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则问题不能妥协、让步”

一东北大法弟子除夕夜否定邪恶势力的过程


【明慧网2002年3月27日】我是一名大法弟子,2002年除夕之夜8点钟,我所在地民警打电话询问我近况,实质是骚扰。问我是否炼功。我没有配合邪恶的要求,没理睬。他火了,说一会儿要来我们家。家人非常反感,但又很害怕,劝我不要惹事,顺从一下,过个团圆年。我是大法弟子,做的是最好最神圣的事,有什么可怕呢?我的心没动,继续擀皮儿包饺子。过了一会儿他们果然开车到我家要带我走。我没答应(这期间我一直发正念),后来他们竟威胁说:“今天你若不走,就强行带你去。”我本来也没做任何违法之事,就是修炼了大法,他们就这样肆意地打压、破坏,我知道象我这样的境遇在中国绝不是个别现象。自江泽民邪恶集团迫害大法以来,践踏法律,侵犯人权之事屡屡发生,不断升级,人民根本没有安全感。家人明知大法好,却也因此为我担忧。江泽民嘴上说反对任何形式的恐怖主义,可是邪恶政权下人民却被逼迫得无法安生,想来真叫人恶心。

僵持不下,我被迫上了他们的车。在车上,他们让我说师父的坏话,我没理睬,他们又说了一些不三不四的话。我一直静静地发正念铲除破坏大法的邪恶。在派出所,他们教导员值班,问我还炼不炼。我正面做了回答:这么好的功法,我在炼。他们几个人骂骂咧咧,说着脏话,根本没有人民警察的样子,枉穿一身警服。这其间我一直很冷静:这里本不是我呆的地方,应尽快离开。我问他们找我到底什么事。回答说没什么,写个保证就行,或者对学员进京上访,撒传单揭露邪恶有什么看法,只要是攻击大法的就行,否则别想离开。他们给大法罗列许多罪名,犯一条就判二至三年教养,并说马上送走三名学员,三缺一,加上我正好。

我以前修炼的路上留下过污点,今天同样的考验又一次摆在面前,不能一错再错,在几天前做梦师父曾点化“原则问题不能妥协、让步”。我于是一面与之周旋,一面请师父加持尽快脱身。这时我家的亲属来了,规劝我赶快写,然后回家。其实我又何尝不想回家,父亲刚刚出院,儿子正在点滴,确实需要人。亲人们哪,真正破坏家庭幸福、伤害人民的是邪恶政府,而不是大法和修炼者。民警看电视嫌吵,让我们一家人在另一个房间商量写。又过了一会儿,我让亲属回家,告诉他们我一会儿回去。送走亲人后,我见防盗门开着,转身冲出门外,迎面正好来了一辆出租车,不料刚上车坐下,民警追出来了,呵斥司机停下,将我又连推带搡地带进派出所,让另一名民警看着我,他就离开了。我继续请师父加持,不断发正念,一会儿,看我的那个人去另一个房间打电话,我抓住这个机会儿,在师父的帮助下顺利离开了险境。

同修们,我们一定要抓住这万古难遇的修炼机缘,慈悲伟大的师父在等着我们走完最后的路,勇猛精进,迎接普天同庆的这一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