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朝阳“董立杀人案”内幕


【明慧网2002年3月13日】2002年2月6日辽宁朝阳电视台报道本市大平房镇所谓“董立杀人案”。2月7日中央电视台和辽宁电视台不经任何核查便在黄金时段迫不及待地播出这条“新闻”,再次栽赃给法轮功。最近朝阳大法弟子找到董立案件的几位知情者进行调查,详细了解了董立其人及案件内幕。

一、董立其人及案情经过

董立,男,现年37岁,辽宁朝阳市朝阳县大平房镇人,性格内向,心眼小。其家族父辈中(共有10位长辈)有4位姑姑患精神病死亡(有家族精神病史)。其人99年7.20以前曾接触过法轮功,但7.20后因害怕被抓而放弃了修炼。

2001年10月董经人介绍去吉林省松原市打工,年底因打工的工地设备丢失,董与其他工友被老板扣了工资,董只带回八百元钱,董因此事坐卧不安。知情者说董回家后整日精神恍惚,行为大为异常,2月3日出现精神病状态,晚10时许,董用镐头将妻子打死,将女儿董宇丹打伤。约晚11时许,董开始清醒,自己到大平房派出所自首。

董自首后,据公安及政法委内部可靠人士透露:董一度又精神发病,满口胡言乱语,称面对的公安、记者、政法委人员“都是猪”。公安根据董接触过法轮功,在董精神清醒时对其进行威胁和诱导,让其配合记者栽赃法轮功。为防止阴谋败露,公安始终禁止董的家属与其见面或联系。此后,县政法委、公安象采访“天安门自焚”中的刘思影前准备的那样,先把董宇丹的病房放满鲜花,再给她病床放个白色玩具熊,再让记者采访。这样董的妻女被害现场录像,加上董的“承认”录像,和董宇丹病房录像合在一起,一条栽赃“新闻”完成。

二、董立女儿现状及面临的危险

董的女儿董宇丹,15岁,被父打伤后,与已被致死的母亲都躺在炕上,房门由大队治保人员站岗(其中有个姓田的)拒绝让亲属看。治保说法医已检查两次,确认母女已亡。但大约案发8小时后,即早晨6时许,董宇丹自己从屋里出来问站岗的治保员“我爸呢?”治保说:“去后院你大爷家了。”董宇丹便去了后院大爷家。后被送大平房医院治疗,又转朝阳县医院作CT并治疗。由其3位姑姑及表哥护理,(女孩的二舅孟兆辉系该院的大夫),到2月9日其伤已痊愈。此前主治大夫、院长多次对护理的家属说:“伤没啥事了!可以出院了。”但接下来发生的事却让董宇丹的亲属感到恐惧。

2月9日晚间,董宇丹和护理她的表哥正在病房,突然来了一个五十多岁的陌生妇女,说要护理董宇丹。董宇丹的表哥很疑惑,马上给妈妈打电话,其母很快赶到。问陌生妇女:“你多大岁数了?”“57岁。”再问其姓名、住址、工作单位则一概不说。只说领导派来的,在珠江广场一带住。其母问:“哪个领导派的?”陌生妇女不说了。家属多次说:“医院说孩子伤已痊愈,可以出院了,不用你护理了。”但陌生妇女就是不走。后来其母把两个姐妹叫来一起让陌生妇女走,陌生妇女仍不肯走。然后强拉她走,陌生妇女恼羞成怒说:“再让走,就报告政法委,就报警!”无奈家属只好让董宇丹的两个表哥护理她。并嘱咐晚间多小心,不能让董宇丹象“天安门自焚事件”中的刘思影一样在病房被灭口。(董宇丹的亲戚中有大法弟子,并都知道‘自焚’真相)这一夜姐弟三人谁都没敢睡。

直到第二天早晨,(即2月10日)便衣来了,陌生妇女才悻悻离开,并在她呆的地方发现一枚一号粗缝衣钢针。这天早晨(2月10日)院方及主治医生一返常态说:“县里有指示,不让孩子出院,说没好。”经过这恐怖的一夜,家属再也不敢让孩子呆在医院了,唯恐孩子象刘思影一样被害死在医院里,坚决要将孩子接回。最后政法委同意董宇丹由在该院工作的二舅孟兆辉(不修炼)接回家。当天,当董宇丹的其他亲属赶到时,孩子已和二舅母两人坐出租回舅家去了。截止本稿整理完为止,董宇丹的其他亲人始终再未能与她见面,也联系不上,大家真为她的安全担忧!

作为背景材料,我们在这里告诉大家:法轮大法明确规定不传两种人——一是危重病人,因为这种人治病心切,很难按照修炼人的标准去做,往往拖很久也无法成为真正的修炼人;二是精神病人,因为法轮功修炼的是主意识,要求修炼者明明白白地吃苦、明明白白地按照法理修炼,而精神病人根本无法稳定地控制自己的主意识。同时,《转法轮》第229页说:“杀生这个问题很敏感,对炼功人来说,我们要求也比较严格,炼功人不能杀生。”“只要是正法修炼,都把它看得很绝对,都不能杀生,这一点是肯定的。”

从中央电视台、辽宁电视台迫不及待地转播朝阳电视台这条“栽赃新闻”可以看出:邪恶现在想抓住一棵救命稻草多么不容易,它们真的感觉到了末日的来临,要不怎么这么迫不及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