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亲人说话:我丈夫的遭遇


【明慧网2002年3月28日】我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的妻子。自从99年大法被迫害,我们家也承受了沉重的打击。丈夫是一位法轮功学员,因为说真话于2000年元月初去市公安局上访,为大法讨公道,在接待室签了名后被街道派出所抓走了。坏人们逼着写保证书,还去我们家抄家,拿走了《转法轮》书、磁带、录像带等。这次他被关押了24小时,交1000元押金,并由家人代写一份保证书才放回了家。接下来的更是街道、派出所三天两头的“家访’,电话的监控,每天大队书记的“慰问”,就连私人的身份证都拿走了。

2000年6月28日,丈夫和几个大法弟子在一起聊天时被举报,公安局以“聚众闹事” 的罪名刑拘在市看守所,还不让家人探望。又被非法关押了28天,我们又交了500元保证金和280元饭费(每天10元钱)才放回家。在普查户口时,丈夫被定为重点人口。2000年10月份,街道领导、大队书记来我家威胁公婆,让写保证书,保证他们的儿子不再炼法轮功、上访,又让拿500元保证金,不然就没收我家的口粮田,生意也不让做。结婚以来,我们跟公婆生活在一起,非常和睦,这都是大法的威德。公婆是朴实、忠厚的农民,胆子小,哪能受得这样的威胁,想写,但丈夫坚决不同意,后来被逼无奈丈夫说:“我和父母脱离关系。”于是我跟那些恶人们吵了起来,说“这算什么事,信仰自由,还拖累九族不成。”丈夫也说:“我们是大法弟子家庭,不能和常人一样任你们摆布。”最后在我们的坚持下,它们没能得逞,灰溜溜的走了。

2001年6月,我和丈夫带着三岁的儿子去姨妈家串门,当天晚上闯进五六个人不容分说,把丈夫带走。三四天后我们才接到他被刑拘的通知书。我和公公去公安局看望他,又被公安威胁交东西否则就去搜。据丈夫讲他在拘留所里半夜两点就得起来做牙签,晚上十点才让睡觉,警察简直象‘周扒皮’。8月5日在没有任何证据、手续的情况下又被转到区劳教所,被劳教一年。我们找熟人看了档案,非常惊讶,它们竟把去年就莫须有的罪名(“扰乱社会秩序罪”)又挪到今年的案子上,多黑暗的社会啊!后来听说丈夫以绝食的方式要求无罪释放,我和婆婆去探望,办公室的人却邪恶地说:“你们来了,签个字,以后来收尸,现在给灌奶粉,以后给他灌咸盐水!”多么狠毒的话,简直没有人性,但它们真的做出来了,玉米面掺盐水给大法弟子灌食。

2001年12月24日他又被转到省劳教所,我去看他时发现他脸上、嘴角边有伤,就问是谁打的,他说是刑教犯。过了一个星期我去时,他脸上又多了新伤,走路也一瘸一拐的,这次他被打得满身是伤。看着平日待人宽厚、处事明理、尊妻教子的丈夫为了“真、善、忍”的信仰竟被这腐败的统治集团如此折磨,我心如刀绞。但是我还是为有这样的一个好丈夫而感到自豪,我也并不认为是丈夫不管我和孩子,而是这个邪恶的政治集团害得我们妻离子散。

我知道还有千千万万像我丈夫一样被抓、被打、被非法关押乃至失去生命的大法修炼者,他们正在承受着非常人所能承受的折磨与痛苦,他们的处境岌岌可危呀!善良的人们,伸出你们的手救救这些好人吧!大法弟子的亲人们,站出来替修“真、善、忍”的好人说句公道话啊!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4/4/205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