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亲手将横幅举在天安门广场上”


【明慧网2002年3月1日】我以前曾经有严重的肺结核、淋巴结核病,是炼功炼好的。修炼五年了,曾去过两次天安门正法。但心中总有些遗憾,一直没把横幅打出来。因为在第二次正法时以为我会被非法劳教,所以在心中发誓,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亲手将横幅举在天安门广场上,结果十六天后我被无条件释放。一年多过去了多次想过此事,但由于怕心没有实现,而且还越来越以为这是自己的一种执著。

随着正法进程的加快,讲清真相是我们当前最重要的事情。但有一天,我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中看到“人想修到什么程度,人想达到什么境界,那是个人的事。”在《美国中部法会上讲法》第7页“也许未来再也不会有传宇宙大法这种事了,我也许不会再来了。”看到这儿我哭了,我本性的一面在流泪。我知道了那不是执著,我不愿带着这种遗憾等到法正人间的时刻,那样我将无颜面对师父。我决心要用我的生命来维护这部宇宙大法,我要兑现我跟主佛立下的誓约。

2月10日,我在师父的法像前提前给师父拜了个早年,对师父说:弟子没有什么可献给师父的,只能献出一颗向善的心。请师父加持弟子打完横幅安全返回。我把自己当作一个神去除恶,助师正法。

当天我跟丈夫交代了一下,他看着我对大法特别坚信没有阻拦,只是说“我希望你能安全返回,还有太多的事等着我们去做,那么多世人等着我们去救度”。我说我一定安全返回,我说出的话一定会算数的。

当晚踏上火车安全到达北京。一到天安门,眼前的情景使我有些紧张,广场上一个游人也没有,到处是警察、警车,地下地上通道布满了警察,原来大年三十这天戒严,听说开什么大会。天安门面前百米之内到处都是警察,十米两岗,连金水桥上也是。我一边发正念一边在找机会打横幅。后来我被一个警察盘问了,我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10点左右起我被拉到了天安门公安局,晚八点给我们送到平谷县看守所。我因不配合恶警照像被上反铐并强行按了手印。我告诉他们我要求无条件释放,我已怀孕,但还是被拉到了平谷县公安局提审。在几个小时之内跟着一起来的几个功友都报了地址、姓名被带走了。我真的很伤心。

因我不配合邪恶,一直发正念除恶,请师父加持。这不是我呆的地方,我不承认旧势力的任何安排,家乡的世人还等着我去救度。同时我向警察讲清真相,并告诉他们善恶必报的因果关系。恶警们说“不说地址姓名就给送进去好了”。我听到电话里说“没有地方,明天再送吧”。到了第二天晚上,恶警看我什么都不说,就想把我扔进铁笼子冻我。我发正念让他们找不到锁头,结果没关我。在这期间我一直绝食绝水抗议、发正念,还炼动功。第三天恶警要给我检查身体,并扬言说“你怀孕也给你打掉,给你关起来”。我知道我一定能走。我发正念清除平谷县公安局长背后操纵的邪恶旧势力,用功能指挥他们无条件释放我。结果检查出我怀孕四个月,当天中午释放了我。

我走在街上想:横幅还没打出来,愿望没实现,我不能白白来一趟。转身我又回到了前门,买了笔、布、墨水、找了一家旅店住下,亲手在横幅上写上了“法轮大法好”,我知道这几个字的背后点点滴滴都是我的心。

第二天14日11点多,我终于站在天安门面前打出了横幅,喊出了“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好”,兑现了我跟师父立下的誓约。在师父的加持下,收起横幅安全返回。完成了这次正法使命。在回家的车上我向我身边的人讲真相,并告诉他们我去北京正法的事。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14/19808.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