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在对谁讲真相?


【明慧网2002年4月13日】很长时间以来,我发现自己和不少同修都存在一个问题:讲真相时把对方当作是一个笼统的人,而没有更多的从一个人的生命的构成上去讲清真相。

法告诉我们:人有主元神,同时有副元神;人除了元神,还有后天形成的观念、业力、思想业力;人在这张人皮下面才是人真正的生命,人皮像帽子和衣服一样被邪恶操纵讲话,由于非常隐蔽不易察觉,我们往往把它当作是人本身在讲话;人有明白的一面,同时有不明白的一面;以层次划分,我们讲的太高人接受不了时,其实你没有有针对性地给人讲,而对方却被其业力和观念控制了等等。

10月份左右网上刊载一个女大法弟子在给父亲讲真相时,能清醒分辨出哪是业力在通过其父亲的嘴讲话,是业力则默不作答只是心发正念予以铲除,是其父主元神则耐心讲真相。还有一个弟子(也是网上刊载)在派出所被一恶警毒打时,他(她)突然看到了这个恶警其真正的元神跪在旁边求大法弟子救度他。——当时我内心非常震撼:如果把这个恶警人皮表现出来的恶狠狠的形象当作是人的元神放弃不管时,那么其人皮下面的真正的主元神该有多悲伤!

有一次眼见一个同修给另一个同修的亲戚讲真相时,一开口直接讲佛下世在度人、法正乾坤如何如何、应该多么珍惜这次的机缘等,最后这个亲戚云里雾里地咕哝了几句结束了谈话;我也曾这样给舅舅和一个同事讲过,结果他们强忍了一阵后,极不耐烦地打断了我的话:“别讲了!”后来反思到:当讲的太高超过人的层次时,这个人的业力、后天观念也就自然听到了全起来反对;那么反对的其实不是这个人的元神,而是业力、观念的作用。之后,我还增加了一个正念:动用我的神通法力去抑制这个人的业力、观念,把真相讲给这个人的元神听。

以前,和妻子切磋时不由自主地在以一个丈夫对妻子的身份在讲,结果发现妻总可以找出一些生活的琐碎理由来遮挡。后来改了,意念中直接给她的元神讲,效果就不一样了。事后明白:当潜意识中把对方当作妻子在讲时,其实是在给构成妻子这个人的人的夫妻之情的这一部分生命在讲,那么夫妻之情这一部分自然就起到了一种阻碍作用。同样,兄弟、姐妹、朋友、同事同出一辙。

同修之间互相指正存在的问题和不足时,也有类似现象。修炼的人有修成的一面,同时有人的一面;有这样那样的执著,同时有为了维持修炼环境师父留给我们的应该存在的人的一面。当某个同修存在一种强烈的执著时,其他同修经常讲:“她怎么那样?”其实恰如其份的是应该这样讲:“她身上的那个执著怎么表现的那样?”比如前一种:“她很自大,总是高人一等。”后一种:“她身上自大的执著心很强,总是表现出来高一等的样子。”前一种将修成的一面和执著心混为笼统的她,后一种则区分开来了。这就是为什么以前一种说法给她指出来时,她有些反感,难以接受,而后一种说法则容易接受多了。

问题提出来,旨在抛砖引玉。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4/19/21150.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