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了解的大连教养院的洗脑、体罚和酷刑

【明慧网2002年2月25日】大连教养院对于刚被绑架进来的法轮功学员,先来个“下马威”,强迫其在诽谤大法的白布上签名,念一些无理的规定,不屈服者,当即挨一顿乱打或电棍折磨,然后被送入“洗脑班”摧残。

在“洗脑班”里,大法学员被迫听录音机反复播放辱骂大法的污言秽语,还被强迫听邪恶的人宣传污蔑大法的歪理邪说。时刻往耳朵里灌,以达到迷惑大法学员的目的。对于坚强不屈的大法学员,教养院采取不准亲属接见、不准送衣物等不人道手段,并且派人监管,由两名普通犯人时时处处“包夹”,不准随便交谈,定时定点上厕所、洗漱,而且由邪恶的人负责挑拨学员之间的关系,引起邪悟的叛徒对坚定的大法学员的仇视,以达到孤立大法弟子的目的。这是所谓的“软”的方法。

如果“软”的不行,就来“硬”的。暴徒强迫大法学员“撅着”。2001年3月19日,全体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不分老少,一律“撅着”,全体干警手提电棍在全场巡视,有的大法学员支持不住摔倒了,又被电棍电起来,有的学员脸倒控得都成了“紫茄子”,有的大口大口的吐血。只要不在“转化书”上签字,就必须“撅着”,最长的撅了11个小时。学员们撅完后很长时间不能蹲下,走路都困难。教养院还强迫大法学员站着、蹲着、盘腿、少睡觉等,一罚就是9个小时,这是“体罚”。

罚不行,就打。教养院从院长到普通队长,甚至到劳教犯都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打脸、打后脑、抓住头发往墙上撞、用脚踹、用鞋打、用坐凳打、用装满水的瓶子打、把学员抓起来往地上摔、掐大腿根、用针扎、皮带抽、电棍电,一根电棍不行,就两根、三根…最多时达到12根,电脸、胸、生殖器,电一分钟不行,就两分钟、三分钟…直至40分钟。教养院还专门为法轮功学员做了几个铁笼子,关押着抵制邪恶迫害的学员。

大连教养院对于坚强不屈的大法学员实行到期不放,加长劳教期限。学员在教养院从事各种劳动,有时干到半夜,甚至干通宵。致使很多岁数大的学员引发了各种身体疾病。

这就是我所了解的大连教养院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情况。迄今为止,已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在迫害过程中,迫害者们发现法轮功学员对各种刑罚的承受力远远超过普通人,具有超常的忍耐力和吃苦能力。这是因为他们修炼法轮大法的缘故。这一点就应该足以让那些邪恶者们清醒,然而它们却依然执迷不悟,等待它们的将是天法的严惩。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5/194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