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文学剧本:送天行(三)

【明慧网2002年3月7日】(二十)
天安门广场,天空布满阴云,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公安和武警随处可见。

林心慧身穿一件鲜红色的外衣,她向广场中央走去,走到了人民英雄纪念碑北侧,面对天安门城楼,她环视着广场。

卿卿我我的年轻男女,奔跑打闹的天真孩童,缓步而行的老人,成群的旅游团体……执勤的警察、行为诡秘的便衣和停在广场角落的警车。

林心慧看着越走越近的旅游人群,她感觉自己是那么高大,顶天立地,面前的一切都已从脑海中湮灭。她从内衣兜里拿出了金黄色的横幅,镇定、伟岸地高高举过头顶,“真、善、忍”镇慑着广场上的邪恶,她用尽平生的气力高声呼喊:“法轮大法好!还法轮大法清白!法轮大法好!”

几个警察冲过来,一个扯下横幅,一个将林心慧打倒在地,用手撕扯着她的头发。

“法轮大法好!”林心慧依然奋力高喊着,警察一拳打在她的脸上,另一个用脚跺踩她的腿。警车闪着警灯开过来,林心慧被拖到警车上。

警车开动了,广场上被震惊的人们透过车窗看到林心慧坚毅平和的面容,嘴角带着鲜血,她依然在向广场上的人们呼喊:“法轮大法好!”

(二十一)

看守所的审讯室里,林心慧平静地坐在椅子上,右边眼眶处青紫,嘴角留有血痕。对面坐着负责审讯的科长聂京和记录员。

“你叫什么名字?”
“……”
“什么单位的?”
“……”
“我问你是北京的还是外地来的?”
“北京的。”
“什么单位?”
“……”
“你有单位没有?”
“我有单位,但是我不能告诉你。”
“为什么?”

林心慧(堂正地):“我曾经三次合法上访,信任政府,我说出了我的真实姓名和所在单位,可是单位的领导因此而遭受了巨大的压力,单位被通令批评,我也被停职,家里的亲人也跟着被恐吓。我不愿因为我合法的个人行为,再连累任何人,我对我自己的行为负责。”

聂京的脸上带着嘲讽:“呵,合着你这是‘四进宫了’?嘴茬子还挺硬的。看你这文绉绉的样儿,你是个知识分子儿吧?不好好儿的做你的学问,跟着到天安门起什么哄啊?!”

林心慧:“政府错误镇压法轮功已经九个月了,修炼人被当作敌人,精神正常的人被送进精神病院,被抓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遭受各种非人折磨,甚至被迫害致死。现在法轮功学员只要上访就被抓、被关、被毒打折磨,所有的正常上访渠道成了迫害的开端,你是政府机构的官员,你说说法轮功学员能去哪儿申诉鸣冤?又能用什么样的方式才能讨回公道呢?!”

聂京(无赖地):“你甭跟我说这个!公道?什么是公道?政府说的就是公道!哪儿有那么多说的?!”

林心慧:“我请教你一个案例可以吗?”

聂京(喜形于色):“可以啊!我还真没见识过哪个被审讯的人向我讨教案例的呢。”

林心慧问:“你在回家的路上遭到土匪行抢,你为了自己的正当权利进行了适当的自卫,结果,土匪不仅抢走了你的钱财,还用刀把你砍伤。你报官申诉,却遭到斥责。——第一,怪罪你自己不当心,专找土匪出没的路走;第二,质问你为什么遭到抢劫还要反抗,你如果不挣扎老老实实地被抢,也就不会挨刀砍了。因此,你的申诉不予受理,你要是觉得不公,就再把你抓起来,整治你,直到你老老实实承认活该倒霉为止。你觉得这种逻辑合理吗?”

聂京(像鸡毛卡了嗓子眼儿):“这……,那……,不合理又怎么样?人家当的官,人家下的令儿,人家给我工钱养活我,人家指东,我就不能说西。如今人家命令整治法轮功,我也只能听喝儿,抓一个整一个,要不怎么叫‘专政机构’呢!”

林心慧(正气凛然地):“你说得不对,专政机关的职能应当是打击和惩治坏的,同时呵护和保卫好的,专政机关决不应当把善良的人民作为敌人。你是个警察,你有你的职务,可你首先是个人,有血有肉,具有人的良知,如果为了执行命令而泯灭了你可贵的良心,那不是在干坏事吗?”

聂京(跳着脚儿地站起来):“嘿,是我审问你还是你审问我啊?干我们这行的,良心没有用。你也别说了,一句话,你到底姓甚名谁?哪个单位的?”

林心慧(冷静地):“这个我已经告诉过你了,我不能再连累他人。”

聂京(瞪着眼):“这么说,你不讲了?”

沉默……

“那就对不起了。”聂京站起身走到审讯室门口大叫道:“大郭子,又一个死硬的,关起来!”

只见一个肥头大耳的粗大刑警拎着手铐进来,他走到林心慧身边:“细皮嫩肉的,何苦呢!”说着,给林心慧戴上了手铐,“到里边你就得后悔。走!”

林心慧平静地站起身,走到门口,直面审讯官:“善恶有报是天理,你真的不为自己的未来着想吗?”

“走走走!别废话了!”叫大郭子的肥刑警推搡着林心慧走出审讯室。

聂京冷冷地看着一身正气的林心慧被带出审讯室,先是一脸的满不在乎,忽然疑惑地瞪大眼睛,“嗯?天理?”

(二十二)
看守所所长办公室里,邹所长正百无聊赖地喝着茶,翻看着当天的报纸,脚高高地翘到桌面上。

大郭子提着电棍垂头丧气的走进来,“所长,我可真是弹了,那个305真比石头还硬。”说着一屁股瘫坐在椅子上。

邹所长放下报纸,“305是谁?”

大郭子面带丧气解释着:“就是从天安门广场抓来的那个女北京,给聂科长上政治课那个,她死活不说叫什么,编号305了。”

邹所长把脚从桌面上拿下来,身子拧进了靠背椅:“大郭子,我可是第一次看见你服软儿,你可是咱们所里有名儿的‘横不过’,甭管谁到了你手里都得是让他说什么就说什么,今儿怎么瘪茄子了?”

大郭子粗着脖子解释着:“我什么招儿都使了,吊铐、电棍、熬鹰、灌食……都没用,她就楞给你来个一声不吭。我就纳了闷儿了,这炼法轮功的怎么都这么难对付,没招儿能治得了他们。”

邹所长:“怎么,她还绝食?”

大郭子:“第四天了!不吃不喝,瞅准工夫就炼功,你给她铐上没法儿炼了吧?她给你背什么经文。嗨,我都折腾累得跟孙子似的了,随他妈便吧。”

邹所长(阴险地):“大郭子,还得盯着她,看她绝食能挺到什么时候。有情况随时告诉我。”

(二十三)
林心慧坐在黑暗的蹲仓里,双脚盘在一起,双目微闭,面带祥和,双手戴着手铐,自然垂放在两腿中间。

[画面切换] 从日到夜,从夜到日,时间在流转,林心慧依然祥和地盘坐在那里。


(二十四)
看守所所长办公室,邹所长正翻着一本《大众电影》,不停地往嘴里填着花生米。

大郭子走进来对邹所长报告说:“所长,这都七天了,那个305还是滴水不进、一言不发,再这样下去,我们这儿可要出人命了。”

“怕什么,你不会给她灌食吗?!”邹所长眼睛依然不离杂志。

大郭子(申诉冤枉似的):“呵,还灌食呢,甭提了!不是没灌过,废了牛大的劲
儿灌进去,完后她都有招儿给你吐出来,我认栽,干不了了。”

邹所长忽然觉出不妙,放下杂志看着大郭子:“这么说,对她没辙了?”

大郭子(躲避着所长的目光): “没辙。你留着她这块硬石头,最后还是个输局,”(忽然想出个主意):“干脆把她扔出去得了。”

邹所长(诡诘地):“你大郭子都没了辙,我也得认这个头不是?把她进来时候扣下的东西都留下,哄她走人!”邹所长继续举起杂志,往嘴里填了一把花生米嚼着。

“她是北京的,不像外地来的带那么多的盘缠,总共也就带了五十来块钱,加上手表也就值个二百来块吧,都留下了。得,我提人去了啊。”大郭子晃着肥胖的身子走了。

(二十五)
林心慧戴着手铐,拖着虚弱的身子缓步走出牢门,她仰起头,闭上双眼,任凭柔和的阳光照在自己略显苍白的脸上。

大郭子给她打开手铐,“得,姑奶奶,走吧您那。我可告诉你,出去嘴头子老实点儿,留神再给你抓回来!赶快走!”

林心慧盯着大郭子眼睛,一字一句地正告他:“你记住,善恶有报,你们欠下的每一笔孽账,都将偿还!”说完,她高昂着头,缓步走出了看守所的大门。


(二十六)
燕园大学校运动场,彩旗迎风飘扬,身着各色运动装的男女大学生们生龙活虎,跃跃欲试,比赛场上一片繁忙景象。

林心慧身穿一身洁白运动服,映衬着她红润的面颊显得更加英姿潇洒,她跑到了女子跳远的集合场地。负责点名的体育组杨老师整理着队伍,看到林心慧,他带着怀疑、不解的目光问:“你能行?”
林心慧微笑着点了点头。

跳远场地,林心慧量好了步伐,站到起跑线上,她平静无争、认真自信,深深吸了口气,开始助跑,速度加快,准确踏板,只见她身轻如燕,腾空而起,在空中动作舒展漂亮,之后双脚落下……

负责裁判的杨老师惊讶地半张着嘴,随着林心慧的落地,忽然醒过梦来似的高声叫道:“好!漂亮!”他跑到林心慧跟前,拍着她的肩膀,“小林,我算是服了!七天的班房里没吃没喝,你竟能跳出这么好的成绩,修炼法轮功的人真是神了!”

高音大喇叭里传来报告比赛成绩的声音:“现在报告女子跳远成绩。第一名,林心慧,成绩……”

林心慧的周围已经围上了七、八个她的学生们,他们七嘴八舌、兴高采烈地正在和林老师说着、笑着……


(二十七)
[字幕] 2000年6月23日

林心融的办公室里,林心融正在专心致志地做着财务报表,邻桌的老徐正从暖壶里往杯子里倒水,桌上的电话铃突然响起来,林心融拿起电话:“喂?”

“请问林心融在吗?”电话里是张大妈的声音。

“我就是,您是哪位?”

[画外音] “我是你姐姐林心慧炼功点儿的,我姓张。我给你打电话是告诉你,林心慧几天前和几个人去天祥公园公开炼功,被公安分局的人给抓了,听说她被刑警队的人给打伤了,伤得很重,现在被送到白和医院了……”

林心融惊异的面孔,直愣愣的眼睛,脑子里一片空白,电话里又说了些什么她什么也没有听见。

(二十八)
林心慧被从手术室里推出来,护士把她推进了特护病房,病房的门口挂着一个牌子,上面赫然写着:“病情危重,谢绝探视”。

刚刚完成手术的徐主任,筋疲力竭地回到主任办公室,助理医师和护士小刘也随后跟了进来,刚刚坐下,公安分局的三个警察走了进来,“这是我们政保处孙处长”,一个警察指着另一个对徐主任介绍说。

“噢,孙处长。”徐主任站起身示意了一下又坐在椅子上。

“手术怎么样?”孙处长问道。

徐主任长叹一口气:“手术是完成了,但她的情况依然危险,我目前不敢保证不出意外,她伤得太重了。”

孙处长目光狡诈地看着徐主任:“不管出现什么情况,我们都是自家人嘛,对外说话要把握分寸,该说的说,不该说的就不说,要给自己留有充分的余地,您是大夫,这一点,我想您一定心里有数,是吧?”

徐主任静静地坐着没说话。

孙处长:“这个林心慧目前还没有解除拘留,她还在我们的监管之下,因此病房门口要留人看守,任何人探视必须经过我们的许可;另外,她的诊断病历,必须在我们的监视之下,由医院保卫科封存。”

徐主任还是静静地坐着不说话。

孙处长看对方没有任何反应,脸上堆起些干笑:“你们也辛苦了,休息吧。”说完,自觉没趣地走了。另两个警察尾随而去。

护士小刘见警察们走远,不满又不解地:“他们对一个瘫痪的危重病人犯得上这么戒备吗?”

“你不知道,林心慧是个法轮功学员,被他们抓进去的,人伤成这个样儿,还不知他们是怎么整的呢,这背后有事儿!”助理医师悄声道。

“小刘,注意观察林心慧的情况,医护笔录要尽可能细致。唉,不通知家属,真是说不过去啊。”徐主任嘱咐着护士,走进内室更换手术服。

(二十九)
还是那辆由哈尔滨开往北京的火车上,林妈妈手捧女儿林心慧的照片,凝望着车窗外灰色的天空,渐渐地陷入了回忆……

“你是幼稚!不知深浅!拿着鸡蛋往石头上撞!”林妈妈家客厅里,林先生一脸怒气站在客厅中央,红着脸对林心慧大声训斥着。

林心慧平静地坐在沙发里,眼里充满慈善地看着爸爸,林心融搀着妈妈站在一边,林妈妈看上去十分焦虑不安。

林心慧站起身走向林先生,“爸爸,我是搞法律的,我知道上访符合宪法和法律,上访是公民的基本权利之一,我没有做错任何事,我只是想通过我的行动,告诉政府,同时告诉善良的人民,镇压法轮功是错误的。”

林先生依旧激动地大声吼道:“这是政治,我的大小姐!政治是用人血灌溉的荆棘!在强硬的政策面前老百姓的权利一文不值!别说你是个普通小民,国家主席怎么样?不也照样打你个‘叛徒、工贼’吗?不也照样冤死?文革的罪我们家已经受够了,……”

[画面随着画外音切换] “你爷爷被造反派打死,你奶奶被逼疯,你大姑被折磨成残废,你爸爸我在劳改农场里险些病死……”

(林先生面部悲怆的特写)“如今,你又要往枪口上撞,不行!我告诉你,就是不行!”

一切声音突然中断了,静,时间好像停止。

林心慧看着情绪激动的爸爸,口气平和地对爸爸说:“爸爸,法轮功上访就是为了不让这样的灾难再发生啊,我们不能再看着好人受害,坏人疯狂。如果面对邪恶,没人敢出来说句公道话,国家会成什么样?人民又如何能安居乐业呢?”

林心慧走到爸爸跟前,用手去搀扶还在微微颤抖的爸爸:“爸爸,法轮大法给了我健康的生命,更让我懂得了如何做人,我不能在大法遭受迫害、善良人遭受苦难的时候只想到自己,在这样的时候,我的心告诉我应当作出什么样的选择。”

林先生甩开了女儿的手,面对着女儿继续说:“呵!你高尚,你伟大,你是不知道共产党政权的残酷!你现在被停职、降薪,再这样下去,你还会被开除公职,甚至会被逮捕判刑!你那三尺之躯面对整部国家机器,就像一滴水掉在烧红的烙铁上,你就这样报答养育你的父母双亲?!”

林心慧望着年过花甲的父母,她的心在颤抖,她一时无语,眼泪顺着面颊流下来。

林妈妈抹着眼泪,走过来对林心慧说:“孩子,妈妈知道你护法的心,也希望你能体谅爸爸爱子的心,爸爸文革中吃苦太多了。我只有一句话,你做事一定要冷静、谨慎,在这大是大非面前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林心慧含着眼泪,面对着养育自己的父母双亲,充满真挚地说:“爸爸,妈妈,我热爱养育我的父母,我也热爱自己的家。可是如果天下所有的父母和家庭因为一种罪恶而蒙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苦难,我们怎么能无动于衷呢?”

林心慧擦干脸上的泪,坚定而祥和:“爸爸,妈妈,法轮大法蒙茵整个社会,救度善良世人;大法给了我新的生命,我要对大法负责啊。虽然我很渺小,但我是大法中的生命……”

“呜——”,长鸣的汽笛把林妈妈从回忆中惊醒,她不再流泪,脸上充满安宁。

(三十)
北京火车站。林心融焦急地等在站台上,一会儿看看手表,一会儿望望列车将要开来的方向,在站台上来回踱着步。

一声汽笛长鸣,从哈尔滨开来的列车缓缓驶入北京站。
林妈妈和林先生相互搀扶着下了列车,林心融迎过来对父母说:“妈,爸,姐姐已经动了手术,住在白河医院里,我们直接去医院吧。”三人边说边出了站。

一辆紫红色的桑塔纳开过来停在正在招手叫车的林心融跟前,林心融照顾父母坐在后座上,自己坐到前排副坐上对司机说:“去白河医院。” 车子启动,离开了人群熙攘的北京站。

(三十一)
手术后的林心慧躺在特护病房里,点滴吊架上挂着输液瓶,呼吸导管接着呼吸机,吸氧管插入鼻孔用胶布固定在嘴边,心脏监视器显示着有规律的心跳节律。带着大口罩的护士小刘正在查看着输液瓶和呼吸机。

林心慧闭着眼,左眼上盖着一块洁白的纱布,喉部插着的呼吸导管用层层纱布缠绕在脖子上,她半张着嘴,看不出她的神志是否清醒,一张白单子盖住大部分身子,露出的腿上和脚腕处,紫块儿和伤痕依稀可见。

护士小刘推门走出了病房,只见一个身着便服的男子守在门口,手里拿着对讲机,面呈栗色,目光诡诘。他身上那股特有的味道,让人一看便知是便衣警察。

林心融陪着妈妈、爸爸来到走廊,迎面看到护士,林心融上前打听:“请问林心慧住在哪间病房?”

小刘停下脚步,睁着大眼上下打量着三个人。林妈妈赶紧解释:“我们是林心慧的亲属,刚从哈尔滨赶回来,她现在情况怎么样?能不能让我们看一看?”

只见小刘的头往便衣那儿一晃,“瞧那儿,探视的决定权不在我们这儿。”

“怎么?人伤成这样,她是病人,医院怎么会不能决定让家属探视?”林心融有点激动。

“你们来吧,跟主任说说。”小刘引着林心融一家来到医生办公室,“徐主任,林心慧的家属来了,要探视,您看怎么办吧。”

“大夫……”林妈妈上前欲对徐主任说什么,徐主任举起手制止了她,然后透过窗子看看办公室门外,走过去关上门,转过身来对林妈妈说:“您女儿的情况非常不好,也非常特殊,您看到了,特护病房门口的看守,那是公安分局特别安置在那儿的,他们有话,现在任何人探视,必须得到分局的批准。”

林心融愤怒不已:“真是岂有此理!我姐姐不是罪犯,她只是到公园里炼功,就把她给折磨成这样,我们家属没从公安分局那里得到任何关于姐姐的消息,是单位和朋友通知我们才知道姐姐已经住进医院,他们有什么道理不让家属看病人?!”

徐主任叹道:“真对不起,你们的心情我做医生的非常理解,可我们也是无能为力啊。”

“心融,你冷静点儿。” 林先生问徐主任,“大夫,您能不能告诉我们,她是什么时候、怎么被送来的?当时情况什么样?”

徐主任:“她是前天下午被白河公安分局的人送来的,我接手的时候她虽然神志清醒,但人已处于瘫痪状态。”

“我们被通知她病危,她到底伤成什么程度?有生命危险吗?”林先生继续问。

徐主任解释道:“林心慧的第四、五、六三节颈椎骨粉碎性骨折,是极其严重的颈椎损伤,它同时引起对呼吸和神经系统的损伤,随时会有生命危险。这就是我们发病危通知书的原因。她需要做手术,气管儿切开后将有一段时间不能说话,我们当时就已经跟分局的人讲清楚,让他们马上请家属来。”

林先生充满期望的双眼看着徐主任,问道:“徐主任,您是医生,您能不能告诉我们,从医学角度看,造成三节颈椎粉碎性骨折的原因会是什么?心慧她现在情况怎么样?”

护士小刘警觉的目光看着徐主任。徐主任也看了看小刘。

片刻沉思之后,徐主任慢慢言道:“你们了解体操运动员桑兰在美国摔伤的情况吗?她是做跳马时腾空后失手,从高空摔下来造成一节颈骨骨折、半身瘫痪的。像林心慧这样四、五、六三节颈骨粉碎性骨折的病人,在我的经历中还是第一例,如果不是人为的、来自外力的强烈行为,很难想象会造成这样严重的损伤。”

徐主任深深地叹口气,接着说:“你们家属要有思想准备,目前她虽然经过了手术,但并没有完全脱离危险,即使能保住生命,她也会是终生高位截瘫,恐怕——头以下的任何部位都将失去活动功能。”

林妈妈痛哭失声,“慧儿,你冤啊!”她满脸泪水,不能自已;林心融抽泣着,搀扶着母亲坐在椅子上。

“一帮野兽!我要告他们!”林心融强压着自己的愤怒。

林先生眼里噙着泪水,对徐主任说:“我们能不能看看她的诊断病历?”

徐主任(沉痛而遗憾地):“林先生,我非常对不起,分局的人已经下令,看病历也要通过分局的批准,他们已经把林心慧的诊断病历交给保卫处封存了。”

林先生无助地抬起头,带着无限的悲愤呼喊:“天啊!他们还有没有人性,还讲不讲天理啊!”

[画面] 一声霹雳,雷声隆隆,阴沉沉的天空洒下泪雨,花儿低垂着带泪的头,树木挂满晶莹的泪珠,大地浸润在上苍的泪水之中。

(三十二)
[字幕]两天以后

林妈妈夫妇和林心融又来到医院,徐主任再次接待他们。

徐主任:“我们和白河公安分局多次打招呼,林心慧的情况需要24小时贴身护理,单靠我们医院的人力已无法解决,这确实是个实际情况,分局的人已经同意亲属探视和参与护理。”

林心融(焦虑地):“我姐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

徐主任:“危重情况有所缓解。她真是不可思议,精神很顽强,好像生命力也很顽强,说实话,起初我始终是不报希望的,这么严重的损伤,极其危险,幸存已是奇迹。当然,她仍然处于危重阶段,仍需要特别护理,气管切开术使她现在还不能说话。”

林妈妈急切地问:“我们现在能去病房看她吗?”

徐主任:“走吧,去看看她。最好不要引起她的情绪激动。”徐主任在前带路向病房走去。

林心慧躺在雪白的病床上,双目微闭。林心融、林妈妈和林先生来到她的床边。看到女儿危重的样子,林妈妈抑制着自己的悲伤,用手紧紧捂住自己的嘴。

林先生轻轻地为林心慧盖好单子。

林心融见姐姐毫无反应,便轻声问徐主任:“她的神志清醒吗?”徐主任点了点头。林心融贴近姐姐的耳朵,轻声叫道:“姐姐,姐姐,我们来看你了。”

林心慧无力地微微睁开眼,看见妈妈、爸爸和妹妹,泪水顺着眼角慢慢地流下,滴到枕边。

林心融轻声地在姐姐耳边问道:“姐姐,你是被人打成这样的吗?姐姐,你如果是被人打成这样的,你就闭一闭眼睛告诉我。”

只见林心慧慢慢闭了两次眼睛,她用自己唯一能用的方式揭露着邪恶,声讨着罪恶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