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画笔进山乡 慈悲救度讲真相


【明慧网2002年3月14日】由于邪恶势力的迫害,我已被迫流离失所半年多,面对的不是亲人,不是朋友,如何向不认识的人讲清真相、救度众生,这是摆在我面前的关,能否走好这一步,需要坚定的正念,破除自己头脑中形成的许多观念。

我的职业是搞绘画的,经常思索如何用自己已经掌握的绘画技能向广大的农民讲清真相。特别是山里的农民文化不高,有许多没有文化,对于法轮功是什么根本不知道,他们脑子里只有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造谣宣传。我觉得他们很可怜,于是7月份,我一个人开始向山里走去。我没带任何讲清真相的资料,只带了《转法轮》和经文。我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揭露邪恶,讲清真相,救度众生。

9月份,我来到一个山村,是我过去作画的地方。刚好秋收大忙,我住在两位老人家,问我是干什么的,我说是画像的,不要钱,只管我吃、住就行。当然,这一家接受了我。村里的老小都忙于秋收,我就帮助他们掰玉米、锄地、割谷子、做饭。自己多年形成的好逸恶劳的恶习不断往上冒,拿着锄头想睡觉,我知道这是魔的干扰,克制它,提高心性,业力得到转化。六、七天的劳动手不起泡,腿不累、不疼、不酸,一百多斤的玉米很轻松地扛在肩上,比他们干的快。他们很吃惊,你不像没有干过农活的的人,哪象50多岁的人呀?几天的生活他们确信我是好人。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以前身体有多种疾病,他们不敢相信,但事实摆在面前,证实了法轮功的神奇。于是提出接二连三的问题,关于天安门事件等等一些问题,我用自己到天安门的亲身经历和看到的真实情况,回答他们的提问,并给他们读《转法轮》中的《论语》,他们很认真地听我念,这样他的亲戚也知道了,我就回答他们提出的相同和不同的问题,并给他们讲我在这个层次中悟到的法理,最后,我总忘不了给他们读或背《论语》。

他们中有目不识丁的农民、有教师、有学生、有领导,有各种心态,我使反对的人变成同情,一直到捧着《转法轮》说:“这本书咋越看越想看呢?”在几个月的实践中,我对师父讲的:“讲清真相不是简单的事情,不只是一个揭露邪恶的问题。我们的讲清真相是在挽救众生。”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在这期间我体悟到:大法弟子无论在任何环境都是一个好人,处处为别人着想,在你的身上体现出大法的威严。当你真心为别人时,真为救度他时(而不是形式)他本性的一面会看到和感动的。

一次我来到某地,身上分文皆无。天下了大雪,我没棉衣,鞋也湿了,袜子也烂了,离某市还有300里。我心想:不吃不喝走两天会走到,顿时浑身轻松,走路象有人推着一样。这样走了30里后,心里感觉不对劲,走出来就是为了证实大法,讲清真相,怎么光成了走路呢?当我想去讲真相时,脑子出现阻止我的声音,我意识到这是魔的干扰,马上扫除,并对他们说:“你们旧势力听着,你们说是帮助师父,现在看来你们全是破坏师父正法。师父在人的这一层的法理都已经讲的很清楚了。你们也看到了,破坏大法的后果你们也知道,还这样干,这足以说明你们是在真正破坏正法,在正法中,你们才是真正清理的对象,在证实大法、讲清真相中,大法弟子会做得更好,会彻底铲除邪恶。”

雪下的更大了,我很冷,想找个地方躲雪,这时看见对面有许多修理汽车的青工,我的第一念就是想救度他们。当我走到他们跟前,他们并不友善,斜着眼睛说:你是干什么的?我说是画画的,他们起哄:不要钱我们都画。我并不在意他们的态度,于是很快画了张速写,老板过来也让我给他画,但他们对我画像不要钱并不相信。因为在我这种身无分文的情况下画像还不要钱,在常人中是不可能的。当时我心里只想救救他们,没有想到要吃他们的东西,也没有丝毫想要钱的念头。我态度坚决,老板本人说十分感动。这时青工凑了十几元,说给我买车票,老板也拿出来30元非给不可。这种突然的变化,我没有料到。我当时很吃惊——怎么突然给我这么多钱?当然,我仅收了够买车票的钱(后来给他们送真相材料时,把钱还给了他们),这件事使我体悟到:“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也三言两语》)

我这样在山里走了三个月,遇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和各种心态的人,我原有的许多观念和隐藏很深的执著等都在讲清真相中暴露出来了。平时学法如何,对书中师父讲的法理能理解多少,在讲清真相中,几乎每天都有考核。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25/20205.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