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为假象所迷惑──发正念有感

【明慧网2002年3月19日】最近有几次发正念,想写出来与大家分享。

一次,调动自己能调动的神共同铲除邪恶,从宇宙空间的高处发射出许多的神通,把三界包括地球炸呀、烧的好一阵子。过后再看这一切,外观上三界已经是洁白如玉,但感觉好象还有什么不对劲的,掀开一小片白玉似的表皮一看,不得了,里面还掩藏着不少肮脏的邪恶物质,它们有的黏在好的物质上,有的隐藏在好的物质背后,小心翼翼地清理了这个小空间后,再翻开其他的小空间也是同样的情况。这是别人的空间场,有邪恶躲藏,他自己却浑然不觉。如果他自己不能意识到的话,清除了一次,以后还会滋长,无意中,这个空间成了邪恶的保护伞,为邪恶的滋长提供了温床。不禁犹豫起来:这样不打招呼“侵入”别人的场里打扫邪恶是否妥当?带着疑问结束了这次发正念。

之后的学法中,想起明慧网发正念通知中的:“铲除三界内破坏大法的一切邪恶,无所不包,无所遗漏…。”豁然开朗,口诀早就讲的明明白白,只要是破坏大法的邪恶都应该铲除,还分什么“你的”、“我的”。

又发正念了,同样的情况,只是自己心中没有顾虑,发出的功威力更强大。不同宇宙空间的千千万万的身体都参与进来,接连不断地向三界投炸弹,那种比原子弹还要强大千百倍的东西,整个三界顿时成了大熔炉,邪恶就象熔炉中的木屑,瞬间消失。三界一边炸着,熔烧着,一边不断有炸弹和高能量从宇宙空间投来。这真是“杀鸡用牛刀”。若不是指定只铲除破坏大法的邪恶,这样的能量应足够销毁更多的东西。

硝烟过后,三界看起来象透明玻璃一样,底部却有一滩浓浓的混浆浆的黑红物质,仔细一看,是烧熔了的邪恶生命余浆,惨是惨哪,却也是罪有应得。这也要清理,发出功能,先把它烧乾,耗尽它残余的能量,绞碎成比尘埃还小的颗粒,后用大风吹走。

近日看到人的空间“杀无赦”和开枪的命令,不禁疑问:难道在另外空间还有漏掉的邪恶不成?于是再发正念。这一次,无意中调动了很高空间的一位神,他体形巨大,地球装不下他的一根汗毛,他的念一起,三界就会跟着变,在那层次就有那么大的力量。调动他一起念“铲除三界内破坏大法的一切邪恶,无所不包,无所遗漏。”和正法口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三界的一切物质都是分子组合在一起构成的,这一次那神把三界的分子全部都分散开,象筛子一般过滤,如果再有黏在一起的,再把它分散成更微观的粒子,再过滤,原则是只过滤掉破坏大法的邪恶,其他不管,过滤之后再按原样组合好。

最近这次全世界大法弟子集体发正念的时刻,我们在中国大使馆门前。以前每次大使馆门前发正念都是激烈的战役,好不热闹。这一次截然不同。外观上大使馆还和以往一样,常人看好象还很壮观,在另外空间却是一片肃杀凄凉的残垣断瓦,象是被炸毁洗劫多时,残垣断瓦间满是蜘蛛网,无数的蛀虫在啃蚀着那仅剩的断柱子,里面空无一人,空无一物。

但是为什么在我们表面的空间邪恶好象还很猖狂哪?“我告诉大家,现在所有剩下的能够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就是我们学员自己的原因。”(《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个人理解,目前的邪恶什么也不是,它实际上脆弱的不堪一击。没有另外空间的支撑,只是邪恶的人在表演。什么“开枪令”,什么“杀无赦”,就象飘在空中的气泡一样。一方面,不明真相的常人心不正,为蝇头小利所诱骗,为邪恶出力,参与迫害大法,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们不是破坏大法的邪恶,是可怜的受蒙蔽的众生,是急待我们讲清真相的对象。另一方面,我们学员自身不能用正念对待这仅剩的表面的邪恶,头脑中把它想象得很可怕,实际上在另外空间,等于是用自己的能量充实着邪恶,把本来脆弱的气泡充实起来。唯一的办法就是加强学法,时时在法上用正念看问题。这两方面问题解决了,这表面的邪恶就会瞬间消失,正法也就结束了。

附注:
那天喝豆浆,杯子里是乳白色的香浓可口的豆浆,喝一口,表面甜滋滋的背后却有一种怪异的味道,拿起表面上还是很漂亮的瓶子,依然崭新的标签,看不出任何不妥之处,真不愿意相信它已经变质了,可是比较以前喝的口味与今天确实不同,只好倒掉。就好象今天的常人只看到中国表面的经济繁荣,却不知道也不相信它已经变质腐化的本质。变质的豆浆还需要很多天,才能从表面上反映出它的腐化;另外空间真实的一切,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够反映到常人表面上来,等常人的肉眼能看到的时候往往都太晚了。作为修炼的人就是超常的,即使看不到真相,也应用正念看问题,不要被常人的假象所迷惑。

以上仅为个人现阶段的体悟,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27/20306.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