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的真面目和18女弟子追踪


【明慧网2002年3月24日】马三家是邪恶势力的黑窝,在全国、全世界己臭名昭著。其所长苏境是邪恶势力的总代表,干警是充当邪恶势力的打手与代言人。它们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是软硬兼施、阴险毒辣。一是用伪善欺骗动摇大法弟子,二是用凶狠、残暴迫害大法弟子,其目的都是让你放弃大法的修炼。可是无论邪恶使尽了什么手段,都不可能达到它们的目的,最后只能是妄费心机,同时给自己选择了下无生之门的下场。

在教养院里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两部份,一部份是坚定的大法弟子,一部份是暂时被迷惑而放弃修炼的学员。所有的学员在这里都失去了人身自由,受到严密的控制。名曰是半军事化管理的思想学校,实际是强制洗脑迫害的场所。

教养院利用强制灌输邪悟来洗脑、体罚、延长劳动时间,不让睡觉等手段,妄图改变大法弟子对师父与大法的正信。这里的法轮功学员每天除吃饭时间外,不是看诬陷法轮功录像,就是灌输邪恶谎言,再就是制作供出口的手工制品。坐在小塑料凳上,不准动,不许说话,一天长达14-15个小时(除吃饭外)。学员们必须在限定的时间内完成任务,常常手磨出了血泡。有时谁做的稍差一点,代队长恶狠狠地说:“不合格让你们自己花钱买料重新做”。其实连厂家人来检查时都说法轮功学员活做得质量好,细致。

干警对放弃修炼的人伪善,对不放弃的学员就非常刻薄,常常以讽刺、挖苦、不给好脸色,施暴等手段对待。在邪恶的黑窝里真与假、善与恶、忍与暴的对比鲜明。长期不放弃修炼的学员,白天干活,晚上休息时却不让睡觉,不是强迫看洗脑的书就是抄书或灌输邪悟。新押送去的学员不让干活,整天灌输邪悟。半夜12点、1点、2点、3点才允许睡觉。多人轮番“轰炸”一个人,达不到目的就弄背地里打,残酷迫害,从精神意志,身体各方面折磨,承受不住的就落入了所谓的“被转化”一类。

而真正的大法弟子,任何的邪恶手段都动摇改变不了她们对师父、对大法坚定的心。有个大法弟子60多岁,叫“证实”,谁也不知道她的真实姓名,来教养院前就绝食,不顺从邪恶的一切要求,瘦小虚弱的她也遭到了毒打。由于多次灌食,食管创伤严重被送到医院,在一个房间里,恶警薛凤用拳头照着“证实”的脸乱打,眼睛、鼻子、嘴都不放过。“证实”问它:“为什么打我”?薛凤耍无赖说:“谁打你了,谁看见了?!”当时在场的还有其它干警等人,都目睹了它的罪恶行为,它却掩耳盗玲,有恃无恐、目中无人当场说谎,施展它地狱小鬼的把戏。

大法弟子杨春芳来教养院时身体非常好,由于坚定信仰,不穿劳教服,多次挨打,也绝食过,身体倍受摧残,但始终没向邪恶妥协过,最后邪恶下毒手,毒打折磨她一夜,第二天她不能走路了,在别人搀扶下只能一点点的挪。一年多的时间了,腿还没有全好。我们排队去食堂吃饭时,我看到她还是别人搀扶着走路。我常常一阵心酸,眼里含着泪水,内心敬佩着他。由于她长期不放弃修炼,恶警不许她家人来探视。有一次不知出于什么目的,允许她家里来了很多人,还有孩子。她由学员扶着走到院中时,恶警大队长邵丽(现已调走)看见了,恶声恶气地说:“你好好走,看你那个样!”杨春芳说:“我也不愿这样走的。”。邵大队长听后大怒,说杨春芳不会说人话,马上下令不准她与家人见面。大门外,她的亲人眼看着又不能相见,哭喊声撕心裂肺,可邵丽就是不让见。每个人看到都止不住流泪。杨春芳没有向邪恶妥协,一句话不说,转身往回走。邵大队长现在是一身病,因为她作恶实在太多了。

大法弟子王学力,是高级工程师,她凭着对大法的正悟,顶住了100多人次对她的围攻、谩骂、灌输的邪悟,连梦中邪恶都多次迷惑她,她都不为所动,守住了心性,没有顺从邪恶的安排,后来梦中再没有干扰了。王学力也挨过打嘴巴、背飞机、被拌倒后头摔昏的遭遇。她都理智地对待,笑对一切,邪恶对她无可奈何。

关于在马三家教养院“十八名女大法弟子被扒光扔男号”一事,一开始时我不太信,就在我被释放的前几个月,听本溪的一个学员讲她有一个朋友认识十八个女学员中的一人,是真事,我听后还是很吃惊。我释放回家后,又听说我们地区也有一个十八人中一员,真实姓名,确有其事,是早期法轮功学员在马三家被迫害的事。现在恶警们不承认,也不敢承认,因为它们怕曝光,那就再也没有它们的立足之地了。教养院放弃修炼的人还蒙在鼓里,被邪恶所欺骗所利用着,真是可怜至极。在教养院里它们所宣扬的都是干警如何如何好,诬蔑“明慧网”,吹捧邪恶之徒苏境。其实学员心里清楚,谁好、谁坏、谁正、谁邪。

一天晚上我刚躺下睡觉,就听走廊里喊叫的声音,第二天听说有个不放弃修炼的学员被打了,而且是苏所长下的令。这就不难看出,它的伪善里边藏着一把刀,它下了多少次密令指使干警和暗示叛徒充当打手,毒打和迫害大法弟子,它的罪恶可想而知。苏境受到中央“奖励”回来后,为了保住自己的名利,积极招开干警和各分队叛徒会,部署安排如何使学员放弃修炼。有一阶段它们每天都安排看诬陷大法的录像和讨论,妄图进一步迫害大法弟子。苏境对要释放的被洗脑者更不放心,多次开会灌输邪毒,千叮咛万嘱咐被洗脑者回家后不要重新修炼,还请院外叛徒骨干回来介绍经验。又强迫在解教(释放)大会上向党宣誓表忠心。在大家齐声宣誓时,我和其他弟子一起,也利用了这个机会,向慈悲伟大的师父说出了我的心声:“大法好,师父好!我坚修大法永不变心,跟师父'回家'!”

邪恶为什么搞这些形式上的东西,因为它心虚,它害怕,不管邪恶用尽伎俩苦心安排,被释放的学员觉醒后,又重新走入了正法中来,纷纷声明在高压下的保证书作废。一切谎言、假相被揭穿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邪恶的计谋又一次被粉碎,竹篮打水一场空。

马三家教养院自知邪恶已经曝光,为了掩盖粉饰它们罪恶,有时用伪善、小恩小惠或“情”歌来麻痹学员,目的是让你放弃“真善忍”大法的修炼 。我们要认清识破它们的诡计,因为它们代表的是邪恶的旧势力。不管它们变换什么手段,都是换汤不换药,它都是毒,它都是恶,改变不了它们的邪恶本质。

(2002年3月22日)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4/2/205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