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立正念和发正念


【明慧网2002年2月9日】老师在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话提醒我们三点:学法、发正念、讲清真相。我越来越体会到这三者之间的一环扣一环的紧密关系。我们每天花不少时间清理自己和整点发正念,如果不知道什么是变异的思想和行为;什么是应该清理和清除的,那么我们虽然花了很多时间,却没有达到真正清理自己的效果。如果没有净化到应该达到的纯度,功能不听我们人的指挥,也就不能真正有效地除恶。只有学法才能懂得法理,知道什么是应该清理和清除的。讲清真相中,一方面是在救度别人;同时也在圆满自己的世界;另外在与别人的接触中,通过别人的嘴与行为,让我们发现自己的执著。老师说我们的圆满才是第一位的。老师的法力可以把所有的魔都除尽,教导我们发正念,我体悟到就是给我们安排的修炼形式,给我们留下的修炼空间,以及作为一个真正的神怎样去圆满自己的世界和怎样去组织和维持自己的世界,使之永不偏离宇宙真、善、忍法理的伟大实践。

以下是我认识到自己的不纯的几个小例子。

观念变异

在洪法中,常常告诉人家,我炼了法轮功后胃病好了、皮肤病好了……等等,每当我这样说的时候,常常第二天就胃痛。尤其是每当我和亲人碰面时,脸上就发的一塌糊涂。而他们的脸上光滑,显得年轻。我当时想:大概是考验我,常人用常人的方法也可以达到这一些,你还炼不炼。我知道这是我的执著,是有求于大法。虽然我发现了这一执著而且尽量去掉,但情况没有彻底改变,偶而同样的事情又再次发生。后来知道这一定是魔在干扰,不让他们得法。但问题是,到底是什么让魔利用了呢?

最近,我正在画两幅油画,一幅是“返本归真”,另一幅是“远远的驼铃声--回家”。第二幅是画一个小孩,在回家的路上被漂亮的鹅卵石吸引,在玩的时候忘记了时间而变成了石头。

一天,正在读着老师的书,突然悟到这两幅画原来是画给我自己看的。因为我虽然知道要回家的概念,但实际上的着眼点还是在人间。潜意识中还是因为大法能改变我在人间的形象,无论是内在还是外表。我还不能真正把返本归真、回到我生命来的地方,作为我修炼的确实基点。所以在平时洪法中,告诉人家的都是人变得怎么好,身体变得怎么好……却没有把返本归真的真相告诉人家。

为此,我感到非常的懊悔,想到由于自己的执著与变异的观念耽误了洪法,泪如雨下,心想:下次一定要把返本归真的真相告诉人家。正在这时,门铃响了。来者是一位知道名字而从未见过面的画家。我心中知道这不会是偶然的,可能是给我提供的一次机会。我们谈了一些艺术等话题,然后,试着告诉他:我们都是高层空间的生命……,必须通过修炼返回去。他认真地听着,问我是否可以现在就教他功。我当场教了他,还借给他教功录像带等。他带回家请一位西方朋友翻录,这位西方朋友看了很感兴趣,为自己也录了一盘。当他把这些告诉我时,我内心充满了喜悦。心想,以后一定要把返本归真的真相告诉人。然而几天后碰上一位亲戚,以前向她谈到过法轮功。那天,我就告诉她关于返本归真、高层空间、回家等概念。她说:“你不说还可以,你这么一说,把我完全搞糊涂了。”这时我才意识到,得到一个体会,就把它当作经验重复、推广,这种简单化的处理方式,是我们在中国大陆长期的生活和历次的各类政治运动中养成的变异的观念和行为。懒惰,是生命发沉和变异的一种形式。每一件事物和每一个个体都有他的特殊性,不愿意下仔细的功夫,简单化的、一刀切地处理,是懒惰蔓延的变异形式。

在修炼中,别人指出自己的某一件事或许是由于他的观念或执著,但往往要我们自己修的并不在这件事的表面,而是通过那件事反映出来的内心的一些执著心。比如由于把返本归真的概念告诉了一个人,使他得了法。就以为自己的问题就是把握这个形式,这实际上是就事论事的做法。没有清醒地知道,自己到底要做什么,在怎样的境况中,应该怎样做。我们是主意识修炼,我们应该非常明确地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做到哪一种分寸才是真正为救度对方负责。还有,在讲清真相中各种难以回答的似是而非的问题常常也是我们有些人自己概念模糊的地方。比如对政治、对善、对忍、对真……

去掉疑惑 堂堂正正

作为一个画画的人,对色彩有一种特别的敏感,我总是想表达一种灿烂的象翡翠一样的色彩。但是每当我画写实的物体时,是找不到这样的色彩的,我对自己的感受产生怀疑,而且又怕自己做“不真”的事情。有一天看到很多火山的照片,色彩是非常浓艳的,其中有一句解释的话(活的火山口出来的物质,是否可以理解为生命产生的状态?)深深地印在我的脑子里。又一天看到节日的灯火,感到很象我要表达的色彩。但马上就否定自己,因为这都是人工的,而且“不真实、“做假”这些词跟着跳出来。但当我想到火山的照片时,突然就悟通了。我心中的颜色其实是我生命的颜色,也是宇宙的颜色。人们用各种人工的手段表现的是他们原始生命色彩的记忆。也所以人们都喜欢这些灿烂的色彩。师父讲过层次越高色彩越细腻越漂亮的真相。我已经不用再犹豫了,人的眼睛看不到这些灿烂的颜色,我想表达的是高层生命记忆中的颜色。通过这件事,我体悟到学好法才能去掉疑惑,堂堂正正地去做该做的事情。

处理好整体与个体的关系

一年多以前,我从工作的单位辞职,想自己成立一个艺术工作室。正当着手进行时,当地一个大法工作的项目开始,由于我的工作时间不受限制,就参与了该项工作,心想自己的事是小事就先搁一搁。几个月以后就出现了后遗症,我丈夫越来越不能理解我,而且影响到他的朋友们也不能理解我,也就影响了他们对法轮功的看法。我虽然知道自己没有处理好,但并不知道自己真正的问题所在。老师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使我懂得整体和个体是一个体,如果我们忽视了个体实际上却影响了整体。而我人的思维习惯却把整体和个体对立起来,然后在这两者之间作选择,这种变异的思维习惯表现在生活的方方面面。

比如我常常在过关当中,心还放不下的时候,总怕失去什么。实际上就是概念上的模糊,用人的变异了的思维习惯在想问题。好象“失”就成了从“多”到“少”或“无”。有一次我问自己:到底怕失去什么?又到底会失去什么呢?我们失去的就是外层的粗颗粒,失去的越多,负重越轻,全部失去,不就正好完全解脱吗?我们的能量不就能全面地发挥吗?怕什么呢?失去的都是不好的东西,所以现在就不再怕了。

宇宙本来是非常有序的。每一个个体有它独立存在的形式,它在自己的位置上是自如的。它和周围的环境并存,是相辅相存的关系,其实不会产生对立。然而在长期的沉积中,我们养成了后天的片面思维方式,而人的想像是非常有限的,当我们在说一个词的时候它只能局限在一个很不立体的小范围以内。然而师父告诉我们,神没有人的概念。

写到这里,我发现自己在犯一个非常可笑的错误。正象前面谈到的,整体和个体的关系是并存的,不是对立的,也就是同样重要。但我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又象当时做项目一样,把所有别的事情丢在一边。也就是只抓一点,不计其余。“废寝忘食”这是常人的状态,说明注意力集中、认真负责。但这是一个层次的状态,对神来讲,一切都是有条不紊的,绝不会出现混乱。我们不能要了空气,把水份和阳光丢弃。想到这些,我把电脑关掉去做每天应该做的:洗澡、吃饭、学法、炼功、发正念。当我这样做的时候内心感到平静和愉快,做事效率也很高,感到象一个真正的神在有条不紊地做着每一件事。

我已经有一段时期打坐时腿非常痛,一直找不到关键的原因,发正念也没有用。今天我想:神怎么会脚痛呢?这是不应该的。就把腿搬上去。正念一出一会儿就一点不痛了。大约五十分钟的时候,我睁眼一看刚好是正点差五分,也刚好可以清理自己。我脑子动了一下,腿虽然没痛但已放了五十分钟了,拿下来休息休息,这样刚一想腿就又开始痛起来,一边拿一边更痛。我想不对,怎么又变成人了?再放上去,又不痛了。这件事让我悟到:用人的思维去发正念,怎么发也没有用。只有从人中走出来,作为真正的神发正念才有威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