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高自己的心性 做好大法的工作


【明慧网2002年3月19日】这一段时间忙于大法工作的事,一直学法很少,经同修再三提醒,这几天通读了一遍《转法轮》,对于如何做好大法工作,有了新的领悟。

一、保密协调问题

大法在人间的洪传走的是一条“大道无形”的路,靠的是人传人心传心。当世上邪恶之徒在高层变异生命的支配下疯狂地迫害大法以后,在大陆,大法弟子们就自发地担负起了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历史重任。有上网的,有做印刷的,有做其它方方面面大法工作的;懂的教不懂的,不懂的主动去学,大家都是凭着对法的理解,一步一步坚定地走了过来。

正因为我们是自发的、没有什么组织、也没什么结构体系,今天你还在做着的散发资料的事情,明天就有可能在做着重要的大法资料工作,那么有些同修在和经常在一起的功友交流时,就可能不那么在意,就可能把自己现在所做的事讲了出来;另外一方面,随着我们在大法中修炼提高,我们功友在一起时都是那么纯净、祥和,互相之间没有什么提防的心。又认为大法修炼一切都是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之间是人间的唯一一块净土,功友之间还有什么可隐瞒的呢。在这种情况下,互相之间把各自所做的、所知道的事、所接触的人等等都讲了出来;还有一个因素,就是有些弟子对迫害大法的邪恶势力认识不足,有意无意地就把大法工作的事流传给自己认为信得过的、“还不错的”或亲友或朋友或新入门而有缘得法的人那里,还有的把这些作为真相的一部分讲给了自己没了解真相的父母和家人。心情和好意可以理解,但这些在其实很大程度上会成为安全方面出问题的隐患,因为常人中做事也有做事应有的严谨的一面。大法弟子做得不严谨,邪恶也会钻空子,美其名曰“考验”。

有些弟子对协调与保密工作非常不上心,在电话中无所顾忌地明确谈论大法工作的事,在自己很鲁莽的情况下还要求对方说:“你那个心得放一放了。”那意思是说你是大法弟子,在做最神圣的事,人类的一切都是为这部法而开创的,那你还怕个什么呢。须知涉及到一定面积的这些大法工作的事,不是个人害怕不害怕的问题,而是能不能对法负责、对其他学员负责的问题。这个问题非常严肃。否则无意中做出的事可能成了在帮助/方便邪恶加剧迫害。

我们处处时时都要考虑一下自己所要说的、所要做的事,是不是要牵涉到他人,特别是做资料工作的功友的人身安全?对大法的全局(或局部)是不是有很大的影响面?对于大法工作中的保密与协调问题,能不能真正地为功友负责、能不能真正地为大法负责,这就不仅仅是一个修口修得好不好和个人有没有怕心的问题,那就是一个心正不正的问题。当我们互相之间谈论大法的工作时,该不该讲,该对谁讲,说话之前都要考虑一下自己是不是在哪颗执著不放的心支使下说的,是不是真能做到“对大家负责任,能够承担起这个责任”。

师父在《转法轮》第215页“心一定要正”一节中说:

“有的人就是放不下,就执著这些东西,好象他有本事似的,这不是执著吗?而且你要是真的知道,做为一个炼功人守心性,也不能随便去泄露天机给一个常人,就是这个道理。”

同样地,在同修之间也是,该我们知道的我们就去听去管,不该我们知道我们一点儿也不要起什么心、去打探什么,对自己也不好,对谁都不好;对自己而言那是一颗要去的执著心,不去又怎能圆满呢,对别人而言,不该你知道的你打听到了的本身可能就对别人有不好的影响,无意中还可能带动一些学法不深的人,加强了他们这方面的执著。

顺便说一下:无论哪种大法工作都是大法工作,都是“救度世人”全局中的必要组成部分。所以当然就不能说印资料的就比讲真相的更重要,没有那回事。师父在《导航--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中讲:

“因为我们无论是国内和国外的学员是一个整体,当这件事情发生的时候,总得有人干这个,总得有人干那个。因为它是对法的考验,你在哪里、无论做着什么,都是在你自己应该做的这件事情中提高。每个人做什么,那都是有原因的。在圆满的境界中、在圆满的进程上没有任何差异,你该圆满在哪里保证你就去哪里。”

但是不同的大法工作,它确实有一个覆盖面大小不同的问题,有一个对正法全局(或局部)影响面不同的问题。所谓的“重要”也只不过是借用常人的词汇来表达这个概念。那么我们无论做什么都要从正法的全局考虑,从总体上看一看在当前情况下大法需要我做什么,我应该做什么,而不宜用自己的观点来决定做什么。有人可能觉得我就爱做这个,我不愿做那个,本来可能就应该他做这个事,但是这个出发点就不对了。非要怎么去做的时候就存在一个互相之间不能协调的问题,在一定的范围内就可能带来负面的影响。其实,都是大法粒子在做大法的事,总不成一个粒子在这个位置上就更亮,在另一个位置就不发光了吧?在哪个位置上都一样,学法修心是根本。

师父在《在北美首届法会上讲法》中讲:“我给你讲的那个佛、道、神,他可不是假的,他是真的佛、道、神,他就在这部法中体现出来的。他有那么大的威力,你看他在字的背后,他要大起来无边无际,可是他就负责这个,他就是法的一种表现,……”

二、安全问题

哪里有真正的安全?如果能坚定地站在法上的时候,那时才是安全的。

在《转法轮》第116页“老师给了学员一些什么”一节中,师父讲:

“……但是我们这里跟大家讲了,我可以做这件事情,因为我有无数的法身,具备我非常大的神通法力,可以展现很大的神通,很大的法力。而且我们今天做这件事情也不象我们表面上看得那么简单,我也不是头脑一热才出来做的。我可以告诉你,有许多大觉者都在注视着这件事情,这是我们在末法时期最后一次传正法。我们做这件事情也不允许走偏的,真正往正道上修炼,谁也不敢来轻易动你的,而且你有我的法身保护,不会出现任何危险。”

修炼不是常人中的技能,模仿不是修炼。心性到位了,该出现的就会出现。心性不到位,求也求不来的。修炼有经验教训可以借鉴,但没有榜样。

有个弟子租了一间房子,房门是两道的,外面是一道铁门,铁门里是一道木门。铁门的锁是焊上去的换不了,他觉得不安全,就把木门的锁换了一把高级的三保险锁。后来被人出卖,邪恶之徒提审他时说:都交待吧,你在哪儿哪儿还有房子。然后就把他带到房门前,他一看没辙了,就自己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

他换锁有没有错呢?我觉得不是错,在他当时的那个心性位置上,他对“安全”认识到这一步,也就只能做到这一步。因为心性的容量只到这一步,高一层的状态也只是从法理的表面上明白,但在根本上却是无法接受和相信的。出问题的关键就在于悟性没跟上,心性需要提高了。

师父在《转法轮》第260页“医院治病与气功治病”一节中讲:

“有人讲了:按照中国的古代科学走,能有今天的汽车、火车吗?能有今天的现代化吗?我说你不能站在这个环境当中去认识另外的状态,你的思想观念得发生革命。”

我理解到,“安全”在不同的修炼境界中,它的含义也不一样,同样地“不能站在这个环境当中去认识另外的状态”。

师父在《在新西兰法会上讲法》中说:“那么修炼过程中我们不得用高标准来要求自己吗?说我没达到之前,我是用人的观念来衡量要求我自己,那就永远是人。因为你达到和没达到,你自己是不知道的,你都要用高标准来要求自己。

要修炼你就试一试。……昨天我举个例子,学员跟我讲:他被汽车撞了,两个肩胛、身体的骨头、盆骨都撞碎了。他昏迷中被送到医院里。医院说这个人很难恢复了,这个人都这样了,够呛了,那就准备后事了。可是,第二天他自己下床走了,医院理解不了,……当然人的观念是理解不了的。就是说,修炼的人,你自己在干什么你要知道,你不要老是把自己混同于常人。”

《转法轮》第319页:“我们真正指的悟,就是我们在炼功过程中师父讲的法,道家师父讲的道,在修炼过程中自己遇到的磨难,能不能悟到自己是个修炼人,能不能理解,能不能接受,在修炼过程中能不能遵照这个法去做。有的人干脆怎么讲他也不相信,还是常人中的实惠。他抱着固有的观念不放,而造成他不能够相信。”

《转法轮》第319页:“……‘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其实就是这样,不妨大家回去试一试。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作为我们个人的修炼,我们都应该按照师父的话严格要求自己,提高自己的心性,真正从人中走出来。在实际的大法工作中,因为面对的学员很多,每个人的心性都不一样,那么在实际的大法工作中,我们就不能够普遍地要求别人达到一个什么状态,我们只能用高标准来要求自己却不能用高标准来要求别人。不能因为我们能发正念,能运用功能了,就轻视安全问题,我们还要考虑到同修的安全。为了同修的安全,为了维护好这部法,我们就不能放松安全意识,“这不是自己害怕不害怕的问题,是能不能为大法负责的问题。”

三、大法工作中弟子间的“矛盾”

在做大法工作的过程中,弟子间也经常有心性上的摩擦,有时可能矛盾还很大。

师父在《转法轮》第235页“吃肉问题”一节中讲:“你们学法这么长时间了,我们没有要求大家别吃肉。有很多气功师当你一进班,就告诉你:从现在开始不能吃肉了。你可能想:突然间不能吃肉,还没思想准备呢。今天家里可能就是炖的鸡,烧的鱼,闻着挺香还不能吃。宗教中修炼也是这样,强制不让吃。一般的佛家功、有些道家功也是这样讲的,不能吃。我们这里没有叫你这样做,但是我们也是讲这个的。”

心性的提高是一渐进的过程,有人这方面过得好些,有人那方面过得好些;有人做过很多大法工作,一上手就知道怎么做,有人是新手,可能一开始什么都做不好。那么我们都要有一颗宽容的心,不要要求太高,不能因为别人还做不好,就不让他干了,总得允许别人有一个提高的过程吧。也不能太生硬地要求对方,不能让他觉得“闻着挺香还不能吃”,要求太高了反而他一时还不能理解,就可能造成不必要的“矛盾”。出现问题时我们就要重在法上交流,最重要的是一定要认真地找一找自己,看一看是不是自己这儿还有没察觉到的、那个隐藏很深的心造成的这个局面。在表面上可能是因为对方不在法上、是对方没能做好,但很可能这件事中也有自己修炼提高的因素在里面。

但我们也不能走到另一个极端上去,有人可能在某方面就是没那么大的能力,或者是心性在某些问题上老是过不去,因而不适合做某项大法工作,我们也不能执著着非得“给他一次机会”,如果是在执著心带动下这么干,那就是对法的不负责。

此文只是我在现有状态下对法的认识,和我在实际的大法工作中的感触,为了能更好地做好大法的工作,恳请功友补充、指正。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27/20276.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