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中一点体悟:停于半天难得度


【明慧网2002年2月3日】师父在《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中给我们指出目前应该做的三件事。“一个是大家学法的问题,一个是发正念的事,再有呢就是讲清真相这件事情是极其重要的。实际上这伟大的一切都是你们已经走过来的,你们已经建立了这样的威德,但是,要做得更好,而且要继续下去,直到把邪恶彻底除尽。”

从7.20大气候反过来以后,在师父没有讲一句话的时候,就有一些大法弟子冒着生命危险前赴后继的走出来到天安门广场及不同形式的卫护大法,证实大法,师父在开始讲话后,很多次讲法中都肯定了弟子们的伟大“了不起!你一方面把自己当作修炼的人一方面又坚定地卫护着大法,真的伟大!”(《导航》)那时期的邪恶铺天盖地,无孔不入。没开天目的弟子不懂得使用功能(因为师父还没有教给我们此法)只是凭着对大法,对师父的坚信和正念,就惊天动地地闯了过来。做了大量的正法与讲清真相的工作。师父才肯定弟子们的伟大,了不起!但这一切都是包容在师父慈悲苦度的伟大怀抱里,师父讲:“我在关注着学员所做的一切和修炼情况,希望大家做得更好。”(《昭示》)可是我发现在个别同修中,有的因在正法与讲清真相的修炼中过关时受过邪恶的迫害,进了看守所,罚款或其它形式的迫害后,不是在正法修炼中逐渐走向成熟,扎扎实实的学法,更加精进。而是以此为资本起了自满的心,认为自己做的差不多了,好像是为大法付出的够了,剩下的事是留给还没走出来的人应该做的。也有学员起了怕心,再也不敢大量做正法与讲清真相的事了。而不是把自己作为一个大法粒子,在这万古难逢的正法修炼中应该堂堂正正发挥自己的作用。如果所有大法弟子都能从法上认识法,尽自己最大能力为大法做应该做的事,如果意识到现在的每一天都是为大法而存在,自然就会把正法的事摆在首位。(但也并不是要求不做常人的工作,专做大法的事,一定摆正正法修炼与常人工作的关系。)这就是真正的助师正法。

其实有的弟子是一种变异了的人的观念在作怪,究其原因是没有静心扎实的学法,和没有理解好师父在不同时期指导学员应该怎样做的新经文。师父在《挖根》经文中讲:“每一次机会都不会再有。修炼是严肃的,差距拉开得越来越大了,修炼中加上任何人的东西都是极其危险的。”而且大法弟子也不是一个层次中来的,能够修炼圆满后也会返回到不同的境界,层次与位置。只要正法没结束,每个弟子还都有师父给安排的路程没有走完,怎么能放松自己或等待呢?

师父在《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中讲:“讲清真相不是简单的事情,不只是一个揭露邪恶的问题。我们的讲清真相是在挽救众生,同时还有你们修炼中的个人提高与去执著等因素,还有大法弟子们在修炼中为法负责的因素,同时还有你在最后圆满中怎么样丰满你自己的那个世界等等这些问题。”还没走出人来的及一些做的不够好的弟子应该在扎实学法的基础上,改变人的一切观念,尽快赶上正法进程,不然差距拉开的越来越大,如不醒悟,不能清除自己那些变异观念,固守人的认识,不从法上真正认识法,就不会有正信,即使有了正的一念也不稳固,邪恶还会钻空子,做正法的事就会有困难,甚至造成不必要的损失。有的人认为师父没管他,而不是向内找自己哪里做的不正,修炼人的一思一念都应用法对照。有了正信才有正念,这个正念就是法构成的,是有强大威力的,邪恶势力就不敢安排考验,因为你修的比他们高的多了。而且师父也在时时呵护着我们呢!

我在发真相材料时体悟到,用纯净的心去做,做之前先发正念,就做的很顺利,所到之处邪恶自然就灭,即使碰到有人时,对方也像没看见你一样的走过去了。有时亲自发到他们手里时,即使是有的不想要,或态度不好,只要用慈悲的心和善的语气讲清我们做这个事的目的是为了他好,就都能接过去,有的甚至还多要一份。这一瞬间我感到这是师父与大法的威力,只要我们用心去做,只要他们善念一出,师父就会度他们。

正法之事是师父整体掌握着,控制着,那么我们的每一步都要按师父给安排的路去走,去做。对于邪恶的旧势力的安排,师父是不承认的,你按师父安排的路走,在发现自己冒出不正的念头时,也就是人心,就用正念、法针对那颗冒出的人心,或用师父教给我们的口诀及时除掉,我悟到再做大法的任何事就会万无一失。反过来,常人要去做正法的事,那是给大法帮忙,在做好事,和修炼人做完全是两回事,因为常人他不学法炼功。考验是师父利用了旧势力的安排,一是摆放他们的位置,二是利用他来去修炼人应该去的心,而达到真正圆满时合格的标准。所以我们大法弟子在正法到了最后最后的阶段了,千万不要再用常人的观念来考虑和处理问题了,再忙也要静心多学法,时时站在法的基点上来对待修炼与正法的关系,一旦失去修炼的机缘,痛悔晚矣。

一滴浅悟,敬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