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恶的深渊──四川省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见闻

【明慧网2002年3月1日】我因修炼法轮功,曾被邪恶非法拘押两次、劳教1年。我想把自己在高墙内的见闻作个简介:

我们一些功友在同修家炼功和学习几本李老师公开出版发行的大法书籍,而被公安局以所谓的“非法集会”收审拘留。为审问出谁是“组织者”,他们罚我们蹲马步、头顶墙,还拳打脚踢,大冬天不准穿厚衣服,双手紧铐在电杆、铁栏杆或大树上,半蹲半站或是高吊着双脚不着地,几天几夜不准吃饭睡觉,达不到他们的目的就不解铐,采取各种手段行刑逼供。最后还要强迫写“保证书”和罚款才放人。

看守所里不准家人送东西给我们使用,但我们所需的日用品他们却要高价出售,一包不到一斤重的劣等卫生纸要卖5元钱,一个下等小香皂也要卖5元,牙膏、牙刷,洗衣粉等都比外面高出许多钱。我们被非法关押近两个月后才送去劳教,这期间不但收了我们的生活费,还要支付去劳教所的所有路费。有的功友被强迫高价购买劣质“军棉衣、棉裤”和其它物品,一个塑料小桶、塑料凳都要30元,塑料盒和水瓶都要高价逼买,直到把我们身上的钱买完为止。有些功友的钱物还被没收充公,有的女功友例假时没钱买卫生纸巾,血顺着裤子流。有些监狱不给学员水喝,逼人喝厕所便槽里的水。有的功友被抓后,公安不通告家属,家人不知他们关在哪里,无法送铺盖和衣物。有的功友因炼功遭到拳打脚踢,皮带抽,戴手铐、脚镣,被刑床等折磨得死去活来。

到劳教所里,恶警还强迫我们购买什么“校服”,交了钱不给衣服,还得交两次钱,才能给衣服。劳教所里水贵如油,有时洗一件衣服得花两元钱。有些女干警叫大法弟子起早贪黑地帮她织毛衣,还要学员给她们洗衣服,还把全家人的衣物都拿来洗,给她们搞生活、洗碗、洗头、挑洗澡水、按摩、洗便桶、洗尿盆的;如果漱口水冰了,洗脸水烫了,洗脚水凉了,就大发脾气,破口大骂甚至凌辱大法弟子。

在劳教所的前期,对我们施行强力劳动,早上六点起床吃饭后,到车间干活要晚上12点以后才能回寝室睡觉。而寝室里被吸毒、卖淫、偷盗、诈骗等劳教犯人搞得乌烟瘴气:它们搞同性恋、喝酒、吸烟(吸头痛粉当白粉来烧)、打架,用蜡烛把棉絮和塑料桶烧着了煮小吃,因窗户紧闭,熏得人头昏脑胀透不过气来。半夜里,老鼠成群结队,翻箱倒柜直往床上窜,20多人的房间里大小便不断、哭哭啼啼,让人难以入眠。

我们法轮功学员不愿随波逐流,为了证实大法,我们要炼功,劳教所恶警就疯狂地加害我们。我的腰被踢伤,血尿了半个多月;它们还凶狠地踢我们的胸口,用头去撞墙,踩我们的双腿,抓住头发强拖几十米后再用劲把大法弟子的腰杆或头撞在水泥沿坎边上,磕破了头,鲜血直流,却诬赖说是大法弟子自己不小心绊倒的。大法弟子有的被拖到厕所便槽里,有的被拉进臭水沟,还用脏水淋湿全身,有的被捆在大树上,还有几个被细绳捆起强拖几百米甩进车间,有的被紧挎着头顶墙一天站到黑……。有一个中队大冬天把几个学员,罚去天天坐水牢,长达半个月之久,还每天十多个小时都不准去解便。还有得法轮功学员长期被关“小间”,不给饭吃,不准洗澡……

在洗脑期间,恶警天天强迫看不实的新闻报导和乱七八糟的报纸、广播录音、录像,还要一天到晚学习几本所谓的“内部转化资料”。没几天又强迫我们佩带写有“XX罪”的牌子。因我们说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们没有罪,坚决不带。恶警们就用电棒、警棍、狼牙棒、皮带、金竹条、细绳、钢笔戳穴位、手铐等酷刑毒打我们。有的法轮功学员撕毁“XX牌”,不但被罚款,还被打得遍体鳞伤,整个屁股打成紫黑色还渗着血珠,手臂腿上全是伤痕累累,就是所里的医生看见学员们身上的伤痕,也直摇头叹息!他们还用电棍顶着我们身体,电棍发出啪——啪——啪的电焊声,火花四溅却长时间不拿开。有两个50来岁的老学员还被他们强送精神病院。一位有良知的医生,检查了她们布满伤痕的身体时还暗暗流泪,随后对恶警们说:“她们两人精神很正常,没有病,不接收。”她们又被带回了劳教所。

为了逼迫我们放弃“真善忍”信仰,六月大热天,恶警们罚我们长时间在烈日下站军姿和坐军姿几个小时以上,不准大小便。有的年纪大的法轮功学员拉肚子却不准去解便被逼得豆大汗水长流,肚子痛得伸不起腰,恶警们还吼叫着站好不准动,有人受不住就拉在裤子里。有的站晕倒了。因坐军姿几个小时后,腰背会不自觉变了形,他们就会从背后冷不防给你猛击一拳或者是狠命一脚,打得空响,搞得你神经极度紧张。还叫我们打着光脚在碎石子铺满的地面上单腿蹲,不准换脚,长时间蹲着不准动,或者脱掉鞋子光脚在石子坝里不断跑圈。当跑不动时,再叫“民管会”的吸毒人员强拖着奔跑。有很多法轮功学员被罚三百、五百甚至上千个地做下蹲运动。手要抱着头做得汗水湿透了衣裤,双腿颤抖不能行走,不能上下楼梯,解便都不能蹲下。即使折磨得筋疲力尽,体无完肤,也未能动摇大家的心。我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无怨无恨,不管他们怎么对我们不好,我们都不计较,总是劝善,慈悲对待周围的一切。

恶警们也知道我们越打越坚定,就天天关起门来商量对策,恶警和吸毒人员串通,改变了迫害方式。他们知道了我们不怕打骂。但骂大法,骂师父我们就会受不了。所以只要我们不顺从就侮辱、谩骂我们的师尊来触动我们的心。又说因天气炎热怕我们再“中暑”,几次强迫我们每个法轮功学员必须喝他们放了“解暑药”的水,“民管会”的劳教犯人却不用喝这水,他们用的都是水瓶里的开水。有个年纪大的大法弟子因为长跑和几次被罚做了很多个上下蹲运动后,行动非常艰难,还被强迫下楼集合,而腿不听使唤,跌倒在楼梯边。他们还说是因她鞋子不好造成的,那个队长拿出自己的鞋子,还去给她洗脚揉腿。这个让人恶心的伪善的举动欺骗了一些思想太单纯的人。马上所里又请来了由中央组织的“帮教团”,强迫我们去听“马三家帮教团”作报告,说她们是马三家来的“功友”等等鬼话,还把师父讲的法进行断章取义,目的是把我们的头脑搅乱。一些人被弄得晕头转向,跟着胡言乱语,不但自己受骗上当,还当了帮凶。

恶警们的行为下流卑鄙至极,真是难以言表!他们最先欺骗学员说:只要写个“认识”就行了,而且一个月内就释放回家。当人们写了“认识”后,他们又说“认识”不够清楚,还要“再认识”和进行“揭批”。步步紧逼,诱导还有强烈执著心的学员“决裂”,对大法直接犯罪!

恶警们口口声声诬蔑我们伤害家庭,其实,炼了功的人每个家庭都很幸福和睦,生活过得也非常充实美满,工作中也兢兢业业,积极肯干。因为炼法轮功使我们受益太多,所有学炼法轮功的人都认为修炼法轮功对国家和人民都是百利而无一害的。我们因为相信政府会实事求是为民作主才去信访办讲真象,目的不就是为了消除误会,希望党和人民团结一心把祖国建设得更加繁荣昌盛吗?!哪想到因上访会被关监狱,被劳教或判刑而回不了家呢?!是他们诋毁宪法,99年7月以后制定的“公安六条”才是违法。因依法上访被判劳教才真正是违背国家法律法规。

在监狱和劳教所里,恶警对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用尽酷刑,而对那些真正的犯罪人员,却一再滋长他们的歪风邪气。犯人们在里面不但不痛改前非,还继续作恶,抽烟、喝酒、打牌、赌博、打架、骂人、搞同性恋,甚至吸毒、偷东西、骗人等等无所不干,无恶不作。管教恶警们不但不制止,反而利用唆使他们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

这些无知的犯人为了“奖分”挣表现,为了提前“解教”释放,她们善恶不分、不择手段、恩将仇报配合恶警,想方设法残酷折磨大法弟子。她们的亲人们还希望她们在那里面能改过自新,洗心革面出来重新做人,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啊!正如一个队长所说:“只要你完成我的任务,你变不变好关我X事!”他们自己也都说他们是社会的“渣子”!在外面不会作案、被错判了的人到了那里都能学会作案手段。在那里真是只能越学越坏,越染越黑。到了那里面,我们才深深体会到:幸喜我们是修炼了法轮大法啊!事事都有法来约束自己的行为,如果不得法到这里那就什么都完了吗?

敬告诸君:高墙内根本不是教育人、培养人的地方,那里是罪恶的深渊,真是“邪恶势力的黑窝”和垃圾站。要想成为一个真正的好人,那就请看《转法轮》。

“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迫害善良的人是真正的坏人。善恶到头终有报啊!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11/196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