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信正念闯出魔窟

兼给北京房山看守所曝光


【明慧网2002年3月27日】我是2000年12月3日到北京天安门正法的,当打出“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时,立即被恶警抓住送到站前派出所。审问后晚七点又把我们送到房山看守所。我被两名恶警带入一审讯室让说姓名地址。因为我们不配合它,他们就把我的双手反扣在屋内水泥地的铁圈上,两名恶警穿着皮鞋恶狠狠地踢我的双腿,拿一物体猛打我的头,拳脚相加,一直打到半夜,又把我拖到院内的树下,双手反扣在树上站立,夜深寒风刺骨,天还落着雪花,冻得直打冷战,手铐直往肉里扣,到第二天早四点多钟才给放下来。又被带入一值班室扣在暖气管上,这一夜的毒打和冷冻我闯过来了,这是师尊的加持和我坚信大法的结果。感谢师父!

第二天在值班室有七八个恶警,其中一个领头的说:还不说,另一个威胁说:拿电棍来电她,用竹签子扎手指头,看还说不说。接着打开手铐,又是两面开弓用拳头打嘴巴,拳脚相加抓住我的头发往墙上猛磕,磕得咚咚直响。我挣扎着几次爬起来还没站稳又被打倒,真是头昏眼花,打得头和脸部都变形了。他们轮班打了我一个上午。下午恶警又用脏旧的锦旗和我的围巾(透气极差),把我头嘴和鼻子围的紧紧的,呼吸非常困难,手被铐在暖气管子上,憋得要死。当时我想到师父的《转法轮》中说:“印度有许多瑜伽师,可以坐在水里多少天,埋在土里多少天,完全使自己静止下来,甚至心跳都能控制住。”就这样一想,围着不透气的嘴和鼻子进风了,呼吸也通畅了。这样捂了四个多小时才给解开。这样的酷刑我又闯过来了。恶警又逼问:还说不说?我坚定地说:我正法没有错,你们不该这样对待我,你们也不给吃不给喝又不让睡觉,你们又这样逼我,我从现在开始绝食抗议。就这样一宿他们也没让睡觉,还不时地盘问。

第三天我又被第三批恶警带入另一间审讯室。恶警用手铐将我双手铐上,又狠狠地往手腕里摁几扣,我的双手立即肿胀起来,由红逐渐变紫,然后恶警说:“十分钟后来看我。”我感到法轮在我手腕上迅速转动,我知道手的红肿和紫青是业力,它不是我,不是我疼,是业力疼。就这样一想,手一下就不疼了,恢复原样。十分钟后恶警过来看了看,很不理解,又往里摁了摁手铐,说四十五分钟后来看我说不说。这时我又想起师父在《转法轮》里说:“另外空间身体可大可小。”手铐是这空间的物质对我不起作用。尽管恶警这样,我的手还是不疼。四十五分钟后,恶警回来看我依然如故。他气急败坏又非常惊讶地说:“难道你不疼?”说着将我强行拉倒跪在地上,拳打脚踢,打得他手直往身后甩,不敢用手再打,就满屋找东西。当他发现我的双手被扣得很紧怕碰时,就故意用皮鞋猛踢双手十多下,当时我想到师父说:“一个不动就制万动”。我的双手被踢起又落下,而我的手轻飘飘的没有痛苦的感觉。恶警嘴里愤愤地说:“我今天把你腿踢折,我豁出在你身上犯错误!”

就这样几个恶警轮换着打我到晚上五点多,恶警拿一张拘留证让我签字,拘留半个月,在被送到监狱的路上,恶警说:“你不说半个月也不放你。”

我住的监室有二十几名同修,已开始采取绝食,提出我们无罪,这是非法拘留,要求立即释放。恶警们分别将我们拖到走廊,按倒在地,带上手铐和脚镣,双手紧扣在脚镣上,又打又骂,又被一个个地拖到另一监室。由于双手铐得太紧,有的学员手铐直往肉里扣,有的承受不了就说出地址被送往当地处,有的写保证不绝食了。最后就剩下我们六人。我们六人被分别带去管教室,在去往管教室的十多米走廊里,由于我们的手脚被反扣在一起只能蹲着向前移动。管教这时取笑我们象企鹅。当时我想我们大法弟子怎能这样?我应该站起来!我一定要站起来!就这样一想:我真的神奇般地带着手铐脚镣站了起来。一直走到管教室,我站在墙角半靠着只能一只脚站地。手腕被手铐和脚镣坠得很痛,直往肉里扣。我想:“连死都放下了,痛算什么?”就这样一想,疼痛立即消失。当时我真的感受到大法的威力了。

我们带着手铐脚镣过了半个月之久。在这半个月里,头几天很难熬,因为我们的双手每天都被反扣在脚镣上,到了六七天的时候,我们都出现了神奇般的状态,感到有无数个手,从身后到身前或是结印坐着,非常舒服的感觉。每天都被插管灌食,不配合就又打又骂,向他们洪法不听,我们每天夜里都是半跪在水泥地上互相依靠取暖,夜里没有被很冷,灌食时被吐出的液体贴满脸和衣服,管教不让吐,吐就打。我刚过去几天的例假又来了,上厕所时都是跪着爬到厕所旁,这一切都是由同修给擦洗收拾,其中有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同修,拒绝灌食,他们就打,用脚踩在老人头部插管。还有一位女大学生被灌食时不配合他们,他们就抬着,离灌食的床还挺远就往上抛,给扔到地上,有的同修灌食时,管子往出一拔,就喷射似的往出吐,管教就用毛巾将嘴和鼻子堵住,不让吐。真是历经苦难。

尽管这样邪恶,我们还是善意向他们洪法,讲清善恶有报的法理。最后我们悟到不能让邪恶利用人再做恶了,要彻底消灭邪恶,我们被剥夺了一切,只有生命,就应该继续用生命提出抗议。我们跟他们讲,要求无条件释放。管教不听,还又打又骂。大家齐心一致置生死于度外,邪恶马上无计可施了。这时我想到,师父在《去掉最后的执著》中说过:“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就这样我们被无条件释放出来。

通过这次闯关我悟到我们大法弟子的一念能定下自己的未来。由于当时我去北京正法时,我就认为自己得半个月,还得绝食才能回来,结果真是半个月才被放回。这使我悟到不应该默认旧势力的迫害,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放下生死之念,才能堂堂正正闯过难关。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4/7/20676.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