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市优秀中学生因坚持信仰被剥夺了受教育权利

【明慧网2002年2月4日】我叫尹小天,今年十五岁,目前失学。97年10月喜得大法。通过学法、炼功、修心性,我知道怎样去做一个好人,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这时我的身心有了很大的变化,学习成绩也有了很大的提高。

自99年7.20以后,我因随父母两次进京上访(上访是我们公民的权力,国家设信访局就是让人去上访的),被安民小学校剥夺了我参选三好学生、小记者、标兵等……一切资格和停止队籍、在全校公开批评等“处份”。还在我的学籍上写“因两次进京上访,屡教不改,给学校带来很大损失……”

2001年夏天我以优秀的成绩考到了长春市朝阳区朝阳一中。当一中校长去安民小学取我的学籍时,知道了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就和我联系要求我写“保证书”,如果不写就不能去朝阳一中上学,我拒绝了他们的要求。

我的学籍被加入电脑排队,我被分到了长春市最差的学校--69中学。我(还有我妈妈)去报到的第一天校长(常军)推托有事叫我下午来。我(和姐姐、姐姐的朋友两人不修炼)下午去了之后,他(常军)问我对法轮大法怎么看(其实,他早就知道我是炼法轮大法的),我就向他讲真相,他(常军)说:“如果你不写“保证书”就不能上学。”我对他说:“我绝不写“保证书”但我还要上学。”他(常军)最后没办法说:“明天叫你妈来再商量商量。”

第二天,我和我妈妈去了69中,也向校长(常军)讲清真相,他(常军)不但不听还威胁我们说:“如果你们再说就把你们送到公安局去。”我说:“我不是学习不好,也不是纪律不好,相反,我是一个大家公认的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你没有理由不要我。九年义务教育,你不让我上学,剥夺我学习知识的权利,你是违反了《教育法》的。”

第三天、第四天我都是自己去学校的,我照常和他们讲清真相。校长(常军)说:“我也没办法,是教育局局长说的你不来就拉倒了,你来就转化你,你想上学就让你写“保证书”,不写就别想上学、上课。”我正告他(常军)说:“如果你不让我上学,我会把这件事登到明慧网上,让所有人都知道你们不讲人权。”

第五天,我给校长(常军)打了一个电话说:“我再最后问你一遍,是不是我不写“保证书”就不能上学?”他说:“是。”

就因为我想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做一个好学生,江泽民集团及其帮凶就剥夺了我上学、受教育的权利。这也就是他们口中的“九年义务教育”。

99年7.20开始我从未过过安定的生活,我的父亲尹学庆也因99年上访被关押非法在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一年。我的母亲陈艳梅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黑嘴子劳教所一年后又被无理加刑半年多。我在这一年当中没有人照顾,一直过着寄人篱下、流离失所的生活。

2000年爸爸被放了出来,我就和爸爸生活在一起。2000年冬天,妈妈出来了,我们一家总算团聚了。可好景不长,爸爸在三月份因上网声明,被非法判刑两年,现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妈妈也被通缉,现在流离失所。我又成了没有人照顾的孩子。

但在不管怎么严峻的情况下,我们一家人都不会放弃修炼,因为我们坚信,我们坚持的是真理,永远不灭的真理。邪恶永远也压倒不了正义。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2/15/187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