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我的正法经历献给“大连法轮大法日”


【明慧网2002年1月23日】
万般下界苦  只为如意传  尘世花瓣雨  爆竹辞严冬
慈悲师引路 真念紧相随 丹心众生照 浩气斩妖魔
熟知聚散依 明月星辰伴 三江惊雷日 大穹颂师恩
--写给庄严的“大连法轮大法日”

在这个庄严神圣的日子,把我经历写出来献给同修及世人。不对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99年7.20我进北京后被捕,在看守所大量洪法,坚定修炼,由行政转为刑事拘留,正当我决心将一切奉献大法时,警察们把我放了。

在2000年大连服装节上,由于过硬的专业技术,祥和负责的心态被沈阳一家服装公司聘用,月薪三千。在公司里,工人就愿找我谈话。我用智慧启发他们的正念,用善心告诉他们什么是真正的好与坏。有一个工人小G,不入群,从不加入我们的谈话,但他却在门外偷听,觉得我说得对,再加上他平日总爱背岳飞的充满浩然正气的诗词《满江红》。我直接向他洪法,他一头钻进去成了一名坚定的炼功人。事后他告诉我,是法轮大法救了他,因为他家条件不好,儿子多,钱又不好挣,就预谋要抢劫。是大法使他改邪归正。我惊讶万分,接受不了,但事实只能说明这一点:法轮大法将一个走向深渊的人拉了回来。

一次姨父从大连赶来,逼问经理给我工资多少。当时公司运作最为低谷。经理答应家人应该给我那么多,但我没要(实际上我每月仅拿了二三百生活费,余额全给公司运营了)姨父咆哮,经理很难堪,觉得我付出太多,他们对不起我。我很理解双方,就冷静地告诉姨父:“您也是开公司的,也步入过低谷,在最难的时候也希望过工人能理解、帮助,我们现在也一样。经理答应给我三千,她人很守信,但我不要那么多,只拿两千!”话一出口,经理不顾人多,已哭成泪人。不知姨父是生气还是赞扬,打电话告诉母亲:“你养个好儿子!”我感受到师父讲的不抱有任何为私为己的念头,说出的话会使对方落泪的。当我开公司会议时,时常有人精神鼓舞,有人垂泪;当他们做错事我批评他们时,即使年龄大我许多,也会流泪,因为他们知道我真心为他们好;当我哭着把大法弟子受迫害的真相讲出来时,在场的人都会流泪,一切在大善中融化了,在善的正的因素下,不利因素越来越少,公司效益直线上升。

为了使更多在家同修走出人来,在切磋中找到差距,更好地助师正法,5月初在一个偏远农村召开了一次法会。人很多,但每个人心态不一样。有刚得法的,有以前炼过害怕不炼的,还有抱着听点什么的心态,也有平稳老弟子,整体上没有达到法的要求,不是在最纯净心态下做正法的事,导致邪恶钻了空子。在法会刚开始十多分钟恶警冲进来疯狂打人抓人。不能配合邪恶!我们呼喊:“窒息邪恶”往出冲,有的冲了出去,有的被堵在屋里,有的被抓,而我则在逃离时坠楼受伤。

在医院,医生拍完x光片子,腰椎骨折,骨髓里有碎片压迫神经,已经瘫痪了!医院不接受我。痛苦中,我感到自己距离死亡只有一线。尘世中呵?你还有什么令我执著!我想放弃我的肉体。但是自杀是有罪的,真正修炼的人是不能杀生的。不!我不能死!我要坚强地活下去!那一刻我看到了亮晶晶的如意,大悟:我是为了真理如意而来!如意现,真念生,荡尘俗,随师还。

父母为了救活受迫害的儿子,连夜将我转到另一家医院。朦胧中,我看到自己变成一株盛开的莲花。第二天,奇迹发生,一切都不痛了,激动无比,是师父在为我承受,我好了,不用做手术了。我理智地告诉亲人法轮佛法出现的奇迹,并尊重我的意见。家族中象炸开了一样,姐姐哭着告诉我跟运动员桑兰一样,不治会瘫痪的,又搬来教授专家,象车轮战一样,走了一个又来一个,认识的不认识的。我非常感怀:通过修炼大法,做了无比的善举,内心满装他人,让我这样一个好人瘫痪在床上,让那些邪恶小丑们去作恶,不可能!天理不容!我悟到善是有善报的。母亲相信佛法带来的奇迹,又承受不住家族巨大压力。面对母亲流泪,我看清邪恶势力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对亲人家属精神折磨无比邪恶与肮脏!我流泪地告诉母亲:“您真的希望我做手术吗?我的肉体确实是您给的,但我的生命是师父给的,我可以听您的话把手术给做了,但这意味着以后将背上巨债的包袱,更何况我不相信手术能解决这一切难题。”四天后,我接受了手术,术后的身体情况让我非常消极,总想这个肉体我不管了,只要心坚定法。但我又错了,身体上每个细胞都是我的形像,我怎么能不管呢?如果我身体是个小宇宙,那里面一定在发生正邪大战,我怎能对正的因素不负责呢?我悟到“身神合一”。

术后第七天,《论语》中的一句话点醒了我:“现在人类科学的指导思想对于它的发展研究,只能局限在物质世界之内,当一种事物被认识了才去研究它,走这样一条路。”那些教授们所学到的,所研究的,所为我治疗的一切不都是这样一条路吗?而法轮佛法的博大精深又哪里是科学所能涵盖的,大法中的奇迹又岂是科学所能解释得通的。我悟到我所修炼的大法无比超常!我要站起来!

晚上人都睡了,我吃力地滚到床边,用手支撑要站起来。那一瞬间,人的观念又向我袭来:“脊椎骨断,用钢板在支撑,万一……”人的观念怎么能左右神呢?!心一恒,一用力,呵!我坐起来了!我悟到放下生死就是神!突破不了就是一个人。

从我受伤、手术、站立这一过程,最忙活的要属我们那一村子人。自我摔伤那一刻起,谣言已传出很远说是炼法轮功的我瘫痪了。但出院没几天,我就满处走,传言又出。大家还没愣过神来,我又骑着车子满处跑。正当村民们在津津乐道地在谈论法轮功时,我已经上班了。佛法是圆融的,经常在外地没有向村里人洪法,这一次他们真的看到了佛法的奇迹与真实。

在9月份的大连服装节上,公司有一项时装发布会,我是首席设计。我把给我做手术的教授请来了,也给反对我的护士长、护士下了请柬,她们惊讶于我恢复的速度,开始对大法正面了解。看完发布会后,教授紧紧握着我的手,他激动的眼神是在呐喊:“你们拥有的不仅是毅力,还有智慧!”

当我了解到江泽民集团企图在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摧残法轮功这一邪恶政策后,毅然放下安逸的一切,踏上一条反迫害的路。

元旦佳节团圆夜,我与一同修骑车翻过五座大山来到一偏远农村,心生慈悲:“我们来了,法轮大法来了!”神的一面异常清醒,我们此行没有任何为私为己的念头,只为救度世人,任何邪恶统统灭掉!村庄太大,一层接着一层。我们正念强大,任何阻碍人们知道真相都是妄想!将要做完的路上,我被一村民拦住,恶意地盯着我。"让这一切都在大善中融化吧!”我慈悲地告诉他:“大叔,您别害怕,我不是在偷,也不是在抢,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我们太冤枉了,全国已经活活打死三百多同修,我来这里是把真相带给大家的。”他接过传单在月光下静静地读着。又一个生命将了解真相而有可能得救。我转身时,再也抑制不住哭了出来。师尊呵!您无比洪大与慈悲!

公元2002年1月9日,庄严神圣的“大连法轮大法日”设立,这标志江泽民集团的邪恶将大白天下,善恶分明!真理永恒、永驻!

向慈悲伟大的师尊问好!

向所有参与正法的大法粒子问好!

合十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2/5/18421.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