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优秀教师因说真话而付出的巨大代价

【明慧网2002年4月1日】我是一名安徽法轮大法弟子,中学教师。

80年代末,由于家庭破裂,经历了人类道德败坏给我造成的苦难。我不明白人类为什么不遵守人的道德标准和规范,我不明白好人为什么吃这么大的苦。这使我的精神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因为好强而又一向一帆风顺的我承受不了这些。从此我的身体状况越来越糟,头痛、失眠、神经衰弱、美尼尔氏综合症、子宫肌瘤、侧半身肿等一系列病状接连暴发。我到处求医问药,无济于事。后来练了很多气功,也收效甚微,生活中人性恶的一面又让我看到和体验到的太多,我心灰意冷,对生活失去信心。认为这世上没有道德法庭去审判那些不讲道德的人,不如早点解脱自己。当时曾想寻求一个简便而又没有痛苦的方法去死。

所幸1995年10月,我得到了法轮大法,我看到《转法轮》这部世上无以伦比的著作,这部讲述宇宙最高法理的经典。我爱不释手,从上午10点多,一直看到凌晨三点左右,看了一遍多。我看到了人类应该遵循的公理,看到了善良人应该奉行的准则,也看到了使我身心健康的良药。我下决心按照《转法轮》这本书去做,按照“真善忍”这个宇宙最高法理去要求自己,做一个真正好人。我修炼了法轮功,学习了法轮大法。一个月后我得到了身体的净化,两天两夜调整身体时,我感到浑身有法轮在旋转。19岁下放农村时得的腰腿痛病被彻底清除,头痛病也得到了不同程度的清理。这之后我体验到了一种身体和心灵的大解脱,一种非常美妙的轻松感。是法轮大法将在死亡边缘上挣扎了六、七年之久的我解救了回来。

我是一名普通教师,在物欲横流的今天,从来不因买资料等多收学生一分钱,年级组买资料分给我的钱,我也是交给各班的班主任作班费用,每周一次给学生补课、训练听力等,从来不收分文,是法轮大法叫我看淡名利。我严格用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一个对社会有益、对人民有益的好人。在97年十几个学校的竞赛中,初二年级英语单科第一名、第二名由我们班获取。98年初三竞赛时,第一名、第三名还是在我们班,受到了学生和家长的尊敬,被学校评为优秀教师。

我体验了宇宙法理的珍贵,体验到了顺应“真善忍”宇宙特性而行,做一个好人的快乐。我从一个悲观者变成了一个快乐生命。

1999年7月22日,得知我们法轮大法被诬蔑,我们去省会合肥讲清真相,我因去向政府想说句“法轮大法好”,而被判处行政拘留15天!而我就被剥夺了工作的权利,在单位里闲着。同年10月,法轮大法又被诽谤,99年12月23日,我只身进京护法,真心帮助政府纠正错误。在信访办,我写了三条意见:1、如果“真善忍”都成了邪的了,那什么是正的呢?我们党怎么向子孙后代交待呢?2、建议中央重新调查法轮功问题,向法轮大法弟子作调查,我们最了解法轮大法,我们最有发言权。3、建议某国家领导为民做主,坚持“人民利益高于一切”的宗旨。让人民真正地享有信仰自由,享有锻炼身体的自由,享有生命权。给法轮功一个合法的炼功环境。为此我再次被抓。99年12月28日,由北京被押回,非法关进淮南市第二看守所。这样的非法关押,只因为我去信访办向政府说了几句真话。这是人民对政府的信任,反而遭到这样的迫害。

2000年元月10日,我因公开炼功,被砸上了大镣,所长陶XX还命令我跑镣,双脚拖着40多斤重的大镣跑,如此还是不解气,嫌我跑得慢,跟在我后面用鞭子抽我,一共抽了我十三鞭子!就这样天天叫我跑镣,我一边大声背着《洪吟》,一边跑镣,一共跑了四天半,大镣中间的铁环子都被磨平了!现在你要是去淮南“二看”,很容易找到这个镣,最大的镣,中间的铁环子是平的!后来天下雨了,才停止跑镣,这大镣一直戴到2000年元月24日我被“转捕”到市第一看守所时,才把大镣砸下来,历时15天。

在淮南市第一看守所,大多数管理人员没有对大法弟子行恶,但也有行恶者。2月底也就是春节过后不久,因为管理员收走了我背、写下的师父的经文,我绝食抗议。三天后,看守所里派来了许多劳动号子,由所长亲自看着,给我强行灌食!这种灌食很危险,被灌食者又在挣扎,很容易呛到气管中,这在国际上一百多年前就明令禁止的刑罚,如今在新世纪的中国仍在延用。他们用螺丝刀之类的工具撬我的嘴,嘴被撬出了血,牙齿也撬活动了,同号房的人都哭了,这些人根本不把人当人待的。后来他们竟抬来了看守所专门对付死囚用的“死人床”,把我双脚用铁环子固定在床板上,用铐子把双手铐在板子上,每天只给放风时下来方便两次,每次只限十来分钟。这一切只因为我修炼了法轮大法,去自己政府讲了“法轮大法好!”这样在“死人床”上绑了27天才放下来。双腿长期不能活动,腿经常是紫的,一夜一夜经常是冰凉的。

这次被放下来一个月后,4月中旬,又因同样原因,我又再次被灌食、上“死人床”。而且这次更令人不能容忍的是,第二天超过24小时不给下来放风、大小便。强行灌食还不给人大小便,真是骇人听闻!头天中午我是午饭被灌完后上的“死人床”,到第二天中午午休时还不给放风,我一再要求也无济于事。就这样午睡时我忍不住流泪了。上亿人民群众顺天理而行做好人、锻炼身体却遭到这样非人的折磨!成千上万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拘留所、劳教、甚至判刑!多少大法弟子妻离子散,384名大法弟子被折磨致死,失去了宝贵的生命!个别人为一己之私欲置人民身体健康,道德回升于不顾,置天理天法于不顾,一味地打击善良,竟然怕好人多。真是“人间无道”啊!5月3日我才被一名有良知的管理员放下,历时16天。两次加在一起约43天!

2000年8月中旬,我突然不能行走,全身瘫痪,完全丧失了生活自理能力。一个捧着赤诚之心,真心帮助政府纠正错误,维护宇宙真理的人被折磨瘫了!9月1日法院才下达不予起诉,由丈夫背回家,历时八个多月。真无法想到去我们人民的政府说句真话,会付出如此巨大的血的代价。

回到家,我坚持学法、炼功,没有去医院,也没吃一粒药,两个多月后也就是12月份,我又重新站了起来,法轮大法就是这么伟大、玄奥、超常!可就在我刚能独立行走不完全稳时,2001年1月19日午夜全国大拘捕中,我在家中被以“扰乱社会治安罪”再次被判行拘15天。我被折磨瘫痪,刚能行走,天天被锁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我扰乱了谁家的社会治安?许多公安部门,看守所都挂着“文明单位”的牌子,竟如此践踏法律,践踏人权,你说我们老百姓跟谁讲理去?一个政府被当权者利用对人民耍流氓。面对迫害,大法弟子们的做法始终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无怨无悔地忍。我们给政府充分的时间来了解大法,了解大法弟子。

2001年8月,我在家中又被强行抓走,送往拘留所,并要送我劳教。后因其它原因三天后获释。这之后不久,我被迫流离失所,在外过着漂流的日子。2001年12月29日在寿县正阳镇出租车中无端被抓。被送进寿县看守所一个月。2002年元月28日被淮南田区公安分局领回,又关进田区拘留所,元月31日被送安徽省女教所劳教。只因怀疑我们散传单,而毫无事实根据就可以随意判劳教,这样公平吗、合法吗?

人啊,不要不信神。不能再继续了,不能再折磨这些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修炼人了!结束吧,这史无前例的对上天的犯罪!

为什么不顺应“真善忍”宇宙特性而行呢?只有顺应“真善忍”才能给自己创造美好的未来。


安徽大法弟子
2002年3月28日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4/8/20731.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