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剥夺了王博上学的权利?


【明慧网2002年4月11日】4月7日、8日晚,CCTV“焦点谎谈”报导了原中央音乐学院99级学生王博一家的故事;同日,多类党控报纸都刊发了新华社文字打手写的关于王博的通稿。王博一家原来都是法轮功修炼者,被劫持后即被洗脑。江泽民御用喉舌借机诬蔑法轮大法,造谣说修炼法轮功使王博被迫停学、王博一家不得团聚等。让我们来看看事实真相吧。

先不说一个人真正理性的思索应该是在没有任何压力下进行的,把人关进洗脑班受尽种种折磨的情况下做出的决定,你能说这是他发自内心的理性的行为吗?所以说,洗脑本身就是江泽民搞精神控制、搞“假恶暴”精神暴力残害国民的一种罪恶方式。更何况王博是一位才华横溢、受过良好教育的大学生?

王博原是中央音乐学院99级的学生,21岁的花季少女,修炼法轮功后王博一家濒临破碎的家庭又重新焕发生机(修炼之前,她父母做好了离异的打算,夫妻感情处于名存实亡的崩溃边缘);而王博呢,修炼后身体强健不说,大法还开智开慧,99年她顺利考上了中央音乐学院。江泽民集团开始陷害法轮功后,她在校园中讲法轮大法真相,学校领导很害怕,压力很大(独裁者大搞株连,弄不好领导就丢了项上乌纱);为给学校减轻压力,她要求退学,学校领导无奈地办理了退学手续,王博就这样离开了学校。王博的退学可以说是在江泽民独裁统治下,老百姓没有了自己独立的思想自由、弱者只能用这种方式控诉的结果。

2000年12月,身心受益的王博依法进京上访,为大法讨公道,却被抓回来非法劳教,当时的她才年仅19岁,成为劳教所里年龄最小的“在押犯人”。试想一下,如果没有独裁者迫害法轮功,就不会有老百姓顶着压力上访讲真相;如果没有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王博根本就不会退学──19岁的中央音乐学院学生竟被关在劳教所里。再深思一下,如果法轮功真像媒体说的那样不好,也用不着他江泽民这样一边大搞血腥恐怖的镇压、一边大张旗鼓地鼓噪宣传、再把信奉“真善忍”的好人关进监狱实施见不得人的“转化”(实质是精神迫害、洗脑)。人都是有辨别能力的,其实江泽民就是害怕这一点。

王博后来又被投进臭名昭著的北京某地6天,进行强制洗脑;这6天是怎么过来的,“焦点谎谈”只字不提,只是说王博当时又瘦又弱、蓬头垢面──这不是折磨的结果吗?从爱尔兰三圣学院学生赵明在北京团河劳教所的苦难经历来看,这位清纯的女孩当时又能好得了多少:连续十几小时蹲马步、靠墙飞着、不让睡觉、电棍电……“焦点谎谈”反而刻意营造出一副家庭团圆后的温馨气氛,让王博及其家人“感谢社会主义、感谢XX党、感谢……”。事实上,XX党关怀和教育的结果是,逼迫一个风华正茂的大学生退学、再投进监狱暴力洗脑、“转化”后再复学──啊,你应该感谢我,是我让你退学、再让你复学的。多么荒谬可笑的逻辑,摧残花季少女的刽子手摇身一变,竟成了救命的恩人!

让我们再看看洗脑后的王博做了些什么事情吧。据报载,王博2002年元旦后的周末回家,事先就带着警察埋伏好,把来看望她的父亲抓进了洗脑中心。江泽民集团洗脑的恐怖结果是,把一个宁可自己吃亏也不让领导为难的女孩子,变成了一个出卖自己生身父亲的人。笔者只是感到痛心,小王博竟然带着警察抓自己的父亲──她仅仅是为了能够顺利复学!一个原本善良的小姑娘,竟然被江泽民流氓集团强行洗脑到这样六亲不认的地步!

如果没有江泽民迫害法轮功,这一切根本就不会发生。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邪恶洗脑的本质就是,把好人“转化”成为一己之私可以出卖任何人的人。

谎言终归是谎言,一戳就破。奉劝世人,千万别上江泽民的当;法轮大法千真万确是真理,记住“法轮大法好”、善待法轮功,在不久的将来真相大白时就免于被历史淘汰的危险,这是千千万万法轮功修炼者历经痛苦魔难,仍善心不改真心呼唤的原因。希望世人理性思索,走正自己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