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2001年联合国人权会后发生在大连劳动教养院的悲剧

【明慧网2002年3月18日】让我们把镜头对向迫害大法弟子的魔窟──中国辽宁省大连劳动教养院。

就是在上届人权会议结束的第二天,2001年3月19日。这个看似普通的日子,那些受全国媒体宣传影响、不明真相的管教、干警无不用蔑视的眼光看我们,其中就有恶警叫嚣:人权会议我们赢了,小胳膊还能拧过大腿?于是他们的迫害便更加肆无忌惮。就是2001年3月19日,人权会议结束的第二天,他们开始采取行动了!他们将所有坚定信仰者集中起来,逼他们写保证书、揭批书、决裂书,骂师父、骂大法,逼着放弃信仰,否则便动用极刑迫害。下面是一些典型迫害案例:

王志勇:遭受了电棍,警棍,背铐等多种酷刑,直至昏死在地上,后因坚定信仰被送往辽宁省北部昌图县关山子劳动教养院。

刘昌海:警察用八根电棍同时电他,坐老虎凳,吊铐,将他扒光衣服,手脚固定在床角,将电棍插入肛门。酷刑迫害后,致使他颈部,脸部,双腋下,双臂,臀部,双脚等全身多处电击灼伤,遍布大水泡。后因坚定信仰被送往辽宁省北部昌图县关山子劳动教养院。

刘永来:被恶警指使下的犯人毒打,遭受电床酷刑,衣服的前胸和后背上留下许多被踢被踹的脚印。为抗议暴力“洗脑”的摧残迫害,捍卫崇高的信仰,他付出了自己的生命,用鲜血控诉了邪恶的流氓政治集团的罪行。

曲辉:用生命捍卫真理与信仰,抵制暴力“洗脑”的迫害,被酷刑造成颈椎骨折,瘫痪在床。

郑巍:残疾人士,脊柱成大角度弯曲。司法部门知法犯法,迫害残疾人,更令人发指的是用警棍,电棍,手铐,关小号等野蛮手段酷刑折磨,逼迫他放弃信仰。

张瑞明:60多岁的老人,被5、6根电棍同时电击达两个多小时。

陈家福:为坚决抵制暴力“洗脑”的摧残迫害,献出生命。

由于当局严密封锁消息,掩盖其罪行。更加翔实具体的迫害事实,现在还难以收集全面。但是遭到严重迫害的数百名当事人,在时机成熟的时候一定会指证这些犯罪事实。

尽管一年过去了,想起这些惨无人道的迫害还会让人不寒而栗。上边名单提到的人,有的已保外就医,因怕再遭迫害而流离失所;有的由于不改信念被送往条件恶劣的关山子劳动教养院;有的已被迫害致死。

上边提到的事情,在中国的许多地方都时有发生,迫害还在继续着。

2002年国际人权会议召开的日子日趋迫近。尽管我们身陷囹圄,尽管我们遭受恐怖迫害,尽管我们不能前往日内瓦讲清真相,但我们坚信邪不压正,一切谎言终将被揭穿。在这个历史时刻敢于为苦难中的中国法轮功学员争取信仰自由和基本人权的人们更是在为他们自己开创光明未来。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27/203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