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找到了指引我回家的路


【明慧网2002年4月1日】我叫安德士-艾里森,与我妻子和三个孩子一起生活在瑞典。大约在四年前我第一次接触到法轮大法。当时是我的一个朋友问我是否愿意和他一起去尝试一种气功,那里免费教授功法并且还有介绍有关背景的书籍。我以前尝试过其它的气功,没有一种是免费的而且很难得到对问题的解答。当我第一次开始读大法书时,就惊诧于我的那么多的重要问题都终于找到了答案。

与法轮功学员接触,我感到了那种在社会上不常有的开明和友好。开始时,我还怀疑这个功法会逐渐涉及钱的问题或者什么其它的要求。当然,我的这些怀疑都因为找不到根据而消失了。从来没有任何人试图指挥我或影响我的生活。

我懂得了业力是造成疾病和其它干扰的原因,通过修炼法轮大法和师父的帮助可以消业。虽然我成年以后基本很少生病,但还是有几次我认为的消业。就在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前不久,我的上半身长满了一种很厉害的皮疹,同时在头脑里有一种很强烈的想法,有时甚至我自己可以听到我自己在说“我要回家”,类似的现象以往从未发生过,而且在我一开始接触并修炼法轮大法后就再未出现过。当我第一次去日内瓦参加法会时,在一周前出现了很强烈的感冒和头痛症状,奇怪的是这些都发生在我开始修炼前或参加法会前,而与我听到的其他同修的反应顺序相反。

大约在我修炼法轮大法半年后,我碰到了一起车祸。一辆车从侧面直撞过来把我的车撞到了对侧逆行的两条车道之间,我看到很多辆车向我撞过来但都没撞到我,车子被撞坏需要拖走修理,但我却未受到任何伤害。在整个事情发生的过程中我都非常平静,甚至事后也没有受惊吓的感觉。最为奇特的是整个过程中我都感觉很好。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只是读书和在家里单独炼功,部分是因为我觉得工作很忙,工作之余给家人和其它活动的时间很少,再有就是因为觉得第五套功法腿盘得不好,有些不好意思。我感觉充满了能量,以至于不敢晚上炼功,担心会睡不着觉。现在我经常是很晚炼功但却睡得很好。当一个人经历了一件很好的事时,他很愿意与别人分享。现在,我在我住的城市建立了一个炼功点。能与别人分享一些体会或讨论是很好的。我感到在炼功点上炼功与自己单独炼功的差别很大。

到现在为止,我没能有太多的时间如我所愿地参加法轮大法的活动。当我听到在瑞典也有圆明网时,我马上报名加入到翻译组。在《转法轮》中写到瓶子中装满了脏东西就会一沉到底“倒得越多,它会浮起来越高”,我想如果我把法轮大法的活动多放到网上,可能就不会有太多的地方留给那些不好的东西了。过了一段时间后我感到过于紧张,如果我每天不能翻译几篇文章我就会很内疚。直到有一天与另一位同修探讨时,我明白了问题不在于做了多少大法的工作或者是花了多少时间,重要的是在做事的过程中是否用心了,在纯净心态下做事时一切都顺利多了。我感到通过翻译文章,回答人们有关大法的问题,给愿意学习功法的人演示功法等方式也是洪法和讲清真相。我感到为正法尽一份力是那么的荣幸。

很多次当我翻译文章时,读到那些讲述中国同修所受到的残酷迫害时都流下了眼泪。他们的勇气和为了捍卫真善忍所表现的坚不可摧的意志,让我为自己是一个大法弟子而骄傲。同时那么多好人因为毫无人道的江泽民极权政府而忍受那么大的痛苦又是如此让人痛心。江泽民极权政府应该认识到这场迫害是错的。邪不压正,它们终将会彻底失败的。

因为我很忙,我就通过一些力所能及的小事来洪法和讲清在中国的迫害真相。我经常佩戴着写有“我支持法轮大法”的胸章。这是吸引人们注意的好办法,很多看到,读到胸章的人都作出了方应,有些人借机问些问题,我就有了讲述和发材料的机会。我也经常到中国餐馆去给那里的工作人员发真相资料。我和一位与我在一个公司工作的同修与公司负责保健的人员取得了联系,得到了为一组劳累过度的员工介绍大法,讲述中国的迫害及教授功法的机会,受到了参加者的一致好评。所有这些都是不需要花费很多时间就可以做的小事,但我认为它们也一样有意义。

现在似乎一切都接近表面了,很多人都了解了法轮大法和在中国的迫害真相。在工作的地方和朋友中,开始常常听到关于法轮大法的问题。一旦有的人听到或看到一些报道,就找我了解是否是真的,或者想听一听我作为炼功人对一些问题的看法。媒体的一些不好的报道,也给了我们更多讲清真相的机会。

我深深地感谢能有机会修炼法轮大法,我终于找到了可以指引我回家的路。谢谢师父!

(2002年3月欧洲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4/7/20584.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