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再次破除邪恶迫害的经过(图)


【明慧网2002年3月11日】以下是继在长林子劳教所83天绝食抗议,堂堂正正走出劳教所之后,我又一次破除邪恶迫害的经历。

2002年2月7日晚10点刚过。我家里闯进了十几个便衣警察(其中有市公安局一处的、公安分局的、派出所的),对我家进行了疯狂的搜查(名为搜查,实无异于土匪抢劫)。十几名恶警在没有任何证件的情况下,问我:“你叫高阳吧”?我说“对”。“炼法轮功?”我说:“对。”他们要带我走。我说:“我没有任何罪错,为什么要跟你们走,我不走!!”“法轮大法是正法,他教人心向善道德回升,为人祛病健身不收钱财,我们炼法轮功的人按真善忍的标准去做人,都是好人,我们无罪,为什么要跟你们走!!这时上来七、八个恶警对我拳脚相加,连踢带打,我立刻被打倒在地,有几脚踢在我的肋条上,感到五脏六腑都疼痛难忍,我还在喊着:“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目的是让邻居们听见知道邪恶在迫害法轮功。恶警抢走了我刚给亲朋好友买的四台影碟机连我家的一台共五台、我喷车用的两箱自喷漆、我儿子画画用的彩笔、我的手机、传呼、电话本、录音机、随身听、录音带、师父的法像及大法书籍、还有我兜里的90多元钱也同时被抢走。我当时威严地大声说:“把我师父的法像和大法书给我拿回来,否则我一头撞死在这里!!”恶警慌了,把法像及书拿来了回来(我被强行绑架后,又被邪恶抄走)。

这时有恶警喊把他铐上,我喊着“法轮大法好!我无罪为什么铐我,这时冲上来六、七个恶警,对我连踢带打,拳脚相加,强行铐我,我的手被扣破了流着血,几个人一齐拧我的胳膊强行戴上了手铐,他们怕罪行暴露,怕我喊大法好,使邻居知道,就找来透明胶把我的嘴封住。可是他们能暂时封住我的嘴,能封住我的心吗?我一定要让他的邪恶行径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

我被绑架到了看守所。穿着毛裤绒衣被锁在冰冷的铁椅子上手上戴着手铐,室内非常冷,恶警们穿着棉大衣都冻得直走动。刑讯开始了,回答稍不如他们的意,就对我拳脚相加,我一边回答着,一边讲大法为什么是正法,并告诉他们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道理。我不恨他们,只是感到他们既可怜,又可悲。一个年轻警察听到我的劝告之后,不再打我了。也许他的良知受到震撼。邪恶不让我睡觉,不让闭眼睛,车轮战法,连踢带打,软硬兼施地审了我一夜,没有得到任何能强加到我身上的所谓罪证。

第二天(2月8日)上午,我被绑架到市公安局一处,在秘密刑讯法轮功学员的地方。在路上我的头被塑料桶扣着,不让我看到这是什么地方。刑讯在这里继续进行,我继续被锁在铁椅子上。他们想利用折磨我痛苦疲劳,强迫我承认影碟机是看大法影碟的,记号笔是写大法标语的,自喷漆是喷大法标语的。我告诉他们影碟机是给亲朋好友买的,记号笔是我儿子画画用的,自喷漆是喷港田车的。邪恶利诱我说:“只要承认很快就放你。”我看透了邪恶的心,它们要我承认了,然后定罪陷害大法弟子。邪恶对大法弟子还有什么善心可言呢?

接着恶警审问我电话本上的人都是谁,一问就是几个小时。我最后告诉他们:“我就是不告诉你们,不让你们再迫害大法弟子。”邪恶无话可说了。9日凌晨1点多市局一处姓程的科长硬逼我说影碟机等是做大法的事的。我说那是你们想出来的,他气急败坏地大喊:“给他铐起来!”于是我的手又被反铐在铁椅子上,身体向前倾斜,非常痛苦。一直铐了8个多小时,才给我放下来。其间几次逼我承认并许诺说,承认了很快就放你。我坚定正念没有配合邪恶对我的迫害。

9日下午恶警拿来刑事拘留证,让我签字,我说:“我没有任何罪错,为什么拘留我。法轮大法是正法,应该立即无条件释放我。”我拒签。他们说:“你不签也可以,但得写上为什么不签。”我在拘留证上写道:“法轮大法是正法,他教人心向善,道德回升,为人祛病健身不收钱财,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我发自内心的高呼:法轮大法好!要求无条件释放所有被无辜关押的大法弟子。”

2月10日上午10点左右,四天铁椅子的迫害结束了,我的腿都肿了起来,我被强行绑架到市第二看守所,经搜身之后关入上七监(二楼七监)。我从2月7日被绑架时即开始绝食抗议,10日到二所后,就遭到野蛮灌食的迫害。当天下午腊月二十九,我从监号里被押出强行灌食。野蛮的灌食开始了,六个犯人把我按倒在板子上,一动都不能动,像手指粗的硬胶皮管子直接从嗓子插入食道进入胃里。暴徒们为了迫害我,使劲往我胃里捅,胃像要被捅破了一样痛,喉咙恶心,要呕吐,痛苦异常,半天才灌完,回到监号我的胃就像火烧一样痛,我想大概是胃被捅破了。

第二天年三十继续灌食,这次比上一次疼痛加剧了,灌完后胃疼痛的厉害,加上灌进的苞米粉粥里面加入大量的盐,刺激得胃更加疼痛。几天下来我的胃开始吐血了。邪恶见此情景不敢强行灌食了。我就初三开始水米不进了,初八那天二所通知一处办案人员拉我去市一院看病。做胃镜时我当着十几名医生患者的面,宣传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好,他能使人道德高尚,使人身体健康,我家三口人五年修大法后没有病。我没炼功之前患有多种疾病,炼功后都好了,现在全世界有五十多个国家在炼法轮功,就连中国的香港、澳门、台湾都在炼,只有大陆上在镇压。天安门自焚案是假的,是公安内部导演的电视剧,是陷害法轮功的……我已经绝食抗议十三天了,我们为什么用生命来捍卫大法,就是因为他是正的,是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我们修炼的人不参与政治,共产党的政策我们不评价,国家的政策我们也不评价。但单说镇压法轮功这段政策就是邪恶的,把讲真善忍的人抓到监狱里迫害,现在被迫害致死的据公安内部统计已有1600多人了,这个邪恶的政策能维持多久呢?在正法时期,请记住: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会使你们得善报的。”一处办案人员几次制止我证实法,我都没有配合他们。我又被送回二所。

第二天,由于我吐血越来越多,二所怕出危险,又把一处办案人找来审我,引诱我承认那几样东西是做大法事的,只要承认十五天就放人。我说:“我没那个动机怎么承认,就像我家有菜刀,你能说我要杀人吗?我家有搬子、螺丝刀,你能说我要撬门压锁吗?我家有钱你能说是偷来的吗?有这个道理吗?一处科长于小义看抓不住证据,气急败坏地大喊:“你昨天在医院对着十几名医生患者的面,你说什么了?”并告诉另一名办案人李长海说:“给他记上!”我就把昨天在医院证实大法的话重复了一遍,记完他让我看记录,让我签字,我指出他们没有把我说的“国家的政策及共产党的政策我们不评价,我们不参与政治”的话写上,我看出他们要住参与政治上拉我,我说这两句你们必须写上,他们没有办法只好填上这两句。

2月22日当我绝食抗议16天时,吐血越来越多,恶警怕我死在二所,就主动找家属给办了“取保候审”又找家属讹了3000元所谓的“保释金”,至今未给开收据。我被释放了。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计划破产了。继83天绝食抗议堂堂正正走出长林子劳教所的大门之后,我又堂堂正正地走出了第二看守所的大门。回家后我一直在吐血,身上长满了疥疮(见附图),这是邪恶迫害造成的。我的身心受到了严重的摧残。

我只想拿起手中的笔把邪恶揭露出来,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邪恶势力被灭尽的日子即将来临,等待大法弟子及对大法有善念者的将是无限美好的春天,等待对大法行恶者的将是无生之门。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22/20122.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