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谎言蒙骗的国家机器里的世人开始清醒了

给大陆看守所、派出所等打电话


【明慧网2002年2月27日】前两天,我给某市看守所打电话。对方静静的听我讲了40多分钟真相。他听明白了我完全是为了他好。最后,他说谢谢,有时间咱们再聊。我让他在他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善待法轮功,并把真相告诉他的同行和亲朋好友。他说知道了。我希望他允许学员炼功、学法。找机会就放他们回去。回答也是“知道了”。并说,以后有时间回来看看。我告诉他,快了,等绝大部分人都知道了法轮功真相,我就回去。

今天凌晨给同一省的不同城市的一些派出所打电话时,对方的话和态度令我吃惊。给他们讲“自焚”等真相时,对方说“知道了”,或者是“我什么都知道”。

有的主动问“你有什么事,你想说什么?”我说:“以前你们做了什么,我们都知道。但不要紧。现在你知道真相了。那你听我一句话,从现在起,在你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善待法轮功。好吗?”“行。”

听得出来,对方低沉的一个“行”字是经过思考后从内心发出来的。我知道他真正的自我明白了,有希望了。

大陆弟子在巨难下没有白承受。世人开始清醒了。

下面是摘录的电话中的一个:
A(笔者):是某某派出所吗?
B(派出所人员):是。

A:您贵姓啊?
B:你有什么事啊?你有什么事你说吧。

A:我看到一些记录在案的你们对法轮功做的事。我觉得你们受骗了。所以我想跟你们聊聊。
B:你看的是谁的名啊?

A:噢,我看的是某某某。你们那里有一个叫某某某的吗?
B:(想了一分钟) 没有。

A:要没有就好了。现在国内宣传封锁所有外国媒体,我就想告诉你事实真相。比如联合国有个报告说,“天安门自焚”是导演的骗局。放慢中央台的录像可以发现,刘春玲不是被烧死,而是被警察用重物猛击头部打死的;王进东两腿中间盛“汽油”的塑料雪碧瓶在所谓的“火焰高温”下竟然没有变形;刘思影做了气管切开手术还能接受采访、唱歌;这一切都符合逻辑吗?最近北京又搞个居民楼的杀人案,用精神病人嫁祸法轮功,让大家仇恨法轮功。现在世界上50多个国家都有人炼法轮功,法轮功受到各国政府700多项褒奖,我所在的州(相当于中国的省),得到了14项褒奖,世界舆论一致谴责江泽民镇压法轮功。外国人炼了法轮功以后,对镇压都觉得不可理解,这么好的功法被镇压,想不通。所以他们也到天安门去炼功,告诉人们真相。
B:是啊?

A:对。你有没有电子信箱?我可以把这些真相都发过去。你就都能看得见。
B:没有。现在咱们中国,家庭吃饭都是问题。

A:是啊,国家现在用了46亿来镇压法轮功,建监狱等等。实际上倒霉的都是老百姓。99年前,炼功人给国家节约很多医疗费,国家都有调查的。加上做好人,生产都上去了。现在国库都空了。人民存的钱,都存到他们那里做坏事去了。还动用外国投资的钱。国家建设不起来,老百姓倒霉。另外我说,即使吃饭成问题,也不要打人、害人,吃昧良心饭。做坏事得来的钱要双倍付出的。你没看《转法轮》,你不知道。为什么炼法轮功的人,打死也不做坏事呢?因为他们知道“善恶有报”的天理。那不是迷信,是科学家还没有研究出来的科学。就象100年前,如果我告诉你,我在美国说话,你在中国能听见一样,你会说是迷信。因为那时人们还不知道什么是“电话”。有些道理,你要是能找本《转法轮》看看就都知道了。对于“善恶有报”的天理,我在文革中就体会到了。我是65年上大学,66年开始文革。我的同班同学要我一起去调查我们党委书记是否当过叛徒。去了一天我就不干了。党委书记领导学校好好的,为什么在还没根据的情况下非要调查他?为什么在还没根据的情况下把他放进了劳改队?我知道如果赶潮流,我可以成为响当当的造反派,但我的良心不允许。后来,我决定到工厂去。他们找个老教授让我们带去,并叫我们监督他劳动。我和别人不一样,非但没有难为他,还帮助他度过难关。在我心中,他是教我知识的教授,不是劳改犯。文革后期,学院院长办公室秘书亲自拿了调令,到深山沟里把我调回学校补课,当老师(同龄人中只有我一个)。后来我又以访问学者的身份来了美国。那时我还不懂“善恶有报”的天理,但我知道人要凭良心做事。而那个造反派头头,后来听说病死了。我没想明白,身体好好的,怎么突然死了?直到我听说,文革中整老干部的军代表,后来被秘密枪决了时,我才开始明白了什么。
B:…… (对方没有回答,我又说)

A:再有,全世界都说法轮功好,为什么偏偏江泽民要镇压法轮功?把中国人的脸都丢尽了。你们看到过镇压法轮功的正式红头文件吗?没有。是江泽民违反了宪法,私自下秘密文件。最后他要上法庭被审判的。到时候你们怎么办?你们抓的法轮功学员,都是遵纪守法的好人……现在你们知道了真相后,要善待法轮功。以前不明真相时做了什么,现在想办法纠正过来,还来得及。要对自己负责。
B:你说的这些我都听明白了。不好意思打扰您的话。我这里有点事情。你说的我都听懂了。

A:好,那咱们后会有期。
B:好,来过XXX吗?
A:还没有。但是我以后肯定想去的。因为我给你们那里很多人……嗯,也许历史上哪一世有过缘份。
B:好的。以后到XXX来玩。
A:我会去的,等绝大部分人都知道了法轮功真相,我就回去。
B:那好。再见。

然而,国家机器是庞大的,还有很多很多人,已经记录在案的人,等着我们的电话去讲清真相,清除邪恶的谎言强加给他们的仇恨。

现在我拿起电话时,有一种神圣的感觉。感到是大法赋予的神圣使命:用电话拦截正走在悬崖边上的每一个生命。我开始体会到了,不带自我的慈悲善念能化解一切。

“乱世冤缘皆得善解。”(《法正人间预》)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4/19461.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