察监视他,其中两个是恐怖机构610办公室的。随后他被带到一个房间里和另外的7个修炼者在一起,这时至少有20个警察监视他们。这期间他还被强迫出去一次。他们强迫他站在旅馆前,抓住他的胳膊给他照半身相。福罗里安说:“我估计,他们想得到一张我在旅馆前的好照片,这样他们以后就可以在公开场合说,他们对我们怎么好。”

第二天下午13点,这几个德国人被带往机场,但他们的很多行李却再也没有拿回来。其中一个修炼者不得不光着脚上了飞机。福罗里安本人也被他们扣押了包括数字相机、手机和录像机在内的价值6000马克的物品。虽然福罗里安追问了好几次,他仍然没有能收回自己的这些物品。那些人对他说:“你再也别想要回那些东西了。”

2002年2月15日17时福罗里安乘坐的飞机降落在汉堡机场。朋友和亲人们在机场迎接了他,在场的还有一个摄影队和一家电台的记者。福罗里安在回家的路上接受了采访。

据福罗里安说,还有一些修炼者被关在警察局里被24小时监视,其中包括德国的安德烈.胡博。特别让福罗里安担忧的是警察们对待法轮功修炼者的粗鲁和残暴。“一些人真的被打得很厉害。那些警察们知道得很清楚,他们怎么样打人可以让别人看不到。”“它们对待女性的残暴可以用可怕来形容。安奈特(ANNETT)被它们打了好多次面部。现在她的脸还肿着…还有17岁的斯泰菲(STEFFIE)也被它们采用暴力推倒在床上。”

“一些男警察的举止就象野兽一样,它们完全不能控制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