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陕西省枣子河劳教所的暴力迫害


【明慧网2002年3月18日】陕西省宝鸡市凤翔县枣子河劳教所干警两年多来采用各种手段野蛮折磨被劫持在这里的大法弟子。

起初,这里的恶警装出一副伪善的面孔和我们谈话,我就把自己修炼法轮功后身心的巨大变化讲给他们,他们不相信,采用各种方式想改变我们对大法的正信。当他们被我问得说不出话来时,就用鞋在我脸上左右抽打,直到他们打累了,我才被放回号子。警察并让吸毒者继续折磨我和另外一位大法学员,并强迫我们每天超强体力劳动,我们双手被磨的鲜血直流,第二天还得继续干。晚上回来又让吸毒者一帮人围成一圈给我们俩分别开批斗会,不让站直,而是弯腰成90度站立,一个一个轮番骂,骂完了再打,打完了,再扎飞机等一套恶毒的手段。由于长时间的没完没了的折磨与毒打,我们实在忍受不了,就屈服了。之后,我们俩又被调到一大队被强行集中洗脑。到一大队后每天恶警长时间用攻击大法的文章对我们进行洗脑,还得写什么读后感、观后感,这种强迫性的洗脑更是让我感到生不如死。

看到恶警们疯狂地迫害大法,心存正念的大法弟子实在无法忍受,大部份大法弟子陆续声明洗脑作废,并且告诉干警们我们当时是违心妥协。逐渐的,更多大法学员都清醒了,声明自己的所谓认识作废,并且坚决抵制邪恶洗脑。面对大法弟子突如其来的变化,恶警们慌了,把那些坚定大法的学员又分调到其它队去了。我被留在了一大队,恶警再一次威逼我们,用攻击大法的文章洗脑,并说不屈服就延教,加期。大法学员们坚决不屈服,并且指出干警们这种做法就是迫害,是真正的精神强奸。恶警并利用犯人看管我们,3个看1个,名为包夹大法学员,互相不准说话,上厕所也被严格限制,恶警经常给犯人们开会让他们迫害大法学员,并且让他们大胆地干,出了事没关系,可以不负责任,并以减少教期工期为奖励。同时有意制造各种矛盾让他们仇视大法学员从而迫害学员。

那个所谓的司法解释亮相后,这些管教们更加疯狂,如获至宝,并凶狠的说:“不转化,就是死路一条。”有两名大法学员站起来抵制,拒绝看邪恶的文件,暴徒们就把两名学员反吊起来,采用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的方式折磨学员,这两位学员实在忍受不了,只得写了所谓的检查。管教象疯了一样,大会小会让他们念,看着他们被折磨的不成人形,痛苦地念着检查,拿稿子的手不停地抖动,我心里难过极了。这时暴徒们更加猖狂,大肆攻击大法,并说,不“转化”,就延期,判刑等。我站起来抵制他们的邪恶,被管教们拉到办公室毒打一顿,然后吊铐起来,只有两个脚尖着地,不让睡觉,上厕所裤腿底下用绳子一扎,大小便全在裤子里。还有一姓马的大法学员也被反吊起来。警察并让犯人轮流给我们念攻击大法的文章。到了第三天上午劳教所的“610”主管(这人曾找我谈过话)来了,我说让我上个厕所,天气这么热,大小便全在裤子里,气味实在太难闻了,身上爬满了绿苍蝇。他却说:“你现在怎么想的,是站在政府一边还是……”嘴里喊着我师父的名字。我当时不想回答,就没说话,结果他更加得意,让我必须回答。看到他这样,我就告诉他,我站在我师父一边。他气坏了,让那两个劳教看紧点,别放下来,转身走了。到了晚上他们把我放下来,由于长时间吊铐,手腕开始发炎化脓,而且很严重。

我被他们超期关押。这时他们假意关心我,让我象征性地写个东西让我回家,我也实在不想在那里呆了,就配合了他们要求。才被放出来。现严正声明所写的保证作废。

这还是枣子河的所谓文明大队,那其它大队又是怎样对待大法弟子呢?四中队把大法学员的衣服扒开给胸口泼上水,然后用电警棍在胸口电击,起名叫“做心电图”。冬天把大法学员强行按入水缸里,说是给降温等等许多邪恶的方式。有一名大法学员叫杜锋,在被劳教前,被当地派出所迫害从4楼摔下,双腿被摔断,送到医院双腿刚接上,拄着双拐,就被送到枣子河劳教。象这种情况原本劳教所就不该收,而他们却被收下了,而且还将其反吊起来长达49天。

这是我知道的,不知在枣子河还有多少惨无人道的事情在发生。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25/202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