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师父安排我参加纽约法会


【明慧网2002年3月6日】我是在2000年十月得法,得法后修炼情况并不稳定,但经常上大法网站阅读同修的心得分享,每每能鼓舞我,使我从因执著未去而导致的沮丧状态,迅速回到实修的行列中。

年初突然想参加纽约法会,因为一方面担心快过农历年,有家累的同修不方便出国弘法,纽约之行人数可能不多,( 其实是自己一直认为自己修得不好,不敢参与国外弘法 ),认为在此情况下自己参加凑个人数也好,二方面又想也许能见上师父一面那就太好了!( 又是一颗未去的执著 )。但回国后却完全明白此行竟是师父的苦心安排,原以为去纽约是自己的---意愿或考量,一趟纽约之行收获之多,均非出国前所能预料。其中包含了许多法理的深刻体悟与去执著,悟到世人都是等着得法等。以下简短分享二则神奇的经历:

一. 巧遇有缘人

得法后曾多次与一位好友分享得法经历,直到出国前两天她才告诉我,她已开始阅读《转法轮》,而此书是她远嫁瑞士夫婿的姐姐遗留在台湾的书房里,当下我觉得十分可惜,她姐姐早已得此宝书,怎会未带走呢?肯定是未读此书。她又继续告诉我,姐姐现住在距纽约四小时车程的近郊,可能二月一日回到台湾,真是不巧。二月一日不正是纽约法会举行当天吗,那肯定是遇不着她姐姐了。我再三叮嘱她一定要向姐姐弘法。

孰知我在到达纽约的隔日(一月三十日),在唐人街的十字路口上发大法简介时,友人的姐姐和外籍夫婿就出现在我眼前,我向她招手,看到她同我一样,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在我内心深处更是对师父的安排感到震撼!马上在热络的交谈中,她亦得知我此行的目的,而她的外籍老公经由她的翻译也约略了解。约定好回台湾后,还要再详谈。回国后,不只是这位姐姐,包括她的父母亲,都惊讶在人海茫茫的纽约竟能相遇,若不是师尊的巧妙安排,怎有如此神奇的得法经历?这位姐姐说当日没拿到英文简介的夫婿,亦在隔日街头又遇到大法外籍学员顺利取得英文简介的幸运安排,也是如此之神奇,彷佛冥冥之中注定。而在我心中更是体悟到师父不愿落下任何一个有缘人,纵使她几乎与大法擦身而过。

二. 等着得法的小孩

回程时在纽约机场登机前,突然有个六个月大的女婴哭闹不停,同团的杨妈妈有些不忍,便想帮忙哄哄看女婴,一接过手,女婴却出奇的一声都不吭,反而露出纯真的笑容。其他大法学员,直觉她是要得法的,赶紧跟她的保姆弘法。原来女婴的父母皆是偷渡到纽约,托这位保姆( 他们工作餐馆的老板娘 )好心帮他们将女婴送回福州给祖父母照顾。保姆亲眼目睹,女婴无论哪位学员抱她,都不哭的奇特情况下,亦相信是大法的力量,同意必定转达女婴想得法的意愿给亲人知悉。其实当下我心里并不是十分的认同,担心是学员一厢情愿的做法。

登机后是中华航空经安格拉治机场过境,当地时间是凌晨一点多钟,我们在过境大厅,集体炼功,吸引了许多旅客的目光,在过程中让许多有缘人拿到了简介,了解了大法的真相。在机场的广播催促中,不舍地离开过境大厅,上飞机后,心想还有十个钟头才到台北,就先睡觉吧!才瞌眼不到十分钟!坐在我前排的二岁小男童,哭得声嘶力竭,他的父母轮流哄他似乎不管用。二小时过去了,全机上的人都无法入眠,小男孩依然故我地哭闹,其间不能成眠的我,心想难道他也要得法吗?自己不太相信,其他学员怎么没人去抱抱看,也许他真是为了要得法?总之私心蒙闭了我,我不断的把此事往外推,觉得不干我的事。

但我也被哭闹声吵得心神不宁,最后,勉强睁开眼,对男孩伸出右手试探,当时我坐在靠窗位置,右手边有另一位乘客,紧接着是走道,男孩的父亲站在走道上背对着我,我压根没想到,男孩竟是伸出双手,由父亲身上一跃而下,我连忙双手接住了他,立时他停止了哭泣,紧紧地抱住我。刹那间,我睡意全消,全身颤抖,嘴里除了不停的对小男孩说对不起之外,已无法言语。都是我的自私,害他哭的这么久。他的父亲当下也惊奇得说不出话来,( 一个不会说中文的中国男孩哭了两小时,只为让一位陌生阿姨抱 ? )后排学员目睹此景,立即过来向这位傻眼的父亲解释个明白,孩子是为了要得大法。而在我心中,我想可能我与男孩有前世的宿缘又或者是师父点化要我去掉深埋的自私心,快速溶入正法的洪流当中,因为还有许多的有缘人等着得法呢!我不能再用被动的心态,面对大法与众生,因为大法是严肃的!经过纽约之行,我悟到以往自己以为是自己在朝着大法的路上迈进,其实修炼的每一过程,都是师父精心的安排领着我们前进,而我们只要听师父的话,一切修炼自在其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