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哈尔市双合劳教所勾结私营农药厂奴役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2年3月5日】齐市北方四友化工厂是个体私营企业,距离双合劳教所几公里处。自九九年十一月至今,陆续的大批齐市地区的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双合劳教所,药厂便成了邪恶势力迫害大法弟子的重要基地,也是双合劳教所利用职务之便榨取大法弟子血汗非法捞取资本的罪恶场所。大法弟子们每天穿越荒野堤坝徒步来到这里,夏日赶上雨天,便在泥泞中在干警、刑事犯的吼骂声中小跑着前行;寒冷的冬天,踩着厚厚的过膝深的积雪,举步维艰。

走近药厂,远远地便能闻到一股刺鼻的、呛人的药味儿。制作农药的活儿又脏又苦又累,是重体力活儿。劳作时厚厚的药粉粉尘烟雾一般弥漫在整个车间,衣服、眉毛、睫毛上都是药粉,带上几个口罩依然呛得不住流鼻涕、流眼泪。且农药对人身体的危害极大,有的人眼、脸红肿,手皲裂,有的流鼻血,有的皮肤起疙瘩,有的几个月甚至整年不来月经。而且没有必需的劳动保护,长期制作农药,工作服只发一次,口罩只发一个,手套从来不发。农药包装上明确说明生产农药必需的防毒设施以及每天工作后必须洗澡,可是多次要求洗浴设施,至今仍未解决。而且每天工作超负荷,又无休息日。每逢售药旺季,药厂和双合劳教所为牟取暴利不顾大法弟子的死活,搞什么所谓的大会战,实质就是不分昼夜地超负荷劳作,每天四点多起床,为了挤时间不让洗漱,喝点简单的菜汤和吃点发糕,便徒步来到药厂。中午仅用半小时吃饭、方便,马上又投入紧张的劳作。晚饭后直到深夜11点多才收工。回到宿舍,又脏又累,又困又饿,若赶上值班干警不顺心便不让洗漱,带着一身一脸的药粉便睡下。刑事犯累得嚎啕大哭,在工作台上滑倒在地便睡过去了。夏日炎热,加之劳累,汗水与药粉粉尘粘在一起使皮肤蜇痛难忍。待汗水干爽后便出现癣状疮面,又痒又痛。更为恶劣的是每到农药需求旺季,药厂便将长期积压的过期变质农药及农民退返的作废农药重新包装,改换日期投入市场。有的药粉已发霉成硬块,便踩碎入袋装箱。成卡车的过期农药由其它分厂运往这里,堆积如山。大法弟子多次向双合劳教所四个所长及药厂厂长严正提出不能弄虚作假坑害农民,可是双合劳教所与四友化工厂利欲熏心,非但不听劝阻,且利用主管队长(张志捷、郭丽、刘淑荣、王梅)责骂逼迫大法弟子。至今双合劳教所与四友化工厂依然干着狼狈为奸的勾当。

双合劳教所利用大法弟子在药厂出卖苦工牟取暴利。大队每年每人分红几千元,又买新车大搞福利,都是出卖良心道义的不义之财。不法之徒必将受到法律的惩处。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15/198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