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是生命的渴望 正法是我的使命

回顾两年多的正法修炼历程


【明慧网2002年2月26日】我1996年得法后绝症彻底消失,并从此走上了新的生活。是大法使我起死回生,给了我新生命的一切,教我怎样做人,又如何做一个好人,一个超常的人。

但就是这部使人身心健康、道德回升、人心向善,于民于国于社会都百利而无一害的宇宙大法却被中国当权者残酷迫害到了灭绝人性的地步。为讨回公道还大法清白,揭露当权者的欺骗与宣传机构的谎言,让世人明白事实真相,我于2000年8月27日不顾层层压力和重重阻截毅然决定进京上访。行前写了五千多字的上访信,分别给村、乡、县及有关公检法职能部门,告诉他们不要助纣为虐,否则天理不容啊!

当我踏上进京的车时,心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解脱感与超脱感,8月28日早7点到了天安门广场中心,被恶警阻拦,没能脱险被警车拉往分局。由于没经验说出了姓名与地址,下午被送到当地驻京办。我们向他们洪法讲真相,他们允许我们看书、学法、炼功。通过三个晚上交谈,转变了警察对大法的敌对看法。有一个警察还主动要一本《转法轮》留下自学并作纪念。8月31日上午看完我的上访信之后说:“大法是好,你们也都受益了,那你们就回家炼去吧。”我说:“不能回去,来前给家里及亲人留了一个条子:法不正过来我不回。我们上访的目的就是让中央领导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8月31日晚专车把我们送往龙山教养院“强化班”。9月14日我写了十多篇的洪法材料,以我的亲身经历及大法给我的亲朋好友在身心健康、道德回升、家庭和睦等为实例证实大法确实是一个好功法。9月21日趁政委值班,我找到了他,与他交谈了两个多小时的真相,他看我左正颌骨有一个大坑,看看我的精神状态点了点头说:“院里许多人都知道你的癌症是炼大法炼好的。可现在国家不让炼了,我们是国家执法机关,又吃国家俸禄,怎能不管?”我说:“你们用高压电棍、酷刑、殴打、昼夜不让休息等手段强迫,这是目无人权的不法行为。但不管你们如何残忍,对于我们修炼的人来说与你们任何人都没有恩恩怨怨,只是希望你们不要被那些不实的宣传所迷惑,要明辨是非、分清善恶,懂得因果报应的天理。更不要因为一时的糊涂和错念而埋没了自己的良知和善念,这就是我找你的原因,因为你可知道我们学大法的都是在做好人啊。”政委看着我出去的背影,什么话也没说。

10月中旬院内突然来了十几辆大小警车,把男女法轮功学员分批分期地送走,说上边有令,不“转化”的就送马三家,再炼功就不客气(后来才知道10月份罗干下了一道密令,不“转化”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法轮功学员拒绝去,恶警们就拳打脚踢、连拉带推,弄的满身是血。法轮功学员赵寿柱被打得肋骨折了三根,后脑三处凹陷。由院方指使,李大长作指挥,苏大队长、唐大队长、冯大队长、沈大队长等八九个打一个法轮功学员,踢倒重来又踢倒,用脚跟刨,揪头发,无处不踢,从九点一直到十二点吃饭时我们才被搀回来。恶警恐吓小赵“不许说我们打你,否则后果自负”。当看到赵寿柱昏倒在地上有气无力时,我们将他叫醒并大喊:“警察打人了”,才来几个帮凶看了看谎说是装的,后来又进来几个劳改犯人连拉带拖,把赵寿柱拖进了劳改队屋里,至今后果不明。这是我亲眼所见,面对这种惨无人道的暴徒行为,我们楼上楼下的男女法轮功学员一齐高喊:“警察不准打人。法轮大法好,炼功没有罪,还大法清白,还李老师清白。”并背诵《洪吟》,声音响彻上空、震耳欲聋。我们写了联合声明反对迫害。

10月20日中午在龙山教养院长达几十米的走廊两侧上百人集体炼功,警察全部出来,看的目瞪口呆,谁也进不去,因为一米宽的走廊两个对面抱轮,横向排列,直到炼完。当晚大队长李某亲自找我说:“联合声明有你的签名?”我说:“是啊,你们明明是国家执法机关,可背地里抓人打人,你们目无国家宪法,践踏人权,丧失人性,这是天理难容的!”大队长李某说“你不要跟他们一样闹事了,好好表现,孟院长已和市劳教处打好招呼了,这两天就放你们老弱病残三个人回家。”我微笑着对他说:“可是,我们本来就不应该被关在这里的呀。”“好了愿意炼就回家炼去吧,”大队长李某边说边走出了大队屋。

11月2日下午我女儿来接我,在办公室办手续时就听见一个人问:“你爸的病历带来了吗?”“没有,医大不给开。”我女儿回答说。“那你爸今天回不去了。”我女儿正着急,突然孟院长与市劳教处的处长进来了,一个干警说:“这个法轮功学员什么手续也没有又不写保证。”孟院长与劳教处长上下打量我一下,孟院长开口说:“他是得癌症炼法轮功炼好了,让他自己写一个病历证明有病,回家养病就行了。”办完手续在走向大厅的途中,我把写好了的给龙山全体教职员工的一封长信交给了李大队长,并让其带给院领导传看。告诉他们不要违背自己的良心干那些伤天害理的亏心事,并希望他们不要敌视大法,要积德行善,要善待我们法轮功学员,这无论是对他们的家庭、人生命运及生命未来的位置都有着不可估量的好处。否则助纣为虐天理难容。在出龙山大门的途中,楼上楼下的法轮功学员向我致意摆手告别,这点点滴滴示意着我坚信大法,坚信师父,一定要走正自己回家的路。

11月2日我堂堂正正离开龙山后,11月7日我带着功友的重托,拿着在龙山受到迫害的大法学员的真相材料去上网,刚到地点被恶徒告密,于2000年11月9日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期间无论他们使用什么压力,我一概不说更不配合,他们拿我没办法。我于12月25日第二次走出看守所。

修炼是我的天性,正法是我的使命。一次我带着几千张真相材料与粘贴回家,被叛徒告密,邪恶就闯进了我家,抄了家翻出材料与大法书,刚要拿走,我当即拿下,义正词严说到:“你们一无证据,二无手续,随意抄家,这是践踏人权的不法行为,这部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他比我的生命都珍贵,我与大法共存亡。”他们看我手里拿着大法书与材料死都不放,怕出意外,只好说“行”,把书、材料全给留下,但还得跟他们走一趟。另一个恶警说:“我们拿回几张看一看还不行吗?”我说:“可以,就是给你们看的,好好看看吧!真善忍是宇宙大法,善恶必报是天理,谁违背了谁遭报的。”到了公安局,科长、局长问我哪来的传单,我集中精力全神贯注地发正念。之后我告诉他们哪家都有,你们家不也都有吗?说完他们就都看了起来。看完后局长王世华来到我跟前说:“你炼几年了?”“96年开始炼的”,我很干脆地回答。“这么说你是老学员了。那你给我打一个手印吧。”我心想这是师父的安排,让我清除邪恶呢。我镇定片刻之后(在公安局长的办公室里共有十几个头头都在屋里),双盘打坐,立掌发正念,七八分钟过后局长看我还在闭目立掌,来到我眼前说:“好了吧?我的心都疼了,你回去吧。下回谁再给你往车上搁材料,你抓住后,把材料送到公安局来。”就这样我又一次走出了公安局的大门。

“作为大法弟子,在目前的情况下就是要向世人讲清真相、揭露邪恶,从而维护大法。个人的提高与圆满就在这过程中。”(《建议》)听说邻近有个村的人诽谤大法。我与十几个法轮功学员带了许多真相传单、条幅、粘贴,从东到西,从南到北挨家挨户全都送到了,树上、电线杆也都挂上了条幅。由于面积较大、人员较多,被邪恶发现告密,没能走脱。到了村上,我从“自焚”的真相,讲到大法弟子无辜被迫害、被关押,我们为什么冒着被判刑的危险告诉你们真相,法轮功究竟是什么?对人们有什么益处的例子,而且怎样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几个小时的洪法消除了该村主任、公安人员等十几个人对大法的仇视与愤恨,他们把所有的传单都看了一遍。但由于常人怕丢官职的心理,他们还是打电话报告了派出所。

2001年8月23日晚,我被带到派出所,一进门所长黄某就说:“到我这屋吧,你已经是县市网上挂名的人了,先在所里住一宿,等明天县局来审你的事。”24日早10点,政保科长李振及随从一进屋就说:“又是你,这回你说,谁给的传单,印刷点在哪?头头是谁,只要说出来我保你没事,不然判你几年,你家里孩子上大学,还有85岁的老母亲,妻子再跟你离婚,你这家人还不散了吗?”我说:“人各有命,客观的发展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我想说就得说真话、实话,不能为了自己个人的得失与名利,而把真理都埋没了。就象天安门‘自焚’事件,那都是精心策划导演出来的,也正因为你们不相信才把传单、光盘拿给你们看,揭开歪曲事实、蒙骗世人的真相,消除世人对大法的仇视心理,这就是走出来送传单、讲真相的目的,这都是我的真话、实话,你们相信吗?”他们再问什么我都一概不理,科长李某看着我泰然自若的神态,气急败坏地走了。2001年8月24日下午4时,王世华局长来了。见面就说:“你是一个很讲信誉的人,县80%的人都喝你家的牛奶,很有威信。另外咱们还是亲戚,你把实话都告诉我,我还是那句话,我马上让你回家,说话算话,但不要失去这次我对你的信任和机会。”我说:“失去信誉无所谓,失去民心才是最可怕的。”“谁失去民心了?”局长惊讶地问。我说:“全国有几千万人在学大法,可当权者一下给非法取缔了。当权者家失去了这么多争做好人的民心,还不可怕吗?这不值得领导们深思吗?”局长看我不屈服的样子,恐吓地说:“看来还得让你尝尝刑警高压电棍的厉害,把你关在小牢里判你五年八年,你看那是啥滋味儿。”我很慈善地说:“不管你们如何对待我,我对你们每个人来说没有任何恩恩怨怨,只是希望能够洗去你们对大法的仇视敌对的心理,这对我来说就是最大的宽慰了。”局长见我软硬不吃无奈下楼走了。8月24日晚7点把我送进了看守所。看守所每天都有出有进,我是过渡监室。在我呆的几个月中,有一百多人次的出进人数,他们有的还不知道法轮功是什么,但都在问,都觉得学大法的人不可思议,也都说XX党不好,政府腐败,但跟它斗不值得太傻了,等等。我从不同角度、不同层次讲了他们能够接受得了的法理,大法将会给世人带来不可估量的好处,积德行善做好人,不要对大法有仇视想法,消除了他们的疑点,改变了他们的看法,有的主动要书看,回去后也修大法做好人。9月11日家人与所长拿着写好的材料让我签字,我看完说:“这不是我的想法,更代表不了我。”所长马上说:“你可要好好想一想,村乡县三级议已定完了,凡是走出来的法轮功学员都罚款2万元,不然就扣村书记的工资,而且还得判你三年教养。”我很坦然地说:“我既然走出来了,什么都无所谓了,至于说判与不判不是人所能主宰得了的,因为一切事物都在变化着,随着天象的变化形势在变、社会在变、人也在被改变着,但我十分坚信:大法一定会在全球洪传,历史也一定会有一个公正的判决的。”我的兄弟及家人听我义正词严的话,大哭大叫不让我再说话,怕他们给穿小鞋,给我跪下求我签字,我一概不肯。所长看我无动于衷,把材料撕得粉碎就走了。

回到监号我默默不语,突然师父的教诲映入我的脑海“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见真性》)9月15日女儿找了我的两个同学在看守所二楼的所长室接见了我,一上楼就听见他们在议论着我,看来他们的关系不一般。我一进屋所长就说:“为了你的女儿和家庭可不要太固执了,想开点真要判你几年也太不值得了。”我说你也承认我们是一个有法制的国家,现在有法不依、政府腐败,而且权大于法,并把我们做好人的大法弟子关在监狱里,这不是丧失人性吗?为了澄清是非真相,澄清黑白,给大法讨回公道,失去再多我也值得!”所长、我的同学、女儿听我这话闭口无言,又唠几句家常下了楼。

在看守所几个月邪恶的环境中,由于我用正心正念,因此每次的滚手纹、提审、背监规我都没去做,更不配合,只是接见。但由于还存在着私心与怕心,加上回家心切的情,家中找人开病历,兄弟用楼做抵押,最后办理个二年取保候审。虽然我什么也没说,一个字也没写,但这种违心的认可与同意,就是默认了邪恶,顺应了邪恶势力的安排,同时又助长了邪恶之徒的威风。这是作为大法弟子绝不能也不应该做的大错事,这不仅败坏了大法的名誉,同时也给自己在正法的修炼进程中留下了污点。为不给大法造成影响,洗去旧势力遗留下的污泥浊水,进而纯净自己,特此严正声明:一切顺应邪恶、默认邪恶势力的安排,给邪恶之徒助长威风的一切行为、言论及思想动机(包括代按印)声明全部作废,并永远不代表我本人的心声。并加倍弥补、助师正法,绝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跟上正法进程,兑现千万年的历史诺言,作一个合格的大法粒子。

几次的出出进进,几次的护法正法,讲清真相,遇难脱险,使我在回家的路上成熟了许多,觉悟了许多。在怎样摆正个人修炼与正法的关系,如何对待师父与大法,我虽然用语言说不出什么,用文字也表达不了什么,但我心里明白:当师父受到无中生有的诬陷,大法受到极端迫害,大法弟子遭受极度残暴时,我必须挺身而出,用我的生命去捍卫大法,澄清真相、讨回公道,还大法与师父的清白,做一个真正宇宙的保卫者。

两年来的正法修炼历程使我深刻认识到:要走正自己修炼的路,彻底破除邪恶势力的安排、根除邪恶、必须以法为师,时刻坚持静下心来学法,在法上认识法;发正念,用正念去对待一切,随时清除自己思想中不好的思想念头与自身周围环境中魔的干扰,才能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从而理智、智慧纯净地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一切,使之达到整体提高,并走向全面圆满,真正走好自己回归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