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天安门广场正法之行

【明慧网2002年3月1日】我得法较晚,99年大家都去天安门护法时,我还没有悟到应该去护法正法。随着正法进程的不断加快,自己也不断地学法精进,终于体悟到了师父的慈悲苦度,悟到了自己作为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护法正法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于是我决定只身去天安门广场正法。

2001年12月29日早晨七点多钟,我来到了天安门广场。想到师父的巨大承受,我的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我在心里默默地想:师父,弟子来晚了啊。弟子愧对师父啊!我顾不得看周围有没有警察,一瞬间打开横幅,高声喊出了我的肺腑之言:“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这时过来一群便衣把我抓住,我被他们拽着,仍然在喊着:“法轮大法好……”恶警用拳头打我的头,把我推上警车,嘴里还不干净地骂着。我正告他们:“闭上你的嘴,否则你会遭到恶报的。”恶警一边骂一边还用胶皮棒打我,把我拖上车后,送到了天安门派出所,我拒不配合邪恶,不说自己的姓名和地址。

晚上他们把我送往大兴公安分局半壁墙派出所,在那里他们不让我睡觉,轮番审问,我随时发正念要离开这个地方,回到正法中去。恶警把我扣在树上,不让穿棉衣在外面冻着,又拿来电棍说要电我(但没电我),嘴里乱骂,我仍不配合邪恶,一直在利用所有的机会向他们洪法、讲真相。告诉他们善恶有报,用大法唤醒他们的善念。值得一提的是,在那里有个人,别人不在的时候,悄悄问我:“你说了吗?”我说:“没有。”他说:“你一定要坚持住,一个字也不能说,要不然他们就会没完没了。”他还告诉我,说他是外地来打工的,受雇在这里,专门负责拷打大法弟子,每个月四百元钱,供吃供住。和他一样的还有十来个人。他还说他也知道大法弟子都是好人。

31日下午3点半多钟,在师父的加持下,我跳出了大墙,离开了派出所。刚走了几步,过来了一辆小客车,我上了车,到终点站下车,也不知是什么地方,一打听说离北京站很远。我走了一段路,又坐了一段车到了城区,已是晚上9点多钟了。我三天三夜没吃没喝没睡,现在也不知往哪里走了。后来,打听一个出租车司机,他把我送到马圈车站,说那有长途车,到那已是晚上11点多钟,根本就没有长途车了。我漫无目的地在路上走着,正在这时,后边过来一辆大客车,正好在我的身边停下,从上面跳下来两个人,我抬头一看,车上赫然写着两个大字──鞍山!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上来:“慈悲的师父啊,弟子明白,是您派车接我来了!”我赶紧问:“是鞍山的车吗?”售票员说:“是,快上车吧。”我上了车,售票员不停地说,怪了,我们的车从来不走这条线,你怎么在这儿等车?这是怎么回事,好像特意来接你似的。那两个人要到那儿下车,非要我们给绕个弯儿送一下,没想到还有人在这儿等车,真是怪事……

就这样,我又回到正法中来了。

(大法弟子L口述 大法弟子C整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