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顺吴家堡子教养院的酷刑无法动摇大法弟子的正信

【明慧网2002年4月16日】抚顺市吴家堡子教养院(又名抚顺市教养院)因野蛮折磨大法弟子,2001年受到江泽民集团的重奖。99年以来这里至少迫害过3000大法弟子,至少两名大法弟子被直接迫害致死,数人致残。

一、悲壮的绝食抗议

大法弟子反迫害的绝食抗议一直未停,节前女同修数十人绝食抗议对邹桂荣的迫害。当局动用了男刑事犯对她们强行灌食,并公开怂恿“可以随便摸”女大法弟子的身体,对生命垂危的大法弟子送第二医院继续迫害,死了算医疗事故。

2月4日,25名男同修绝食声援女同修,至今51天,还有三名大法弟子姚彦会、王忠元、王德军在继续坚持,他们的身心已经受到严重摧残,生命垂危,每天被强行灌玉米面糊,当局把他们严管起来,关在一间没有暖气的库房里,又冷又阴暗。

二、无限期的关押

被非法关押的人员中有36名大法弟子是无任何理由被绑架入狱的,至今有的已经长达六个月,少的也有三、四个月了。如此长时间的非法剥夺公民的人身自由,是国家恐怖主义的又一罪证。针对政法委610办公室想什么时候抓人就什么是抓人、想抓谁就抓谁,无需任何手续,不经任何司法程序,顺成区政法委书记王书记在回答大法弟子的为何无辜抓人时说:“我们共产党政策是可以左一下,也可以右一下……”

清源县红透山派出所副所长大声叫嚣:“我们只抓好人,不抓坏人!”

吴家堡子教养院对36名大法弟子无原因非法长期关押,是秉承政法委610办公室的旨意。

三、非人虐待

九大队是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的第一道鬼门关,进入九大队,刑事犯立即将大法弟子包围起来毒打、溜肝尖(劈咽喉)、踩刹车(脚踩头部、往墙上撞)、冬天浇凉水等等刑罚,逼迫大法弟子放弃信仰。经受过“溜肝尖”的大法弟子姜伟杰(47岁)、赵明贵(59岁),已经二、三个月了,声带伤害,至今说话声音嘶哑。

一般犯人可以对外通信,我们不是做坏事的罪犯,却不能通信。见家属每月一次,我们不能随便见,见之前暴徒强迫骂大法骂师父,否则不让见。

我们的伙食是稀汤、咸菜,一天一顿细粮,其余是玉米面发糕,没有油,一天比一天恶劣,但伙食费昂贵,每月300—800元。

很少放风,有时只放十几分钟。后来(从4月5日至今)一天也没有放风。每天坐在牢房里,脸色苍白,软弱无力。

狱警对我们非打即骂,除了打骂之外它们没有人的语言。院长开会讲话,一张嘴就是骂。大法弟子王增力(52岁)坐床上,狱警王立新在监控器观察,说他结印,闯进牢房就连踢带打。

新来的王军当大队长,下令不让夜里上厕所。

四、不消极承受

孟重贺,32岁,男,铁岭人,背叛真善忍后,立即被魔鬼控制,人性全无。三月初毒打号里的大法弟子崔玉庆(男,57岁),崔绝食多日,年老体弱,被它毒打成重伤,头部缝了六针。监狱竭力想掩盖,男同修集体绝食抗议,要求处理。迫于压力监狱不得不宣布孟加期三个月,同时给受害者加期二个月,理由是崔玉庆打坐了。崔不服,继续绝食抗议。

当局在监狱走廊墙上张贴反法轮功的字画,逼迫我们看,遭到强烈拒绝,当局不得不灰溜溜的不了了之。大家嘲笑之:“走廊静悄悄,图画没人瞧,走狗干着急,邪恶气又恼。”

在大家的帮助下,那些学法不深的或由于各种原因被带动而误入歧途的人重新走上大法修炼的光明之路。仍在邪路上的越来越少,坚修大法的越来越多。男队44人有7名背叛信仰,其余都是坚修不动的。女队29位大法弟子无一人妥协。教养院我所知的80多人(女),只有5名妥协的。整体上看,屈服于邪恶的越来越少,越来越孤立。一年以前,监狱向外界说:“我们(抚顺市教养院)这里的转化率已达98%以上。”一年以后,活生生的事实,给了监狱一记响亮的耳光!

大法坚不可摧,正法势不可挡!

大法弟子

补充:
2002年3月30日,女同修约120多人集体绝食抗议当局将大法弟子转移到章党地区迫害,至今已经五天(至写稿日),绝食在继续。

4月1日,绝食40多天的王忠元体质严重虚弱,面色惨白,拒绝强行灌食,遭到副大队长王军的毒打。暴徒用电棍电击王忠元的脖子、手和腰部,逼迫王忠元飞着,王忠元拒绝。暴徒灭绝人性的毒打王忠元。同一天,暴徒迫害绝食二个月的姚彦会。(姚近况详见上文)

(2002年4月3日)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4/23/21253.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