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刑加身心不动 狱中洪法救世人


【明慧网2002年2月8日】师父说:“邪恶之徒慢猖狂,天地复明下沸汤;拳脚难使人心动,狂风引来秋更凉”。(《秋风凉》)。师父还说:“在揭露邪恶时也是在挽救众生、圆满自己的世界”(《评:大法威严》)。

去年春天,我被110骗到公安局,然后以高XX为首等人背着我到我家中抄家,发现网上大法资料和大法书籍等全部抄走。之后把我送进了看守所。第二天中午把我从狱中提出,押到附近派出所二楼办公室,私设刑堂,逼供,刑讯,企图追查资料来源,网站等,把我双手用双铐铐在铁窗棱上,双脚尖离地,找来把椅子用细电线栓上,挂在我脖子上,高、余两人坐在桌子上,两双脚踏在椅子上,往下踩,加重椅子不让我抬头,两人手各持一根电棍,开始逼供,行刑,我跟他们讲真象,和善恶必报的因果关系,女警刘X说我嗓子太亮,找来套袖包上香皂堵我嘴。我痛得一咬牙时,香皂成了碎渣。高说一根电棍5000V,两根电棍不断地在我脸上、脖子上、腋下、胳膊、手等处乱电、乱打,满身糊焦,满脸水泡。这时我天目看见白色物质无限的多,心的容量在不断地增大。

高说:190多斤重的汉子都受不了,都给治服了,你不说晚上加警力,上老虎凳,用更高伏的电棍电。这样不断地折磨,使我失水太多,直到虚脱才把我放下来,这时已晚上5点40分,后来把我送回监狱,当时狱警见把人打成这样,他们都觉得不平,有的愤怒地说,现在提倡文明执法,他们执法犯法,人我不能接收。还有说监狱有提审室,不允许把人提出去审。我说高明析要晚上加警力,给我上老虎凳,狱警说:你就说我说的不去。

到了监室常人看了都哭了,说你是江姐,你是刘胡兰,我说我是大法弟子,是为了宇宙的真理,在修自己。同修们看了很难过,鼓励我说:你过了生死关。我说这是师父的加持,法的威力,使我坚定地在不畏强暴中走过来。我双手被手铐吊铐5个半小时,手红肿得像馒头,铐子卡入肉中,很长时间失去知觉(至今双手留有疤),脖子被电线勒成深深的血沟,胳膊被电棍电得疼痛难忍,痛苦挣扎脱了臼不能动。狱中常人找来狱医,他被我的正义所感动,说:好好炼功,自我调解,不能干活……

在狱中二个月里结识了很多有缘人,通过我们讲真象,他们明白了法轮功是什么,知道了这场劫难是谁造成的,谁正谁邪。一个大本毕业的常人说:我原认为人生多读书是资本,然后就是怎样赚钱了,到这里认识你们才知道,人生的真谛是返本归真。明白了很多道理,学会背《论语》、《洪吟》等。当再提审她时,警察给她罗列罪名时,她说可以再加一条:我也炼法轮功了。监室里进来个精神病犯人,顿时室内气氛十分紧张,管教说:和你们放一起我放心。她和我们相处一段时间,神智清醒了,听我们讲真象也明白了很多道理。临走时说:法轮功好!法轮功叫人做好人,心灵最美。

在这里我们所有大法弟子所带的能量场融化了多少有缘人得法,发愿出去找《转法轮》。真可谓“佛光普照,礼义圆明。”法轮在我身上显现的奇迹就更多,时刻为我调整身体,抚平我脖子上的凹沟创伤,恢复知觉,使各部位归位,心灵得到净化升华。我深深地体会到:“而他博大精深的内涵只有修炼的人在不同的真修层次中才能体悟和展现出来,才能真正看到法是什么。”(《博大》)

慈悲伟大的师父利用正法的历史时期给予弟子建立威德的机会,为弟子们摆平了宇宙中纵横交错的复杂关系,丰满着弟子们的世界,平衡着从上至下生命的位置,圆融着宇宙的法理。以后我会更加精进的用一个觉者的智慧和如意的表现,庄严地清除邪恶、讲清真象、救度众生。

以上是个人修炼体悟,有不对之处望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