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心投入到正法讲真相之中


【明慧网2002年3月30日】首先我想告诉大家两年前发生的一个小故事。那时我才开始决定在公园里炼功。当我刚开始打坐时有两个男孩边说话边走了过来。他们粗鲁地问我,“你在干什么?为什么你闭着眼睛?为什么你把腿那样盘起来?”我把这当成了干扰。我想大概是考验我能否沉住气,所以我只是继续炼功。可他们继续问我问题,且语调变的越来越粗鲁。我告诉自己这是考验我能否不动心,所以我试着不理他们并保持一颗平静而慈悲的心。可他们进而又说要拿走我放在地上的手表。我和自己说,我不执著于我的手表,要拿就拿去好了。他们竟又说要把我的鞋子拿走。我对鞋子也不执著,拿去好了。他们又拿起了一根木棍并扬言要打我。我想这是在考验我是否有怕心。最后他们终于离开了。但我的心却很不平静,我也不能够说自己的心是慈悲的。我只是感到迷惑,并担心自己未能以一颗慈悲心通过这一关。

当天晚上当我读师父经文时,我读到,“每当魔难来时,没有用本性的一面去认识,完全用了人的一面来理解”。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完全从人的一面认识了白天发生的事。难怪我无法以清净和慈悲对待!我的整个思想都是自私的。我问自己,那我的本性一面该如何认识呢?就在这时我对那两个男孩满是慈悲的心,我明白了,我应该暂停炼功并张开眼睛,告诉他们大法,告诉他们真善忍。

这次经历对我来说很重要,因为他向我指出该如何走出个人修炼,投入正法进程中来。

去年我曾打电话给一个同修,告诉他我近期所经历的魔难。我说我觉得自己对法的认识似乎很空乏,但又不知是为什么。很幸运的是,这个同修一针见血的指出了我的问题在于未能以本性来认识。他对我说:

“我觉得你还没有完全把自己当成一个大法粒子来对待,没有完全走出自我修炼。旧势力利用了你的这一点,利用了你爱逻辑分析的特点,使得你感到迷失,原地转圈无法前进。我认为你应该彻底冲出这种限制,完全跳出自我修炼,并把自己当成一个大法粒子。”

听后我几乎没多说什么,我只是点头同意,我的眼睛满是泪水。他说的太对了,我只是满怀感激。然而我并没有立即从个人修炼中走出来。在以后的几个月中,通过反复学习师父新经文,通过不断地投入到正法之中,我产生了相当大的变化。现在我能说自己真正做到了那个同修对我的要求。

每次我只要一没读师父新经文,或少做正法的事,我就会象走入了死胡同一样原地转圈,而且生活中的魔难也会变多,使得我无法集中精力在修炼上。每当我多读经文,多做正法的事时,那些魔难似乎都变的无关紧要了,而我的心只在正法上。我开始意识到所有的事都是围绕正法而来的,只有做好正法的事我们才能走好自己的修炼道路。

我还发现对于那些我本来无法放下的执著,当我全身心投入派传单或做其他洪法的事时,那些执著便轻易地消失了,就连那些我从前很难放下的观念和坏思想也不见了。我发现当我发传单时,有时候我能感受到很强的充满慈悲的能量场,比我在学法炼功时感受到的还要强。我能感到自己的功在往上长,我的智慧和慈悲在加深。发传单简直就象是伟大的能量气机的一部分。

大约两个月前我发现自己在执著的带动下追求常人生活中的安逸和享受,并总能为自己不正确的行为找到借口。我觉得自己简直太不像话了:贪睡不说,我又重新在那些自己已经放下了的执著中找到了享受和乐趣。不管我多努力地尝试,不管我花多少时间来学法,我总是一次次地犯同样的错误。有时我觉得自己已放下了一个执著,但很快这个执著又回来了。我明白这一切都是为了阻止我参加正法活动。但是我越试着放下这些执著,它们就变得越强。

一天我读到了一个学员的心得体会。他背下了师父所有的新经文,并说我们必须以理性来理解师父的新经文。我这才认识到自己并不曾花足够的精力去读经文,去学习他们。在所有的新经文中,我感到自己应该理解《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这一篇。我一遍又一遍的读他,学习他,并试着背下他。在我这样不懈的努力下,我感到有一层障碍在我的内心被冲破了。每多读一遍就多一层理解。起先我把这篇经文当作师父对不精进于正法之事的弟子的警告,但并没有理性地明白师父在其中教给我们的大法的法理。现在我才明白师父是以这篇经文来向大家阐述正法时期修炼。我还明白了正法时期修炼和个人修炼是完全不同的。

在我一遍遍地读这篇经文,以及师父其他新经文时,我才真正地明明白白的从理性上明白,什么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和我的真正角色。虽然我还是用同样的词汇来讲述自己的理解,但背后的实质已完全不同了。我从心底受到了感动,我的每个层次的生命都因此而强烈地被震动着。

实在无法用语言描述我在这次经历中的变化有多大。还记得当我刚开始修炼大法时,我只是从表面上认识到自己应该修心性,只是在理论上认识慈悲,而不是真正的发自内心的出于对大法理解而想这样做。在以后的修炼中,读到那些修心性的故事时,我被真正感动了,常常泪流满面。我强烈地感到自己从本性上要同化真善忍,而不是表面上的挂在嘴边的慈悲。

我对正法理解由浅入深的经历也很相似。起先我以为自己对正法认识得很好,但事实上只是局限在表面上。总是从理论上知道该如何去做,但并不是真正发自内心的想要去做。当我一遍又一遍地读师父最近的讲法和新经文时,我深深地被感动了,我从内心深处重新理解了正法的内涵。这种理解出于本性而没有一丝观念在里面。最近又有一位同修告诉我,“别把事情想得太复杂了,只要念正就好了。”

有好几天师父的一句话常常回应在我的脑海中,我总是泪流满面--“如果你们到现在还不清楚正法弟子是什么,就不能在当前的魔难中走出来,就会被人世的求安逸之心带动而邪悟……”我认识到自己被困在魔难中的根本原因是我没有真正的从心底投入到正法中去,没有理性地理解正法时期修炼和一般个人修炼不同,没有彻底从自我修炼的框框中跳出来。我从前没理解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是什么,所以被执著和安逸之心带动着,陷在魔难中无法跳出来。我还发现自己无需过于强烈地想要放下执著过关,而只要集中在正法一事上就够了。

以前我也曾认为同修们提到的要时时刻刻保持正念是一种极端的做法。现在我不这样认为了,我们真的应该时刻紧记自己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这并不是说要口头上一遍又一遍地重复,而要在心里,在本性上真正地明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是什么。这种觉悟自然就会表现在我们的思想和行动之中了。我还发现有时生活上或工作上出现的魔难,表面看上去与正法不相干,但只要我一提醒自己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时,魔难就消失了,就好象未发生过一样。每当我没能百分之百以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要求自己时,生活中或大法工作中的魔难就会按旧势力的安排来干扰我。旧势力安排的魔难试图把我又拉回个人修炼的概念中去,使我原地转圈子无法前进。我认为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哪怕是很小的一点个人修炼的观念也会产生干扰,使弟子不能完全融入正法之中。

现在我真的感到自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不再象从前那样做大法工作了,因为那是为正法而做的。现在我是因为真正的从内心想做正法的事。我为正法之事做的工作不再象个人完成光荣的任务一样了,而现在我做这些工作就象是自己的事一样,这些事与自己的本性是连在一起的。我之所以做这些事是因为普度众生是发自我内心最深的最真的愿望,而且我清楚的知道这件事我必须靠自己来做--这是我的责任。从前我把责任看成自己应该做的,但却与真实的愿望分开了。(这就象小时候妈妈叫我做什么我就会做什么一样,并不是我真正想做的。)现在我真的想全心投入到正法之中。我再也不怕犯错误了。我清楚的知道我来到这个世界不是为了个人修炼,而是为了正法。这才是我真正的自己,我本性的愿望。

师父讲:“在史前历史过程中也一直在按照正法时期弟子的伟大造就着你们的一切,所以安排中当你们达到一般圆满标准时,在世间还会有各种常人的思想与业力,目的是一边做着正法的事一边在讲清真相中为你自己的世界圆满而收集可救度的生命,圆满你们自己世界的同时也就是在消去你们最后的业力,渐渐去掉人的思想,从人中真正走出来。”

以前我总是想该如何通过个人修炼去掉自己的执著,观念,如何消业;只有在做到这些时才能以一颗纯净的心去做正法的事,去普度众生。现在我认识到了自己完全搞反了。只有在正法活动中我才能从人中走出来,才能去掉业力和执著。只有通过正法活动才能觉悟我的本性。正法是第一位的。

我真的感到自己应该在正法之中精进不止,完全忘掉自我。我深知自己越投入到正法中时,就可以消去越多的业力,就可以更深地理解我对于大法,对于众生及我自己的神圣职责,就可以更多的走出人。随着我不断做普度众生的事,自己的执著就会不断的被消除。现在我完全想把自己投入到正法中去。我知道一切都由此而生。

我想这个宇宙中最纯净,最高最正的愿望一定是想做正法之事。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谁看见了,都要帮他,无条件地帮他。”我想只要我真心的想做正法的事,我一定会被无条件的帮助,从而没有任何执著,观念和干扰能阻止我在正法之事上的路。当我的全心都集中在正法之事上时,魔难,执著和人的观念都将在强大的正法之势中被洗净。

我希望大家都能够多学法,多学师父新经文。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不是单纯修炼我们自己的--我们来是为了救度众生,法正乾坤。让我们都全心的投入到正法之中,完全跳出个人修炼,发出最纯净的正念,珍惜这有限的宝贵时间救度众生。


(2002年3月欧洲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4/9/20792.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