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渣滓洞──重庆西山坪劳教所

【明慧网2002年2月9日】重庆西山坪劳教所的所谓教育大队(七大队一中队)是2000年11月专门为迫害大法弟子成立的,这里的恶警利用吸毒人员对大法弟子进行所谓的“帮教”,指使、纵容“帮教”迫害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在这里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吃饭睡觉甚至上厕所都有“帮教”跟踪。下面是部份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的部份事实:

1.李泽涛,男,24岁。被恶警田鑫、陈泽炳、田晓海利用吸毒劳教人员威胁、逼迫其妥协,李泽涛不从,于2001年5月30日在农业一队被迫害致死。死前恶警让他超负荷劳动,干不动时就被“帮教”用扁担毒打,不让睡觉,甚至灌屎尿。

2.袁玉刚,男30多岁,重庆第三军退役军人,2001年5月,从教育大队被转入二大队五中队进行第一期血腥的强制洗脑。恶警高定、李勇胁逼“帮教”人员,几天之内必须使他放弃信仰,可以不择手段,只要不打死就行。恶警和吸毒劳教人员连续几天用三寸宽的兰竹条子抽打大法弟子袁玉刚、吴德强、刘明华、梅亮、刘祥泰,并且不准睡觉,还强行大法弟子身体叩着,用手肘猛击他们的肾脏。

3.王光宁,男,29岁,北碚区兼善中学教师,2000年8月被非法劳教后,先后在整训中队、严管中队遭邪恶之徒疯狂迫害。于2001年9月左右,全身麻木瘫痪,就连上厕所都要人帮助,以往健康的他,被折磨得卧床不起,就在他最痛苦的时候,家庭被邪恶拆散,妻子在邪恶的蛊惑下与他离婚。劳教所恶警怕承担责任,将王光宁释放。(责任人:西山坪劳教所副所长龙XX,教育科长田鑫,严管中队长杜毅,整训中队长徐光富)。

4.田怡成,男,45岁左右,被严管中队总队长杜毅指使劳教人员毒打,致使双目失明,恶警怕承担责任,将田怡成释放。

5.伍群,男,45岁左右,医生,2001年5月下旬的一天,恶警李其伟强制大法弟子为邪恶歌功颂德,伍群大声背诵《论语》被暴打后关进严管组,教育大队首恶之徒陈泽炳及田晓海操纵吸毒劳教人员蒋伟、张根耀迫害伍群,不准睡觉,整天罚站。并且要让大法弟子背什么“劳教人员五要十不准”。后来,伍群与另两位大法弟子李洪福、张齐勇共同正念除恶,大声背法,破除了“严管组”这一专门针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方式。伍群也因炼功被“帮教”蒋伟、张根耀多次毒打,致使左右肋骨折断三根,事后管教不但不严惩打人凶手,反而将伍群关进小间禁闭,小间干警见其伤势太重,不敢接受,只好将其送入简陋不堪,卫生条件极差、内外科不分、传染病不隔离的场部医院。伍群在医院住院期间因讲一句公道话,又被医院院长刘XX唆使一劳教人员用脚将其胸骨踢破,多处内伤引起体内出血,压迫神经致使伍群颈部以下僵硬麻木,生活自理艰难。这是救人还是杀人?恶警迫于各方面压力,于2001年11月底将伍群释放。

6.孟雪涛,男,32岁,银行会计。2000年2月被非法送劳教后,多次遭到毒打,甚至在严管中队因炼功被扎绳子(极其痛苦的一种刑法)致使身体强壮的小伙子偏瘫,走路不稳。孟雪涛还因拒绝“走操”脚趾甲被恶警唆使“帮教”踩得松动。

7.曹贤露,男,48岁,农民,2000年6月~7月底期间,与另一位大法弟子张洪旭在皮鞋厂遭中队长陈友林(绰号“陈钢圈”,意思是整人厉害)百般折磨。陈问曹“炼不炼?”曹说“法轮大法好,当然要炼。”陈钢圈就用高压电棍触曹贤露,见其纹丝不动,陈又令曹蹲在水槽里,直至把电放完。很远的地方都能闻到皮肉烧焦后的异味。此场景令众多目睹了此事的犯人泣不成声,在善与恶的鲜明对比下,认清了正与邪。为了让大法弟子屈服,陈钢圈还让他们整天罚站。跳蛙跳抬沙袋。甚至在夜晚把他们叫出来问“是否还练功?”只要答“是”,就被扔进厕所喂蚊子。2000年11月曹贤露被转入教育大队曾多次被恶警陈泽炳及其帮凶毒打,以至多次晕死。从前因患肝癌的他,曾卧床不起,无力劳动,因学大法后身体很快康复,甚至能够在石场上打石头,一天下来不累。是大法给了他健康的身体,而今在邪恶的疯狂迫害下,身体虚弱无力,走路都感困难。

8.刘茂,男,26岁,农民,2001年12月被恶警高定绑在专门的十字架上。

9.牟能慧,男,33岁,农民,因不愿唱为邪恶歌功颂德的歌,在烈日下曝晒罚站直至休克。

10.韩以明,男,45岁,西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讲师,因在严管中队擦诽谤大法的黑板,被恶警杜毅唆使劳教人员毒打致使嘴唇被打裂一道口子。

11.谢锦,男,28岁,重庆邮电学院讲师,在严管中队被用胶棍打屁股50棍,第二天发烧41度。

12.汤易,刘吉兵因不穿劳教服,被邪恶“帮教”陈生渝、秦公文,何卫东等多次毒打,口吐鲜血。

13.王正荣,男,50岁左右,被邪恶“帮教”折磨得用头撞墙。

酷刑档案:

1.雷锋塔,是严管中队对劳教人员实施最毒辣的肉体精神折磨的场所。对大法弟子更是狂施此刑罚。雷锋塔内伸手不见五指,地上有1寸多深的水,石床上潮湿得根本无法睡觉,老鼠和蛇是那里的常客,因为那里曾经死过人,故经常闹鬼。劳教人员对雷锋塔非常恐慌,凡是被关进的出来后,都是精神恍惚。大法弟子韩以明被关7天,亢宏被固定铐在里面三天三夜,大小便都不让解,只好拉在裤裆里。三天后功友去接他时,只见他气息奄奄,而且手脚已溃烂。

2.扎绳子,是严管中队滥施暴力的又一酷刑。扎绳子可使受刑者两手臂皮开肉绽,绳子直接陷入肉里。轻微的几个月内手冰凉麻木,无知觉,严重的造成终身残废。大法弟子亢宏、李向东、韩以明、周建、陈建、李春源、孟雪涛均被邪恶以此方式残酷迫害,其中李向东、亢宏被扎绳子2次。

2001年11月,中央宣传部来了几个人,背地里找他们认为可利用的人,恶警把大法弟子骗到教室里,宣传部的人偷偷的拍了几张照片,想通过造假欺骗世人,掩盖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真相。大法弟子的心声得不到任何形式的反映,并被剥夺了亲人接见和通信的权利。

下面是西山坪劳教所暴徒遭报应的事例:

1.楚明,吸毒劳教人员,30多岁,曾多次毒打大法弟子,诽谤大法,2001年解教后,患肺癌死亡。
2.陆山,吸毒劳教人员,28岁,曾多次毒打大法弟子,诽谤大法,2001秋,从教育大队转到外劳工地,一个星期后被人打死。
3.老残,中队一副中队长,曾多次诽谤大法,2000年10月,出车祸死亡。
4.田鑫,教育科科长,多次策划迫害参与迫害大法弟子,2001年5月13日在毒打炼功绝食的大法弟子谭红义时,右手手掌静脉血管当场破裂,鲜血四溅。
5.李其伟,教育大队干警,经常读诽谤大法的报刊书刊,毒打大法弟子,2001年8月喉咙长息肉不能说话,此恶徒仍不思悔改,继续作恶。

其实,一些“帮教”已不愿迫害这些“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法轮功学员,他们有的说“没办法,只要江泽民还在台上,就会用我们让你们没好日子过。”一“帮教”家属在接见时说“你不要打那些法轮功,其实我们巴不得你跟他们学,把毒瘾戒掉多好。”

下面是疯狂迫害大法弟子的犯罪恶警名单:

1.田鑫,教育科科长,此人阴险毒辣,多次策划参与迫害大法弟子。
2.陈泽炳,原教育大队教导员,2001年12月因迫害大法弟子有功被提升调场部。此人折磨大法弟子特别狠,经常借酒发狂,毒打大法弟子,诽谤大法。
3.李勇,精神摧残大法弟子特别积极。
4.高定,迫害大法弟子的急先锋,李泽涛被迫害致死,他曾恶毒的说“他该死”。刘茂被绑在十字架上就是他搞的。他还恐吓一位年仅17岁的大法弟子梅亮,“如不转化就每天在痛苦中度过,成为全世界最痛苦的人。”
5.李其伟,精神摧残大法弟子,多次毒打大法弟子,诽谤谩骂大法。
6.周本宗,指使“帮教”迫害大法弟子下手要狠,如见“帮教”手软,便会说“你们是不是被法轮收买了?”
7.陈建平,队医,多次参与对大法弟子灌食,往流食中加变质豆奶粉,许多大法弟子被灌后拉肚子,用软管使劲乱捅大法弟子的鼻子和食道,造成了许多被灌食的大法弟子鼻孔流血,食道损伤。灌食场景实在是惨不忍睹。一些“帮教”都说他心理变态。

刚成立教育大队时,一些干警都调离教育大队了,2001年12月中旬,教育大队又从各中队调来一些干警,开始了新一轮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王正荣被关小间送严管队。林德才、张建峰、张红旭、陈建华等功友经常为维护大法而被邪恶毒打。

在此呼吁全世界善良的人们,各国人权组织,法学界人士关注重庆西山坪劳教所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同时希望全世界大法弟子发正念彻底清除重庆西山坪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因素。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2/21/190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